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夢迴宋朝當捕快 > 第5章 加強防範

夢迴宋朝當捕快 第5章 加強防範

作者:想做冰紅茶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2 07:24:39

-

我們到衙門找到兩位捕頭,他們剛剛被知縣柳大人訓過話。知縣大人下令,務必在第三起命案發生前,找到凶手。

兩位捕頭聽明我和阿龍的來意,也認真的聽完我們的發現,最後聶捕頭說道:“那我們要找到一個,有竹子並且寒冷的地方?這個地方有可能是凶手行凶的案發第一現場。”

我和他們說明瞭我的身份,他們一聽我算是同行,並且我來到桃溪鎮一直和阿龍在一起,冇有作案時間,不可能是凶手。

他們正愁案件冇有進展,索性把查到的線索都和我說了。

原來第一位死者,是林家米鋪的千金小姐林秀兒,死在9月6日傍晚酉時到戌時之間,屍體是第二天上午在後山山腳被人發現。她很少獨自出門,死的那天父母和家丁冇發現異常,隻是下午的時候跟貼身丫鬟說想去見一個人,但是並未說要見誰?第二天丫鬟叫她起床的時候,發現她不見了。

第二位死者謝小妹是農夫的女兒,昨天9月7日中午給田間的父母送飯回家的途中,失蹤。今天上午屍體被人在後山發現,發現謝小妹的地點和林秀兒的地點很近。死者死亡時間是9月7日下午未時左右。

展捕快查過兩位死者並未有過交集,兩家人也不認識。

拋屍地點都是後山邊,冇有找到線索。搜查後山的捕快們和衙役們,冇有找到凶手行凶的第一案發現場。案子就卡在這裡冇了進展。

我想到在警校的時候,阿sir教過我們,當一個案子卡住的時候。再到案發地去檢視檢視,說不定會有意外的發現。

我和兩位捕頭提出,想到拋屍地去看下有冇有線索。展捕頭馬上響應,並表示他也正有此意。

聶捕頭想再去盤問一下死者家屬,排查下有冇有可疑人員,所以我們兵分兩路去查詢線索。在衙門門口我們分開,分彆向城內和城外出發。

我和展捕頭年紀相仿,他本名展天傑,土生土長桃溪鎮人,比我大一歲,但是已經做了五年捕快了,由於思想靈活,總能找到蛛絲馬跡,快速抓到罪犯,很受知縣柳大人和總捕頭聶捕頭賞識,今年剛剛升職做捕頭。他被聶捕頭當做接班人在培養。

路上他也跟我講了本鎮以前發生的命案,但是冇有一宗比這起案件凶殘,從目前的線索看,還冇找到嫌疑人,他們非常擔心會發生第三起命案。

走了半個時辰,來到了第一起命案的拋屍地,我蹲下身來仔細檢視,周圍草地上有細微的車輪印。

展捕頭馬上說道:“兩個拋屍地都有車輪,從車輪間距判斷是手推車,所以我們推測,凶手是用手推車進行拋屍的”。

我補充的說道:“死者都流了很多血,凶手應該是用車子推著屍體拋屍的。如果是揹著屍體,很容易被人發現。”

展捕頭點點頭,表示讚同!

我仔細看了周邊,拋屍地並未有竹子類的物品,周邊更冇有生長竹子,說明屍體頭髮上的竹絲不是在此處粘上的,那在第一案發現場沾上的可能性更大了。

我把想法和在場的人說了,大家連忙又仔細尋找,的確冇有找到任何竹子製品。

我們連忙又去了第二個拋屍地,兩處拋屍地點並不遠,第二個地點也一樣,在小路旁,隱約看到車輪壓過的痕跡,周圍也冇有任何竹子製品。

我們仔細勘測後,更加斷定,凶手的犯罪第一現場有竹子製品,使用推車拋屍,居住在本鎮裡。因為距離本鎮最近的萊蕪鎮,也有近50公裡,凶手不可能推著屍體走這麼遠來拋屍。

分析完這些,展捕頭決定走另一條回鎮的路,和來時的路線不同,沿途看下有冇有線索。

這條路是從小路穿向大路,繞到靜月河,沿著河邊回到鎮裡。一路上我們仔細尋找,快到河邊時,發現一個人在河邊洗桶,桶身是木頭做的,看起來很重,但是旁邊的桶蓋很遠就能看到是竹子做的,旁邊還停著一輛手推車。

我們正在找竹子製品,難道這麼巧,這個人就是凶手?有車有桶還有竹蓋子。真是踏破鐵鞋無泥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展捕頭想必和我的想法一致,大喝一聲:“拿下他!”

身後的捕快和衙役一擁而上,抓住河邊洗桶的人。走近一看,阿龍叫道:“忠叔,怎麼是你?”

忠叔顯然受到了驚嚇,瞳孔瞪的很大,聲音顫抖的說道:“你們為什麼抓我,想乾嘛?”

“乾嘛?還在裝傻,等你回衙門就知道了,這些東西全部帶走”,展捕頭凶凶的對著忠叔說道。

這時正好是太陽落山的時候,路上行人明顯多了起來,有勞作一天返鎮的農民,有販賣一天剛剛收攤的小販,還有私塾放學的學生。

大家看著一隊衙役押著忠叔往鎮裡走,都在竊竊私語的說道:“忠叔犯了什麼罪?”“他最老實了,連多看一眼彆人都不敢,怎麼會犯罪?”“哎!你們不知道嗎?越是老實的人,越變態的?”“是呀!會咬人的狗不叫……”

各種各樣的議論,說什麼的都有!

我也內心疑惑,真的是麵前這位老實的大叔做的,先奸後殺,連範兩起命案?

阿龍眉頭緊皺,走到我麵前低聲說道:“包大哥,真的是忠叔做的嗎?我說什麼也不相信!”他又接著說道:“忠叔雖然性格孤僻,但是心地不壞。前兩年我們鎮發大水,他默默的幫助受災村民建房。每年夏天還免費給一些孤苦老人送冰塊,你說這麼一個懷有善心的人,怎麼會去殺人呢?”

我安慰的說道:“現在還不能確定忠叔就是凶手,但是他絕對有嫌疑,他家有冰窟製造冰塊,還記得嗎?我們前麵分析兩名死者都是死在較冷的地方。”

我繼續補充道:“他有符合作案的地點,又有運輸工具,碰巧又在拋屍的路線上被我們看到,所以展捕快才逮捕他”。

我看阿龍眉頭皺的更緊了,拍了拍他,又說道:“你也不用太擔心,我相信展捕頭不會冤枉好人,也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壞人。如果不是忠叔做的,自然會放了他。”

說罷,我們一群人馬已走到鎮口。

展捕頭轉向我和阿龍,說道:“感謝兩位的幫忙,今天可真是有大收穫,我們回衙門要連夜審訊忠叔,你們先回義莊吧!”

此時其聶捕頭也收到了抓到疑犯的訊息,他們已經在鎮口等著我們。看到我們過來,分派了人手去忠叔家搜查,他自己則和展捕頭帶著忠叔繼續往衙門走。

我和阿龍看著他們越走越遠的背影,心中都有同一個疑惑“今晚的審訊,會不會確定忠叔就是凶手?如果不是忠叔,那凶手又會是誰?”

夜色就這樣降臨到桃溪鎮,鎮上炊煙裊裊升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