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鄉村小傻醫 > 第一百七十七章:佛珠的由來

鄉村小傻醫 第一百七十七章:佛珠的由來

作者:南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4 02:22:46

-

方元友想要賴賬,但是架不住夏明生卻開口了。

原本方元友以為,自己好歹也是名醫,能給自己一些麵子。

但是,夏明生的話確實出乎意料。

“夏董……”

方元友尷尬的笑了笑,衝夏明生試探著說道:“要不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吧?我願意給這小……年輕人賠禮道歉。”

夏明生聞言,有些蒼白的臉上神情顯得十分平淡,但是說話間的語氣卻充滿威嚴。

“這麼說來,剛纔你讓我做見證就是在拿我開涮了?”

“不不不——”

方元友急忙擺手,大聲說道:“我不是這個意思,也絕對不敢拿夏董開涮啊!”

雖然他是幾乎能夠比肩國醫聖手柳布衣的醫聖,但也是不敢得罪夏明生的。

正是因為名聲大了,認識的人多了,所以才明白夏家的勢力究竟有多強。

不說彆的,光說夏家在商界的地位,在全省都能站在金字塔頂峰的位置。

而夏家背後還有省城張家。

夏明生這個人,即便他是醫聖,即便他在華夏中醫界的名聲很大,可也不是他能得罪得起的。

雖然方家的勢力也不小,但是和夏家比起來終究是小巫見大巫了。

想到這裡,方元友終究還是無奈的閉上了眼睛。

走到林二柱麵前,雙腿艱難的彎了下來,緩緩跪倒。

“林……先生,對不起!”

一字一句的吐出這六個字之後,方元友像是耗儘了渾身的力氣,整個人彷彿變成了霜打的茄子一般。

“方醫聖,你是不是還忘了說點什麼?”

林二柱依舊不依不饒,嘴角勾起玩味的笑容。

他雖然隻是一個山村青年,但是也不能任人羞辱。

今天他就是要讓眼前這倚老賣老的傢夥知道,什麼叫辱人者人恒辱之。

噗——

聽到林二柱的話,方元友隻覺胸口一陣氣血翻湧,一口老血直接噴了出來。

自己好歹也是堂堂醫聖,今天在夏家竟然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臭小子如此羞辱。

最重要的是,他還必須要按林二柱說的來做,畢竟賭約事先早就說好了,而見證人夏明生也在後麵看著呢。

“我……我方元友就是個沽……沽名釣譽的廢物……”

話音落下,方元友猛的深吸一口氣,從地上爬起來,提著自己的藥箱便小跑著向門外走去。

看那背影就如同一隻喪家之犬一般,真的是十分狼狽。

方元友走後,客廳中陷入一片寂靜。

方老以及周圍的傭人都是一臉呆滯的看著林二柱,神情中滿是不可思議。

在這之前,誰能想到這樣一個年輕人竟然能夠讓赫赫有名的醫聖方元友灰頭土臉的離開?

方老更是滿臉驚喜,畢竟林二柱可是他帶過來的,能鬥敗趾高氣揚的方元友,也算是間接的給他長了臉。

“咳咳咳……”

片刻後,夏明生虛弱的咳嗽了幾聲,然後抬頭仔細打量起林二柱。

良久,才緩緩開口說道:“林先生,難道說我的病真的和這串佛珠有關係?”

林二柱聞言,臉上浮現出一抹憨厚淳樸的笑容。

“其實,佛珠雖然是主要的原因,但還存在彆的誘因!”

聽到林二柱的話,在場的人臉上都露出了疑惑不解的表情。

林二柱則是不緊不慢地說道:“夏董,你這串佛珠應該是一件古物。”

“如果我看的冇錯的話,這應該是宋元年間的老物件了吧!我能知道這是從哪裡來的嗎?”

聽到林二柱竟然一語道破這串佛珠的年代,夏明生眼中閃過一抹濃濃的讚賞。

這在無形中,讓他對林二柱的信任又增加了幾分。

隨後,夏明生似乎是陷入了回憶之中,片刻之後娓娓道來。

“這串佛珠是三十年前,我還一窮二白的時候送給一個女人的,她一直都很喜歡這類東西!”

“四年之後,我和這個女人結了婚,後來還有了一個女兒,就是可心那丫頭,但是在可心三歲那年,因為一場意外,我的愛人撒手人寰!哎……”

隨著一聲長歎,夏明生臉上的神情變得十分落寞,雙眼也變得異常暗淡。

顯然,愛人的離世,即便是過去了二十多年,但是對夏明生的打擊依舊很大。

況且,當做定情之物的佛珠始終不離身,也能看出來夏明生對愛人始終是念念不忘。

“夏董對夫人真是始終如一,難怪這串佛珠對你來說這麼重要!”

林二柱微微一笑說道。

之前,林二柱看到這串佛珠的時候就有些納悶。

這串佛珠雖然說年代比較久遠,但是去並不算是什麼值錢的東西。

以夏明生的身份地位來說,這串佛珠和他遠遠不相配。

即便是信佛禮佛,也不至於將這種品相的佛珠看的如此寶貴。

夏明生輕輕點了點頭,看著手中的佛珠,眼中劃過一抹柔光。

“這佛珠不隻是定情之物,更是我愛人的遺物,看見這串佛珠,就彷彿是她一直在我身邊陪著我!”

那佛珠看起來光潔如玉,但是在林二柱眼中,卻有一團黑氣在佛珠中遊走。

這團黑氣給人的感覺十分陰冷,彷彿是極寒之地的萬年玄冰一般。

林二柱知道,這團黑氣就是藥神傳承的三部典籍中都有記載的煞氣。

“這串佛珠年代太久遠,最初的主人究竟是誰已經無法考證,但是如果我看的冇錯,這佛珠的第一任主人,一定是一個佛門的邪修!”

“這佛珠中一直隱藏的有一股煞氣,但是被人以十分巧妙的手段掩蓋了,一般人根本看不出來。”

“這煞氣很有可能是第一任主人,也就是那個佛門邪修留下來的,而後麵的每一任主人,應該都被這煞氣侵蝕過,而且每一個都不得善終。”

“久而久之,亡者的怨氣融合進煞氣之中,讓這股煞氣變得更加強大,在特定的條件下就會突然爆發!”

林二柱的話音落下,客廳中所有的人都是目瞪口呆。

誰能想到,就這樣一串看起來平平無奇的佛珠,竟然會有這樣的曆史?

可是這個年輕人又是知道的呢?

他是怎麼看出來的?

還有什麼亡者的怨氣和煞氣,這說的也太邪乎了吧!

但是,這些人都不敢擅自開口,而是緊閉著嘴巴,將目光投向夏明生身上。

而夏明生聽了林二柱的說話,臉上也滿是狐疑之色。

因為,他這一輩子都不相信什麼神靈鬼怪。

方老陪伴了夏明生這麼多年,自然知道他不相信這種事情。

於是也是疑惑的說道:“怨氣……煞氣?二柱,這聽起來不就是迷信嗎?”

還冇等林二柱說話,夏明生率先衝方老擺了擺手,他知道方老這是想讓林二柱換個說法。

“老方,無妨!讓林先生說下去!”

林二柱微微點了點頭,接過方老的話說道:“怨氣和煞氣並不是迷信的說法!”

“這些都是實實在在存在的,或者換個說法也能將其看做是某種特殊的磁場!”

“在中醫之道和相術中有同樣的說法,我們每個人身上都存在各種各樣的氣,每個人身上的氣場都各不相同!”

“中醫和相術都研究人的精氣神,而這個氣指的就是每個人身上形形色色的氣場!”

“比如一個經曆過戰火洗禮的軍人,他身上就有一股鐵血之氣,這便是一種煞氣,再或者一個殺人如麻的殺手,在他身上能夠感受到一股濃鬱的殺氣,這殺氣同樣也是煞氣!”

“可是,這佛珠的原主人因為本性邪惡,手上應該是沾染了無數無辜者的鮮血,久而久之,原主人本身的煞氣加上無辜者的怨氣,就變成了現在這種陰毒傷人的煞氣!這種無形中的氣場,時間長了自然會影響夏董的身體!”

聽完林二柱的這番話,夏明生心中頓時翻湧起了驚濤駭浪。

林二柱的說法,無論是從邏輯上,還是從一些專業知識上,聽起來都很有道理。

以前他根本不相信這樣迷信、神乎其神的東西,但現在心中有些動搖了。

難道,自己這治不好的怪病,真的是因為這串佛珠引起的?

難道,愛人的意外也是因為自己送的這串佛珠嗎?

就在這時,林二柱的聲音再次響起,讓夏明生心中堅守的東西,出現了一絲大大的裂痕。

“夏董不迷信這是好事,但是很多事並非迷信,就像風水之說,西方人也說華夏的風水學說是迷信,但夏董自己不還是非常看重風水的嗎?否則,夏家莊園建造時又何必花那麼多錢,專門請風水先生來研究呢?”

這番話,讓夏明生微微一愣。

是啊,自己一直不相信這些事,可是風水在有些人口中豈不也是迷信嗎?

但夏明生終究是在商界摸爬滾打那麼多年的人物,自然也不會被林二柱輕易的糊弄過去。

“如果照你這麼說,那這串佛珠我在手上把玩了二十多年,為什麼一直冇什麼事,直到最近幾年纔出現這怪病?”

林二柱早就料到了夏明生會有此一問,笑了笑,不假思索的回道:“這個問題就要說到更加玄妙的東西了!”

“夏董天庭飽滿,地閣方圓,年輕時候一身正氣,步入中年又位高權重,身上自有足夠強大的氣場能壓製這佛珠中的煞氣!”

“而到了一定的年齡,身體機能會大不如前,氣血也會出現一些虧損,這就讓佛珠中的煞氣有了可乘之機!”

“另外,如果我猜的冇錯的話,夏董第一次出現這種怪病的時候,應該是大病初癒不久,而這佛珠又在陰暗之處放了一段時間,重新拿到手上不久後纔出現的吧?”

聽到這話,夏明生滿眼震驚的看著林二柱。

顯然,林二柱說的一點冇錯!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