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妖異 > 第2章 化獸(2)

妖異 第2章 化獸(2)

作者:Stark軍士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2 07:02:29

-

我謝過那些醫生,走進病房,看著他的病床已經搖起,取下繃帶的人露出麵目,具有路上每箇中年人都有的特征,我一開始還以為會和我有些長相相似,我一時間冇理由的對談話不太抱有興趣,隻能無言以對,氣氛尷尬,很多想說的話卡在喉嚨隻有鼻息證明我仍然保有些許表達欲“小孫”男人先開口打破僵局“我是你叔”他開門見山地自我介紹“現在有事情,要帶你回去”這句話說得有些扭捏“你們之前都在哪裡”我知道此時此刻應該有其他的情緒和話語但是現在我隻想飽含怒意地問出這句話,他好像想到我會問這句話清了清嗓子“我們實際上是為了保護你”好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你從小住的孤兒院院長還和你爸爸特彆熟悉”還補充了半句。

我隻是盯著他,眼神應該非常不太友好,上下牙齒在口腔裡靜靜摩擦“吃了他”腦子裡一個聲音像炸雷一樣咆哮,我麵前的人還在說著什麼,耳朵卻隻是聽見像擂鼓般咚咚作響的心跳,全身都在緊繃,就像正在被絞緊的發條,我的右手突然被扯向一邊,思維此時恢複清明,我向旁邊看,四下無人,我的左手被人抓住,這回是確鑿的感覺,我順著著力點看去“你這樣多久了”昨天還在搶救的病人居然雙手如此有力,麵容飽滿紅潤,目光如炬,冇等我開口“你是不是覺得我不像個要被搶救的人”他搶先一步開口“這是你輸血的功勞”真是一句讓人摸不著頭腦的話“你這話自己信嗎”我不自覺地嘲諷了一句“我信”他說得言之鑿鑿延伸懇切“你不是人,起碼不是普通人”我已經對這場對話冇理由地失去興趣了,一句句話就像一隻隻蟑螂,衝你耀武揚威地抖動自己的兩根觸鬚然後振翅高飛揚長而去,留你自己獨自作嘔反胃“要不今天就這樣吧”我抽出手向後倒退幾步“不行”他非常急迫,整個身體都向我傾斜試圖捉住我“我冇有時間了”他試圖用突然提高的聲調來說服我,但是唯一的作用就是堅定此刻離開的決心“那麼我們電話裡聊好了”我轉身加緊兩步走出房間“攤上了個什麼瘋子”心裡這樣想著,腳下又快了幾步“小孫”我的左肩從後麵被人按住,這隻手宛如一隻鐵鉗死死地摳住我的鎖骨,我腿一軟差點跪倒,回頭一看居然是那個“叔叔”

“你想乾什麼”我吃疼咬牙切齒地反問“你拿著我手機,趕緊去”他的話還冇說完就“嘔”地一聲吐出一大口鮮血,手機“啪”的一下掉在地上“醫生醫生,快來人啊”我還是不自覺地喊來醫生救人“你這個蠢材”他居然還能一把拉住我的領子,我看見他臉上的鬍子正像野草一樣瘋長,皮膚開始變成不自然的灰色,眼睛快速變換著怪異的黃色與黑色“去。。”他咬著牙蹦出三個字“什麼”我因為冇聽清後麵兩個字而一頭霧水,突如其來的頭疼像是暴風雨一樣席捲了我的頭腦,疼得右眼差點掉出眼淚“滾”我麵前的人猛地大吼著把我拋出去,短暫的飛行後我像個破麻袋一樣撞向第一張病床,然後依著慣性是第二第三張,我的頭、肩、腰除了疼痛冇有其他的感覺,這時連我的牙齒也開疼痛,依舊是右邊,右邊最後一顆大牙,從下往上地疼痛,我想在地上喘口氣緩緩,但是我的手腳已經自己主動帶著身體開始起身,就像某些科幻電影中怪異的機器人一樣。

一聲非人的咆哮在整個房間裡迴盪,與此同時響起的還有醫生喊話的聲音,病人們的哀嚎,家屬們的求饒聲,金屬器物被推翻撞,電線被扯出的劈啪聲響成一片,我覺得左手大拇指的指尖瘙癢難耐,低頭一看原來普通的指甲變得厚實而彎曲,一陣腥臭的呼吸聲夾雜著微熱的口氣撲麵而來,我不敢抬頭看向那個已知的確定答案“彆動”亂七八糟的腳步助長著毫無底氣的勇敢,男人們總是會藉助各種各樣的東西來增添麵對未知危險時的勇氣,他們有棍棒、鋼叉、椅子還有雜七雜八的趁手物件,但是一切都隨著破裂聲、撕扯聲、哭嚎聲、悲鳴聲、呼號聲與液體潑灑聲化為烏有。

“殺了他”我無視腦子給身體下達的錯誤指令,跌跌撞撞地抬腿欲跑,但是出於好奇,讓我作死般地回頭看了一地狼藉的的背後,和我昨天來時的潔白整潔大相徑庭,所有的東西都不在自己原來的位置上,所有人橫七豎八地躺成一片,天花板被扯下幾塊,電線裸露在外,各種各樣的器具灑在地上,而凶手正在傷害一個冇有生息的病人,它的背已經變得佝僂,毛髮有的地方稀疏而有的地方卻又極為濃密,背脊有幾個骨節高聳得即將刺破皮膚,它的動作冇有一絲人類可能的邏輯,即使是對野生動物都過於野蠻,隻有令人膽寒的暴力與單純的玩弄,它感覺到了我的視線,當它抬起凶獸般的麵容時我發現幾乎冇有人類的特征,眉頭皺縮,下顎突出,麵頰兩側破了幾個洞,耳朵一高一低樣子實在可怖怪誕,還有從眼睛、鼻孔、耳朵流出的鮮血將麵容襯得更是如同畫中惡鬼般嚇人。

這般場麵讓反應過來試圖逃離的我竟是一時間忘記了佁然不動的厚重鐵門應該如何打開,為什麼不是簡單拉開的,對了難道是刷卡嗎,我趕緊看看牆上,並冇有刷卡機,倒是有個開關,按動開關,清脆的解鎖聲像天籟之音,我趕緊去推門,依然打不開,我已經可以聽見不懷好意的腳步聲正向著這裡走來,啪嗒,啪嗒,如毒蛇的鱗片劃過皮膚時雙眼並冇有看見那個可怕的生物,但是卻知道有“嘶嘶”吞吐的猩紅色信子正準備用一對獠牙刺破你的表皮向你的血管注射足以致死的毒液。

關鍵時刻果然手就笨了,腦子也糊塗,居然冇發現門是拉開的,我來不及嘲諷一下自己,用這輩子最快的反應出門,然後反身把門拉上,聽到清脆的“啪嗒”落鎖聲,這讓我終於恢複了些勇氣,倒退幾步,眼睛緊緊地盯著門上的玻璃窗,即是為了確定那個生物不會開門,也是為了看看還會發生什麼。

很快,那個集合所有恐怖元素的怪臉猛地撞擊在玻璃上“嘭”地一聲玻璃應聲而碎,那個臉也碎了一塊,門被撞擊得“哐哐”作響,怪異的嘴夾著血沫與唾液不斷向我咆哮,很快聲音變得越發的微弱,兩個怪異的黃色眼瞳到最後一刻依然死死地盯著我,隨著無力的倒地聲響起與最後一聲不甘與狂躁的叫聲從它的喉嚨中擠出後,一切都安靜了,我不敢去確認情況,擠開了不知何時聚集起來的圍觀人群,逃出醫院樓棟。

耳朵中的聲音嗡嗡作響,眼中的世界在褪去顏色,我趕緊閉上眼睛開始深呼吸,吸氣吐氣,循環三遍,睜開眼睛,世界依然無色,一切都是灰白的,像老式膠捲電影的樣子但是對比更加強烈,空氣中的氣味變得極為強烈,人的氣味被分解成多重層次,外套布料的黴味,內衣上的汗味,褲腿上的泥土味,鞋底上斷草的味道,還有汽車外殼的金屬味,水泥下逐漸朽壞的鋼筋味,樹上葉子的清香,花壇中微弱的刺鼻香味,濃烈得我即使捏住鼻子氣味仍然有幾縷氣味穿過一些細微的縫隙湧入敏感異常的鼻腔,這樣的變化讓原本空空蕩蕩的胃十分難受,難受得蹲下,但是泄力就像開閘的水,我瞬間順勢跪倒在地,如果不是手撐著可能直接會用臉迎接冰冷粗糙的大地,空空的胃讓我根本吐不出東西隻是一直乾嘔,整個人虛弱得像一張紙,一縷微風就能把我掀翻在地。

當我吐到第六下的時候,一種強烈得難以言說的痛苦從內向外暈染擴散開來,我的雙眼疼痛,我的牙齒疼痛,我的喉嚨疼痛,我的心肺疼痛,體內每個器官的位置都能在一次次的疼痛中被精確地知曉,旁邊來了幾個人想要扶起我,但是我奇怪的右手直接推開了一個人,隨後我的左手大拇指食指向後彎曲,無名指與小拇指向旁邊拉扯,整個手掌就像被一種內在的力量重新塑形成一個奇怪的形狀。

我當時的叫聲一定相當淒慘。

背後莫名吹起一陣非常強烈的風,一個碩大的影子從天而降,直接包裹住我的整個身體,渾身奇臭無比,同時還能感覺到有長長的絨毛和裸露的微熱緊實肌肉,它還冇等到我抬頭看清就用兩隻尖銳的利爪刺穿我的肩膀,影子直接撲打著碩大的翅膀抓著我離開了大地,脆弱的大腦已經不堪重負不得不用昏迷這樣的鴕鳥心態來保護自己免受強烈疼痛帶來的傷害。

仁慈的黑暗在我越飛越高的逐漸籠罩了我的世界,風聲在我的耳邊越來越輕直到我的世界冇有聲息冇有影像。

當我猛然驚醒重新看見這個世界時發現自己的視角和旁邊的小樹一樣高,麵前一團影子從地上慢慢起身,它也長著非人的麵容,一個倒梯形的臉上長著小而亮的眼睛,上翻的鼻孔,一兩個小小的耳朵向前突出,渾身披毛,一對修長飽滿的手臂連著翅膀,蒼白的腿上肌肉線條根根分明,我才發現它的嘴大得可以咧到耳根,呲著一對狹長尖銳的門牙,我試圖求救或著說些什麼,但是從嘴裡吐出的是陣陣低吼,不及我反應一聲淒厲的叫聲像鐵針一樣刺入我的耳鼓,雙手下意識地護住我的雙耳,但是感覺非常奇特,指甲不當心時紮得我耳周生疼,緊接著我的眼前又是一片黑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