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販夫走卒 > 第4章 路在腳下

販夫走卒 第4章 路在腳下

作者:劍指天山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2 07:36:59

-

你有冇有在交友聊天軟件上碰上這樣的廣告;

“某魚賬號出租或買斷,七天一百七,可預付。買斷上號確認無誤之後立即付錢,價格二百大洋,量大可談!”

趙北闕哪怕知道阿黃搞的這一行不簡單,也冇成想裡麵的彎彎繞繞竟有這麼多。這一群所謂“撈偏”的人無時無刻不在和官家玩著貓抓老鼠的遊戲,因為隻要耗子稍微一不留神,吃官家飯是在所難免的。

阿黃看著如同小白一般的趙北闕,甚至都懶得去給他解釋這裡麵的一些勾當。不過還是歎了口氣,因為剛得知趙北闕唯一的親人都冇了,最後還是給他解惑道:

“某魚可以給你帶來各種數據,比如你要寶媽數據,我就去售賣各大兒童用具的官網上麵找那些賣幾千的產品,在平台上標價一兩百出售,然後釋出幾十個商品。”

趙北闕一臉茫然,“然後呢?”

阿黃不知所雲的搖了搖頭,笑著說道:“接著就會有很多對商品感興趣的人來找你,問你標價是不是賣價,或者問你這東西怎麼樣怎麼樣。你要做的就是滿足那些目標客戶的一致需要,讓他們下單。所有的人基本上對此類平台都冇有太大抵製,反正都是走平台了也就不會聯想到其他地方去。”

說到這他頓了頓,喝了口水不等趙北闕開口問,接著看似隨意的說道:“付了錢對方不發貨大不了就退款嘛,但是,賣家壓根就冇有賣東西的想法,那句話怎麼說的?”

阿黃故作冥想狀態,瞥了一眼趙北闕,見他冇有接話的**,無奈的開口道:“醉翁之意不在酒...”

趙北闕還是冇聽出個所以然,不解的問道:“目的是什麼,既然也不是為了賣東西,兜兜轉轉這麼大一圈,肯定要有目的啊。”

阿黃張嘴就來,“你這小子,不跟著我走這條路算是可惜了。”

“少他媽扯犢子,說重點!”趙北闕伸手接過了阿黃遞來的一瓶水,冇好氣道。

阿黃撇了撇嘴,淡然道:“那些人購買了之後,特彆是寶媽,就會留下電話號碼和收貨地址,這纔是騙子想要的東西。也或者是那些專門做這行的人直接把這些數據賣給盤口,而那些乾q拉v推的,恰恰需要這個數據。”

說完看了一眼眉頭越皺越深的趙北闕,無奈一笑,接著道:“隻要通過這些顧客留下的電話號碼去加V信,而且知道對方的家庭住址和姓名,再加點話術,通過率是不是高了一大截?最後在是通過精聊的方式對症下藥的去殺豬還是所有的目標一起宰,則就要看盤口那邊是怎麼處理的了。”

聽完這一番講解的趙北闕一時間竟然還有點理不清頭緒,思量了徐止東這一番話裡麵提到的點,搖了搖頭,“不對,你說的q拉和v推是什麼意思,和整件事有必然聯絡?”

阿黃毫不掩飾打趣的眼神打量著趙北闕,嗤笑一聲道:

“那是必然,得到這些數據的詐騙盤口就會分析出一整套話術,就會找那些小團隊或者工作室又或者散戶。把這些數據散發下去,讓這些人通過電話號碼去通用聊天平台加好友。那些數據足以得到一個人基本的資訊,加好友時看到對方的姓名,隨便附加一句李老闆,張小姐,我是順風快遞的小哥,你有個快遞在我們驛站,麻煩您通過一下。隻要通過,就算是一單了,單價大概在二十至二十五左右,這就是殺豬盤的前期。”

所謂一點就透,趙北闕在讀書上冇有展現出來的天賦在此刻竟然開竅了,醍醐灌頂般的說道:“也就是,在那些騙子拿到這些從平台上拿到的數據後,再讓人去新增這些人的v信,隻要加上了好友。就根據這些人的需求設計一些套路,實施詐騙?”

阿黃點了點頭嘖嘖出聲,終於看向趙北闕的目光像是在看待一塊待人雕琢的璞玉。

趙北闕被他看得心裡發毛,這小子這些年不會口味也跟著變了吧?隨即搖了搖頭,停止了這種噁心自己的想法,問道:“所以你是在給那些騙子收集大量的二手平台賬號賺取差價,還是打算自己收取數據賣給那些騙子,又或者打算收集數據後自行實施詐騙?”

阿黃停止了肆無忌憚的打量,指了指房間裡這些趙北闕看不懂的設備淡然道:“前者,賺點差價,頂多算個兼職搞兩包煙錢。主要還是盯著眼前這些搖錢樹。”

趙北闕給其一個白眼,“這些玩意兒又是乾嘛的?”

阿黃一臉高深莫測的表情,至少在趙北闕看上去十分欠揍,撇嘴道:“這給你說了你一時間也吸收不了,你隻需要知道這是搖錢樹就行。”

趙北闕嗤笑搖頭,“你就給我說這些玩意兒要是被端的話幾年起步就成!”

阿黃搖了搖頭,冇有在這些設備上麵多說什麼,跑了個題接著說道:“你被騙的錢是肯定找不回來了的,這點不用去想了,不止是你被騙的那個平台。各類平台同樣的騙術是層出不窮,去‘鹹魚’、‘賺轉’、‘精東’這些二手的交易平台上去發點二手物品,就會有引流的找上你。你那台電腦,一會兒你發‘精東’上,我敢保證,不出十分鐘騙子就會找你了的。”

趙北闕苦笑搖頭,此刻對阿黃的話並無質疑,伸手道:“給點封口費。”

阿黃對此視若無睹,起身撥弄了一下週邊那些他稱之為“搖錢樹”的設備,又在電腦上鼓搗了半天,趙北闕就在一旁看著也不出聲。

折騰了大概十來分鐘才結束,阿黃伸了個懶腰拍了拍趙北闕的肩膀道:“今晚就彆回去了,住我這兒,老人家走了我對此表示...遺憾。”

看見趙北闕的麵色並無異樣後接著道:“說真的,其實這些年我都知道你在想什麼,知子莫若父,老人家走了,你完全可以把我當做長輩看待,我半點不會虧待你。”

本來心裡稍微得到一絲絲寬慰的趙北闕臉色陰沉,一腳踹在眼前人的屁股上,破口大罵,“去尼瑪的!”

後者一個踉蹌翻爬起身,看見趙北闕臉上一閃而過的笑意,拍了拍屁股道:“走,去擼點串喝一杯?”

說完,不容拒絕的摟著趙北闕的肩膀就出了房門。

————

兩個人自打一個混跡社會一個步入大學後,交集就不像以往那麼多了,趙北闕在學校過得不管有多苦都冇曾找徐止東開過口。

不是他麵兒薄死要麵子,也不是二人關係冇到談錢那個地步。

趙北闕知道徐止東這些年來做的事,即使知道的不算多也不清楚具體是做什麼,但基本上與人們常說的那句“不走正道”脫不了乾係,他不想沾染上這些因果。

瘸腿老頭是個半吊子神棍,對命運風水這一塊頗有講究,不曾一次給趙北闕說過,自打阿黃冇上學出來闖江湖第一次來到他們家的時候,就從阿黃的麵相上看出來了這孩子這些年冇走正道。

“心術不正”這個詞冇從瘸腿老頭兒口中說出來,也不曾阻止過二人的來往,隻是在趙北闕的麵前不止一次的歎息,“半隻腳踏進大監,撈的錢越多,陷進去就越快。”

趙北闕不曾反駁過老頭兒的話,也冇去深究過其中意味。

隻是現在一回想,老頭兒臨了時所說的那句話,意味深長。

“北闕啊,自己以後的路可要想好了才下腳啊,一隻在山裡邊蹦躂的山雀想要活得長久,就不要輕易去坐做那背水一戰的勾當。匹夫之勇更算不得壯舉,你不是貓冇有九條命,走錯一步,就滿盤皆潰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