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鄉村小傻醫 > 第二百三十九章:中邪了?

鄉村小傻醫 第二百三十九章:中邪了?

作者:南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4 02:22:46

-

眼看著女人暈倒,韓月頓時有些緊張起來。

“二柱,你快給她看看吧,千萬不要出人命啊!”

林二柱恍若未聞,隻是自顧自的先看了下懷裡孩子的傷勢。

這是一個看起來隻有兩三歲的小男孩,顯然是早就已經昏迷過去了。

雖然還有心跳和脈搏,但是已經變得非常微弱。

林二柱冇有理會韓月的話,抬手解開孩子的被鮮血染紅的上衣,將寬大的手掌放在孩子胸口上,然後真氣運轉,度過去一絲真氣護住孩子的心脈。

隨著這絲真氣的湧入,孩子的心跳明顯快了一些,但是也並冇有快出多少。

不過,看目前的情況,應該不會再惡化下去,但是還是需要趕緊急救的。

孩子身上又不少傷口,手臂和小腿上也有程度不同的骨折。

現在手邊並冇有什麼縫合工具,所以說林二柱隻能以真氣配合鍼灸刺激穴位的方法,幫孩子止住了血。

剩下的就要等著專業的急救人員來,幫小男孩縫合傷口和輸血了。

將小男孩的傷勢處理完之後,林二柱將孩子交給一旁的警察,然後目光看向情況更加嚴重的女人。

女人身上傷口有很多,雖然都冇有傷及要害,但是這渾身流血不止的傷口,看起來還是十分滲人。

林二柱先小心翼翼的將女人扶起來靠在牆邊,然後將女人的衣服解開。

隻是在脫衣服的過程中卻是遇到了麻煩。

女人身上的一些傷口處,已經凝固的血液

跟身上的衣服黏連在一起,直接脫下衣服的話,肯定會造成二次傷害。

“能幫忙找個剪刀嗎?”

林二柱微微皺了皺眉,然後扭頭衝身後的韓月問道。

韓月二話不說,直接示意張東去找把剪刀過來。

很快,一把剪刀遞到林二柱手中。

林二柱結果見到,十分細緻的將女人身上跟傷口黏連在一起的衣服剪了下來。

整個過程足足花費了又十多分鐘,在這期間,林二柱還得注意著女人的情況,是不是的往心脈注入一股真氣。

女人已經陷入休克狀態,情況比小男孩嚴重得多,稍有不慎很有可能就會直接死亡。

所以,處理起女人的傷勢,也顯得更加麻煩。

“我需要一些酒,最好是二鍋頭等這種烈酒!”

林二柱再次開口,這次不等韓月說話,張東便走出門外向村民詢問起來。

大柳村村民雖然混,但是倒也冇有那麼不近人情,很快就有人提著兩瓶五十多度的二鍋頭跑了過來。

“這是我家最後兩瓶酒了,這些夠不夠?”

那村民看著張東,邀功似的問道。

“麻煩了!”

張東隻是淡淡的應了一句,直接結果兩瓶二鍋頭返回院內。

至於酒夠不夠,他自然不知道,這還是要裡麵那個正在給人急救的年輕人說了算。

回到院子裡,張東正準備開口詢問,林二柱便看了看兩瓶酒說道:“隻有這兩瓶嗎?算了,湊合著用用吧!”

說著,林二柱結果兩瓶二鍋頭

打開一瓶直接一股腦淋在女人身上。

“哼……”

即便是在昏迷中,女人也被酒精刺激痛的輕哼一聲,臉色顯得十分痛苦。

但是林二柱並冇有停下動作,又將另一瓶酒打開,在女人每一處傷口上又淋了一遍。

似乎是適應了這種痛苦,這次並冇有發出聲音,不過臉上痛苦的神色又重了一分。

將兩瓶酒全部淋完,傷口處的血液清洗乾淨,凝固的血液也已經化開。

林二柱又讓人招來一塊乾勁的紗布,將女人傷口周圍擦拭乾淨。

這下,周圍的幾個人看的更加清楚,女人身上密密麻麻佈滿了傷口。

甚至又好幾處傷口深可見骨,還在往外流血,看起來十分恐怖。

“這簡直太殘忍了!夫妻之間怎麼會有這樣的深仇大恨?怎麼能狠下心下這麼重的手?”

韓月看見這些傷口,先是捂了捂嘴,眼中全是驚詫的神色,隨後嘴裡用有些顫抖的語氣說道。

很明顯,對於這樣凶狠殘虐的手段,心中也是氣極。

就連見過不少犯罪現場的張東,看見這一幕也是臉色直接變得十分沉重。

林二柱並冇有理會眾人的反應,而是取出銀針,右手幻化成一道幻影,將一根根銀針刺進女人關鍵的穴位上。

隨後,右手並起劍指,在女人身上幾個大穴飛快的點了幾下。

做完這些,林二柱感受了一些女人脈搏跳動的情況,神情變得放鬆了一些。

最後,林二柱又將手掌覆在女

人頭頂上,一股精純的真氣很快便湧遍女人全身四肢百骸。

片刻後,林二柱收回手掌,緩緩站起身來。

“二柱,她們的情況怎麼樣了?”

看見林二柱起身,韓月急忙上前一步,神情緊張的問道。

林二柱輕輕點了點頭道:“血已經止住了,命保住了,但是手邊冇有工具,這些傷口我冇法縫合!”

“至於身上的那些骨折,也需要工具固定,暫時先等專業急救人員來吧!”

聽到林二柱說母子二人的生命保下來了,韓月頓時鬆了一口氣,但臉上慍怒的神色隨之浮現。

“帶我進去看看那個凶手,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麼樣的惡魔,才能乾出這樣慘絕人寰的事情!”

話音落下,韓月便抬腳向堂屋中走去。

林二柱也是挑了一下眉毛跟了上去,他也想見識見識這個行凶者,。

在為母子倆治療的時候,林二柱胸中便積攢了一團怒火,現在也是時候該去釋放出來了!

走進堂屋,便看見兩個民警正坐在一個被僅僅拷在桌子上的男人對麵。

男人臉上染滿了血跡,那雙眼睛中到現在還充斥著一種快感。

很明顯,這樣殘虐母子兩人,讓他感到十分興奮。

“所長好!”

看見張東進來,兩個民警急忙起身敬禮。

“你們出去看著受害者吧,叫你們的時候再進來!”

“是!”

兩個民警應了一聲便走了出去,順手還將堂屋門給關上了。

“韓書記,這就是凶手柳大

生!”

堂屋門關上之後,張東先是向韓月說了一句,然後又衝男人冷喝道:“柳大生,這位是鎮上的韓書記,還不趕快將你犯下的罪行交代清楚!”

“嘿嘿……”

然而,柳大生卻隻是看了張東一眼,嘴裡嘿嘿一笑。

林二柱明顯注意到,在張東說起讓他交代罪行的那一瞬間,柳大生眼神中多出了一絲複雜和痛苦,但是很快就消失了。

“你……”

張東見柳大生這樣的反應,剛想出聲說什麼,卻被韓月擺了擺手製止了。

“很難想象,這樣一個普通的男人居然回事一個惡魔一樣的凶手!”

韓月聲音低沉的說道,但是在場的人都能聽出來裡麪包裹的怒火。

張東聞言微微一愣,然後沉吟了一下說道:“村裡人都說柳大生是中邪了,被什麼臟東西給纏上了,所以才忽然變成這樣!”

聽到這樣的說法,林二柱和韓月都是愣了一下。

反應過來之後,韓月卻是發出一聲冷笑:“嗬嗬……中邪?這樣的鬼話你也相信?”

“張所長,你可是執法人員,你怎麼能相信這樣的鬼話?”

韓月的質問,讓張東臉上生出一絲無奈的苦笑:“韓書記,原本我也是不相信的,甚至到現在還是心存疑慮的!”

“但是根據目擊者的描述,還有一些佐證,似乎都是指向柳大生是真的中邪了!”

聽到這樣的話,韓月心中也頓時產生一絲疑竇。

在破獲案情方麵,張東絕對

是更加專業的,也更加有判斷力。

連他都這樣說了,難道說這個凶手真的是中邪了嗎?

“你把目擊者叫來我問問,另外一些佐證也讓我看看!”

韓月還是不相信這樣的說辭,畢竟對她這樣的純粹無神主義者來說,什麼中邪之類的,都是胡言亂語。

張東聞言,拉開堂屋門便走了出去。

“吼……”

就在這時,銬在桌子上的男人卻忽然發起狂來,瘋狂的掙紮著,還衝韓月嘶吼著。

韓月被男人的舉動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往林二柱身邊退了退。

林二柱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不用害怕,隻是他自己的眉頭卻緊緊皺了起來。

這男人從麵相來看,似乎是真的像是中邪了。

印堂發黑,目光渾濁,身上還有一絲煞氣的陰寒氣息。

但是剛纔無意間流露的那一道眼神,看起來又不像是中邪的樣子。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就在林二柱疑惑期間,堂屋門被再次拉開。

張東帶著一個十七八歲的年輕人走了進來,手中還拿著一個不知道是什麼的小東西。

“韓書記,這就是那個目擊者,事發的時候他正準備來柳大生家串門,然後目睹了柳大生行凶的全過程,也是他報的警!”

韓月聞言,抬頭打量了一眼那年輕人,神色嚴肅的問道:“你叫什麼名字?你真的看到了柳大生行凶的全過程?”

“俺叫柳耀祖,是俺看見柳大生髮狂砍人的,也是俺第一時間報

的案!”

話音落下,柳耀祖見韓月點了點頭,然後便將自己看見的一切,倒豆子一般述說了一遍。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