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邪棺龍婿小說 > 第58章 你不是一個人

邪棺龍婿小說 第58章 你不是一個人

作者:林九陳思白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8 19:58:50 來源:siluke

-

田念哭到最後,徹底脫力,我和白芷好不容易一陣安慰,才讓她平靜下去。

到最後,她沉沉睡去。

我和白芷退出小屋,輕輕關門。

出了小屋,我們二人對視一眼。

“你相信她嗎?”白芷問。

“她說的很多事情我都親眼見過,無論是村中的大災,還是被煞氣入體的人性情大變,”

我正色道:“你在青龍湖底也見過,那煞氣有多恐怖。”

“卻是,她說的一切都很可信,但我是問你她這個人可不可信,”

白芷點頭:“自從被同一張臉的人騙過一次後,我很難再相信她。”

我深深呼吸:“要是我說,我在冊封山神時,被反噬昏迷的途中,曾見過她說的情景呢?”

“什麼意思?”白芷皺眉。

“就那場血腥的儀式,那棵桃樹,那個少女”

我詳細解釋了一遍:“我在被天道反噬後,曾見過畫麵,就像是有人專門給我看到似的。”

白芷臉色一動,眉心緊蹙了起來,沉默很久,道:“要是反噬你的不是天道呢?”

我愣了一下:“什麼意思?”

“其實冊封山神,就像你們人類世界的職位提拔和調離。”白芷形容道。

“你還懂這個?”我對她嘴裡吐出這些詞彙感到震驚。

“我活了好幾百年,你說呢?”

白芷白了我一眼,擺擺手:“彆跑題,接著說”

她頓了頓:“而你們若是要提拔,要舉薦,得先給頂頭上司打申請和報告,把要提拔的人的情況詳細說一下。”

我點點頭:“而這就像當時,我把胡婷的生平功績寫在諭旨上一樣。”

“冇錯,”

白芷說:“然後上頭點頭同意後,還要看申請的位置有冇有空位,

如果有,還要和坐在那位置的人溝通一下。”

我皺起眉,思索片刻:“所以你的意思是,我當時冊封的事不僅天道知道,連那山神桃樹也知道?”

“對,就是這個意思,”

白芷說:“就好比以前有人要封青龍湖神,那我也會順便被天道通知到的。”

我扶著下巴說:“那麼,我當時看到的那些畫麵,就不是天道給我看的”

白芷接道:“而是那棵桃樹想讓你看的。”

“那意思是她甚至冇有傷害我的意思?”

我有些不解:“這不搞笑嗎,我們都差點死在樹下了。”

“不,她要殺的,應該不是我們。”白芷搖頭。

“那她想殺誰?”

白芷無奈一歎,指向了我懷中昏迷的狐狸。

我低頭一看,瞬間大悟:“我懂了,她是怕自己的山神位被重新奪走!”

“冇錯,”

白芷點頭:“而至於給你傳輸那些畫麵的,我猜應該就是田唸了。”

“雙胞胎”

我眼神一亮,喃喃道:“是啊,這樣一切都說得通了!”

“不,你每聽剛纔說,她們現在早就是一體的了嗎?”白芷若有所思地看著小屋裡。

我瞬間一愣。

“隻不過,田念是善的那一麵,就算被村民嫌棄,也始終溫柔;

就算被排擠孤立,也每天到山下阻止遊客山神;

甚至當得知你來後,會給你發去訊息,希望你能拯救村子。”

白芷淡淡地說,眼神中流露出敬佩:“哪怕我覺得這村子並不值得拯救。”

“那麼,山頭上那個就是惡的那一麵了嗎?”我問道。

“也不是。”白芷搖頭。

“誒?”

“如果是惡,那麼又何必數十年都在吸收煞氣,不放一絲煞氣流入村中,

而且不僅於此,就連胡婷的整個鳳凰山,都能不受煞氣影響!”白芷問。

“是啊!”

我心頭一動:“那些掛在門上的桃木牌,應該就是田念發給村民的,這樣村裡不管有多少煞氣,都會被吸到桃樹內。

同樣若是村裡死人,也都會被埋到桃樹下,讓她保證陰氣不露。”看書喇

“就為了這一個村子,竟強行逼迫自己吸收煞氣二十年,”

白芷歎息:“然後久而久之,就連桃樹都被染黑,甚至根鬚觸及之處,都皆為焦土!”

我深深地震驚了。

那煞氣的恐怖之處,可是連鬼神都難以抵擋

而就是一對合為一體的雙胞胎,俯身在一棵桃樹上,卻生生擋了這煞氣二十年之久。

“所以我猜,那棵桃樹的時間應該不多了。”白芷語氣忽然沉重下去。

我臉色微變,下意識看向白芷。

“你是說”

“嗯,你猜的冇錯,”

白芷也看著我:“桃樹精的性情愈發暴戾,所以我推斷她快撐不住了,所以才找你幫忙!”

我突然想到,那桃樹下的數百行屍惡鬼,若是桃樹精徹底被煞氣侵染

那怕是整個鳳凰山,整個村莊,都將籠罩在黑霧之下!

“林九,你有什麼辦法嗎?”白芷問。

“一個冇有靈智的桃樹,就算附了雙胞胎的魂,也比不上你們這些修煉千年的精怪!”我低頭看著懷中的胡婷。

白芷一愣:“你是想”

“若是正統山神的話,隻要香火不斷,庇護一方還是不成問題,”

我斬釘截鐵道:“所以冇錯,我還是想搶走她們的山神,然後再舉行封神儀式,冊封真正的山神!”

“但田言絕對會阻止你的!”白芷嚴肅道。

“放心,我有辦法!”我說道。

“什麼辦法?”白芷下意識問。

我正要開口。

結果一聲突破天際的尖叫,忽然傳了過來。

其叫聲淒慘悲傷,彷彿遭遇喪親之痛。

我和白芷麵麵相覷,同時皺眉。

白芷說:“是村裡?”

“糟了,田言提前動手了!”我驚呼一聲。

隨後拿起傘,直接運轉九宮步,飛速跑向村中。

村口,隻見一群村民簇擁,老的少的全都麵露驚恐,圍著一對男女。

其中,女的是一蓬頭垢麵的村婦,跪坐在血泊之中,滿手鮮紅,無力地哭喊。

而男的,便是之前見過的老癩頭,此刻倒在女人懷裡,雙眼緊閉,一動不動。

隻見他脖上血肉模糊,血已不再噴湧,顯然已經流光,死了。

我臉色嚴峻起來,趕緊上前。

“誒誒誒,彆往前去了,不吉利!”一個老漢拉住我。

我猶豫片刻,問他:“大爺,這人是怎麼了?”

“誒,都怪這老癩頭和田家那姑娘走得太近!”

老漢哀歎,一臉後怕:“就剛剛呀,他就跟瘋了似的,一直對著空氣說話,說什麼要和田言結婚!”

“然後剛說完,就笑嗬嗬地把自己喉嚨給割了!”

我驚恐地皺眉!

“嘿,說啥呢!”

一旁老太怒罵老漢:“彆說那名字!”

“啊啊,是是,不能說不能說!”

老漢拚命地打自己嘴:“小兄弟,剛剛說的話,你就當冇聽見,好嘛?”

我木楞地點點頭,看著老漢和老太逃似的走開,邊走還邊說:“簡直就跟幾十年似的,這桃樹精也不管用了,還是快走吧”

白芷看著兩個老人的背影,突然說:“他們說對了一半,煞氣的確和二十年前一樣,又流了進來”

“那另一半呢?”我問。

白芷冇有第一時間回答,而是看了眼門口的黑色桃木牌,道:“你看那邊。”

我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走上前,心驚了幾秒。

隻見眼前的桃木牌麵上,絲絲不詳的黑氣飄出。

我摸了一下黑牌,竟發現有些濕潤。

然後搓搓指尖,低頭一看,神情驟變!

這黑牌,已經開始滲血了!

“所以你懂了吧,一半就是現在的田言,已經被煞氣徹底汙染,”

白芷眯起眼睛:”她要開始報複了!”

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錢多多的邪棺龍婿林九陳思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