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顏姝沈千重 > 第1章 太烈,床榻了

顏姝沈千重 第1章 太烈,床榻了

作者:特工醫妃野翻了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2:49:08

-

“顏姝,你用儘手段不就想讓本候睡了你!”

“這可是你自己求來的,本候滿足你。”

沈千重的薄唇貼在身下女人的耳邊輕聲說著,用力的向前進,毫無溫柔可言。

絲毫不顧身下女人痛苦的掙紮,與他而言,不過就是他泄慾的工具,還是自己送上門的。

他何須估計對方的感受。

這般想著,身下的動作又加重了些許,帶著泄憤的情緒,撞擊一次比一次重。

顏姝是在一陣又一陣的疼痛中醒過來的,全身好像被碎骨般,忍不住輕叫出聲。

隨後睜開眼睛看著四周,這一看愣住了。

這,這充滿古風劇情的場景,是怎麼回事?

她不就是抽中零元環球旅行大禮包,正屁顛屁顛的坐在飛機上朝著自己心中嚮往的新西蘭嗎?

怎麼,怎麼會躺在一張大紅色的床上??

再看頭頂的男人,腦子一陣刺痛,一段不屬於自己的記憶走馬觀花的過了一遍。

這才讓她明白,自己魂穿了。

在自己頭頂猛烈運動的男人,是北越皇朝的戰神宣平侯,手握三十萬大軍實權,得皇上賞識。

王爺見到他,都要靠邊站的牛掰人物。

與她同名同姓的原身,卻一直愛慕沈千重,明知道對方有心中白月光的她,還是跑去求了皇帝舅舅下旨賜婚。

在滿城閨閣少女的嫉妒和詛咒中,嫁給了他。

沈千重雖手握重權,可也不能越過了皇權。對於這場賜婚,他深惡痛絕,恨原身的一廂情願。

什麼洞房,他壓根就不香。可千防萬防也冇想過,她會在嫁衣上做了手腳。

自己一接近,就被下藥了。

這讓他如何不恨,不惱?

被一個女人算計到此,他還有何顏麵!

故而,毫無溫柔可言,甚至可以說是粗暴,蠻橫。

將整件事都理清楚的顏姝,抬頭看向頭頂揮汗如雨,眼神冰冷,動作如下樁的男人,眉眼變的嫵媚。

手指放在男人的胸口,輕輕滑動著。

沈千重隻覺得全身戰栗般的抖動著,對於這種反應,他更要抽身撤離的時候。

卻不想,身下的女人直接雙腿纏住他的腰,一個天旋地轉,整個人就被她壓在身上。

此時的顏姝,哪裡還是剛纔抗拒,哭泣掙紮的像個死魚的女人。

她媚眼流轉,像要吸人精血的狐妖,將身上礙事的衣服脫下,修長的手指在沈千重的身上輕點,像彈奏名曲般。

沈千重的呼吸忽然加重,眼眸赤紅,好像被身上的女人點了開關似的,整個人竟不受控製的被她魅惑。

看到這樣的沈千重,顏姝心裡冷哼。

媽的,剛來,就強睡,不睡回來,豈不是虧大了?

這般想著,整個腰身像條蛇一樣扭動著,沈千重嘴裡發出唔的一聲,身下的肌肉變的緊繃。

眼裡是震驚,他怎麼就這麼輕易的被這個女人帶動了清晰?

“侯爺,來,跟著我喊。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後後……”顏姝手指戳著他的胸口,在他身上運動著,一邊動一邊喊著口號。

滿屋的旖旎,瞬間打破消散。

沈千重猛的清醒,將身上的女人一把掃落在旁邊,厭惡的看著她躺在床上曼妙玲瓏的身材。

“想不到郡主在床上如此放浪形骸,真是讓本候開了眼界!”

顏姝送給對方一個飛吻,拋了個媚眼:“多謝侯爺誇獎,就是侯爺瞧著不太中用啊,時辰這麼短,是不是有隱疾啊?不行的話,我可以讓皇帝舅舅找這方麵的專家給你看看啊,可彆煒疾忌醫啊!”

被人嘲笑不行,沈千重胸口劇烈起伏著,手掌一揮,上好的紫檀木千工床被拍的稀碎。

轟……

巨響過後,屋內一片狼藉。

守在門外的侯府侍衛,聽到屋內的動靜後,想也不想的衝了進來。

“侯爺,夫人,發生了何事?”

紅紗幔在空中飛舞,緩慢落下,顏姝任由紅紗飄落在自己的身上,遮住曼妙的玲瓏身材,手指輕撫散落耳邊是碎髮,嘴裡發出輕笑的聲音:“彆擔心,是你們家侯爺太激動了,用力過猛床塌了……”說完,捂著嘴咯咯笑出聲來。

這話落入眾人的眼中,不由的想入非非。

我的天,他們的侯爺這麼生猛嗎?直接床榻了?

這可是工部製作的郡主陪嫁,質量冇的說啊!

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中,沈千重全身緊繃,視線不經意的掃向顏姝的方向。

見她竟然不知羞恥的露著雙肩,上麵還殘留著曖昧的痕跡,以及她小巧和修長的**,在燭光下似蒙上了一層瑩光,竟有一些刺眼。

“滾出去!”

“是,屬下告退!”眾人這才恍然醒轉,頭慌忙低下,急急後退,隨後體貼的關上房門,隔絕室內的春光。

看到這一幕,顏姝嬌笑出聲,整個人在紅紗幔中像個小妖精似的,引誘著。

沈千重的腳步剛朝前伸了一步,就聽到房門外傳來驚慌尖叫的聲音。

“侯爺,救命啊,尹姑娘懸梁自儘了!”

沈千重臉色突變,一個閃身,人就消失在屋內。

顏姝嫵媚的臉,慢慢的冷了下來,目光幽冷的望著敞開的房門。

尹新月,沈千重從邊陲小城帶回來的白月光。那是含在嘴裡怕化了,捧在手裡怕摔了的大寶貝。

不過以她旁觀者的觀察,這就是一個綠茶 白蓮的婊子。

嗬,顏姝唇角冷嗤一聲。

被她睡過的男人,還敢外麵有女人,狗膽子不小。

想綠她?她是不會給這個機會的。

狗男人是狗,可那也也是她的人。她又怎麼會將他送到彆人麵前,看著被人耍的團團轉?

想著,便從倒塌的床中邁步走了出來,對著外麵輕喊一聲:“玉露,進來給本夫人更衣。”

她要親自會會這個綠茶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