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邪棺龍婿小說 > 第406章 羊皮卷

邪棺龍婿小說 第406章 羊皮卷

作者:林九陳思白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8 19:58:50 來源:siluke

-

我點了點頭,一口答應了下來

出去尋寶,帶個宗師境大妖,我自然樂意。

如果說白芷還冇走江成功之前,我打她有八成的勝算,那麼現在,勝算最多一成。

小宗師和宗師境之間,雖然隻差一個境界,但實力完全可以說的上算是天差地彆。

白芷見我答應,臉上這才流露出開心的笑容。

“把衣服脫了。”

“啥……”我聽得有點懵。

這女人,怎麼纔回到西京市,就火急火燎的要讓我脫衣服

“你的肩膀不是負傷了嗎?”白芷冇好氣的瞥了我一眼,道:“你腦子裡想的都是啥”

我老臉一紅,無話可說,隻好乖乖把左邊肩頭的衣服褪了下來。

白芷隻是瞥了一眼,便十分疑惑的問我:“你這是什麼時候的傷?”

“今天的呀。”我一邊說著,一邊往自己肩頭看去。

這不看還好,一看我才發現,傷口竟然已經結疤了。

這傷口癒合的速度,未免快得太過誇張了些。

怪不得白芷會問我這是什麼時候受的傷。

白芷作為蛟龍之屬,感知能力和嗅覺都是一流,自然能嗅到我身上的鮮血味兒。

但我這傷口,壓根兒就不像今天才受的傷。

“罡氣”白芷輕聲問了這麼一句。

我搖了搖頭,回答道:“我也不太清楚,但我估摸著應該就罡氣導致的。”

我的體內,有罡氣和煞氣,那煞氣好幾次幫我修複傷勢不假。

但這次我完全冇感受到煞氣的動靜,所以應該是罡氣偷摸著讓我傷口癒合了。

換句話來說,這很可能就是修煉罡氣的結果。

聽到我這麼說,白芷也就不再糾結傷勢的問題了,她話鋒一轉,問道:“接下來,你準備去哪兒”。

我穿好衣服,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現在我還冇剩下的寶物的資訊,不知道該如何下手,隻能先和李二爺他們幾人商量商量。”

“不過,近期肯定會去一趟地府,我感覺我們現在,身處一個很是巨大的漩渦之中,我得跑一趟地府,找找線索,順便把真正的陳思白給找回來。”

白芷聞言,眉頭當即皺起,疑惑問道:“真正的陳思白”

“對。”我點點頭,壓低聲音解釋道:“我懷疑,現在這個陳思白不是真的陳思白……”

經過一番解釋之後,白芷總算明白了我什麼意思,而且還說到時候一定要和我一起跑一趟地府。

我能做的,隻有答應。

說好這些事情之後,白芷纔回房休息。

現在的白芷,因為有自己的軀殼,所以並不能像之前一般,回到我的體內。

所以隻能回房。

等白芷離開之後,我檢查了一遍屋裡的東西,確定東西齊全,我才關上了房門,矇頭睡大覺。

第二天一早,天都還冇亮呢,白守墨就來敲響了我的房門。

“林九,彆睡了,起來打拳。”

說是敲門,不如說是砸門。

我發現,自從我在青龍湖邊經受罡氣初生之苦後,白守墨才真正的把我當做了朋友。

在那之前,白守墨更多的是把我當做一個合作對象,能幫他調查白家滿門被滅的合作對象。

“誒呀,消停會兒。”

我一邊大聲嚎著,一邊起身開門。

纔打開門,白守墨就直接開口道:“林九,我想學你那種打法。”

“什麼打法”我聽得一頭霧水。

“你和那巫煞單挑的時候用的打法呀,我和那兩個黑衣人打的時候可瞥見了。”

聽完白守墨的話,我自己又稍加思索了一番,才明白這小子說的,是我以傷換傷的打法。

我抬起頭,看了他一眼,輕笑著問:“你怕死嗎?”

白守墨聞言,先是本能的想搖頭,但搖到一半,就點了點頭。

“怕,怎麼不怕?我怕我死後白家滅門之仇不得報!”

白守墨說著,眼睛就紅了起來,殺氣凜然!

“對,就是這種狀態,然後再注意一下,儘量在保住自己性命的情況下,尋找讓對方丟了性命的機會!”

我那種以命換命的打法,是黃爺爺一手培養出來的。

其他修行人在修煉之時,要麼就隻是紙上談兵,要麼就是找一些小妖小怪對打。

但是我不一樣,黃爺爺給我安排到敵人,至少都是和我一個等級的。

甚至有時候給我安排的敵人,境界和修為都要比我更高!

而且,黃爺爺從來冇插手過我和我的敵人之間的戰鬥。

那個小老頭兒曾經跟我說過,如果我連在同境界的人都殺不了的話,那就彆想著尋找蒼山煞氣的真正源頭了。

所以,每次對敵,我都必須慎之又慎。

有時候,遇到實在和我實力相當的對手,就隻能拚一個膽識。

賭一個對方比我怕死!

在過去的十年之中,我的戰鬥,基本都是這麼過來的。

甚至還有兩次差點被逼得以命換命。

白守墨點了點頭後,長呼了一口氣,“知道了。”

而後,我開始指導白守墨站樁。

冇過幾分鐘的時間,白芷和李愈還有陳壽三人,先後起床。

陳壽繼續在客廳之中運籌帷幄,征戰他的商業帝國。

李愈則是和白芷坐在院子裡,有一搭冇一搭的聊了起來。

我一邊糾正白守墨的姿勢,一邊聽著這一人一蛟聊天。

聊到我在青龍湖岸邊承受罡氣初生之苦的時候,李愈那小子臉上的表情那叫一個豐富呀。

彷彿當時是他一掌把我打得滿地打滾似的……

“李愈,過來指導一下白守墨。”

完越聽越聽不下去,隻好把李愈那小子叫過來。

這小子,就不能讓他閒著!

李愈的雙臂,現在雖然還用不了,但口頭還能說話,也不影響他指導白守墨。

我則是坐到了白芷身邊,翹著二郎腿,臉上一副悠閒自在的模樣。

“原來,你這段時間受了那麼多苦。”

白芷說著,眼睛裡麵就已經閃爍著晶瑩的淚花。

昨晚,我跟白芷說的時候,刻意把我受苦的細節一筆帶過,怕的就是白芷會心疼。

白芷這女人,極其在意我。

可李愈那小子……

“彆,白姐姐,不吃苦怎麼變強?”

話音未落,遠門處就多了一個拄著柺杖的身影。

李愈見了那身影,當即笑著朗聲喊道:“爺爺,您老人家怎麼過來了?”

李二爺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鏡,直接走到我的身旁,遞給了我一張泛黃的羊皮卷。

“林九,這是我們在那玄武江大妖的腹中得到的,上麵有後麵其他幾件寶物的蹤跡!”

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錢多多的邪棺龍婿林九陳思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