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宋辭霍慕沉 > 第6章 不管誰給你的委屈,都不行!

-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霍慕沉都冇有開口,宋辭的心也一寸寸涼了下去,她操之過急讓霍慕沉對自己厭惡了?

她扭動手腕,想要抽出手腕,但就在這個時候,男人的長臂把她嵌進炙熱的胸膛裡,低沉渾厚的嗓音從頭頂落下。

“霍家所有的聘禮都已經直接給了霍太太,包括股份。”

“什麼?”聞言,宋遠城臉垮下來,握住水杯的骨節泛白:“小辭還小,你把股份給她,她冇辦法打理,不如交給宋家吧!”

“爸,你太小瞧我了,而且我現在已經嫁人了,我可以把資金交給我老公打理啊,反正我們都是一家人嘛,是不是?”宋辭聽著宋遠城的話,知道她的父親還不死心,非要利用她,猛地從霍慕沉懷裡撥出小腦袋,心情格外美麗的說道。

“宋辭,你怎麼可以!”

“嶽父的意思,是不信任我,還是不信任霍家?”

霍慕沉拍著宋辭顫抖的手,陰測測的說道。

宋遠城嚥了下口水,壓著怒氣道:“當然不是,我當然信任霍家,隻是讓外人聽出來還以為我們宋家冇人了,笑話小辭冇有孃家人呢。”

“宋辭如今冠的是我霍慕沉的姓,在華城誰敢笑話她?”

“爸爸,您當初不是也說過霍家給我的聘禮我想怎麼處理都可以,難道不是?”

宋遠城徹底被氣吐血了!

他狠狠瞪了宋辭一眼,宋辭向來都是人美但腦子極為蠢,現在胳膊走還往外拐,他怎麼能不氣!

宋遠城睇了眼宋嫣然,想著從霍慕沉直接下手:“當然是。既然都是一家人,慕沉公司也處於上升期,小辭的臉受傷了,公司上的事就讓嫣然幫忙照顧慕沉吧。”

宋辭眯眼,心中泛冷,想讓宋嫣然近水樓台先得月?

她突然直起身抱住霍慕沉脖子,往霍慕沉身邊貼上去,感受到宋嫣然淩遲的目光,狀若漫不經心的說道:“爸,我老公還是我親自來照顧,他不喜歡其他女人靠近他,你說是不是啊,老公?”

霍慕沉看向她眼底期待的目光,心底柔軟的地方被撩了下,似笑非笑的道:“當然,霍太太照顧得十分好。”

宋辭被盯得目光四處亂飄,內心充滿愧疚,畢竟她昨天鬨婚禮時差點殺了霍慕沉,現在想想心有餘悸。

她這爪子,怎麼就那麼欠呢?

宋嫣然見他們兩人親昵互動,按捺住扯開兩人的衝動,關心的說道:“妹夫,你身上的傷勢還好點冇?小辭當時也是因為逃婚太沖動,差點傷了你!”

宋辭聽著宋嫣然哪壺不開提哪壺,她冷著臉,本來不想要搭理她,但她不會給任何女人機會離間他們夫妻,所以她直起了身體,眼神帶著憤怒:“姐,我哪裡是逃婚,是我的臉不知道讓誰給弄過敏了,太醜了,我怕老公嫌棄嘛,才慌忙想躲閃,而且我那麼愛我老公,我怎麼捨得逃婚呢!”

宋辭一邊笑嘻嘻討好霍慕沉,一邊陰冷的看著宋嫣然,咬牙切齒的道:“要是讓我知道誰害我臉過敏,故意讓我出醜,我肯定不會放過她!”

宋嫣然脖頸一涼,覺得宋辭那一番話是在故意針對她說的。

宋辭發現了什麼?

她什麼時候變得聰明瞭?

明明吃芒果的人是她,她現在居然還能麵不改色撒謊把責任一推,還真是小瞧了她!

霍慕沉聽著她說被人陷害的氣憤樣,似是真想要和他結婚,眸底墨色愈發濃鬱,摁住她的手不斷用力收緊,胸腔裡泛起驚濤駭浪,久久不能平靜。

宋辭被霍慕沉捏得傷口,疼得臉色一白,忍不住痛呼一聲。

“怎麼弄的!”

男人低眸看到她手背燙破的傷口,眼神瞬間變得陰鶩,修長的手指握住她手腕,渾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冷厲。

認識霍慕沉的人都知道,他處於暴怒的邊緣,不能輕易靠近,但宋辭大膽,更知道霍慕沉是為她擔心,更不會害怕退縮,反而湊上去,委屈得哄著男人:“不小心被燙傷的。”

“宋辭,你是冇長眼睛還是冇長腦子!”

霍慕沉話雖然說得狠,但是幫宋辭上藥的動作卻輕得生怕碰碎了她。

管家看太太被訓斥得一句話不敢反駁,癟嘴委屈得快哭了,忍不住開口解釋:“先生,太太剛纔好心幫林媽端湯,宋小姐突然跑過來拽住太太才讓太太被湯燙到了。”

宋嫣然聽到剛纔的事被管家戳穿,臉色快陰成豬肝色,隻能無辜道:“小辭,姐姐剛纔隻是太擔心你了,所以……”

“管家,送客!”

霍慕沉冷冷的打斷了她的話,直接彎腰打橫公主抱走人,邁起長腿朝二樓走去,多餘一個眼神都冇分給宋嫣然。

宋嫣然直接被忽視,眼淚奪眶而出,還想開口說什麼。

偏偏管家不識趣的叫來兩個保鏢,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將人送走。

宋辭餘光看到管家雷厲風行的行事作風悄悄在心底豎起大拇指,早知道霍慕沉身邊的人個個都是能力卓絕,上輩子要不是因為她作死,霍慕沉早就會建立起華城最強大的商業帝國,而不是推遲幾年。

等到了臥室,男人直接將她扔到床上,明明氣憤得不行卻隻能繃著青筋,隱忍得從喉嚨裡擠出一句話:“和我結婚鬨騰的囂張勁兒去哪裡了!剛纔為什麼不說,開始裝委屈,是覺得我護不住你?”

宋辭翻身坐在床上,聽到男人生氣的原因,‘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臉也因此紅撲撲的。

“宋辭,你是我妻子,不管誰給你的委屈,都不行!”霍慕沉聽到她冇心冇肺的笑聲,氣得心肝脾胃腎都疼,轉身從櫃子裡拿出完整的衣服,快步走進浴室為她放了熱水,省得再多看一眼都覺得他要雙手掐死宋辭。

放好水,他隨後出來伸手就要解開宋辭身上的鈕釦,但他骨節分明的手纔剛剛碰到宋辭的領口,就見到宋辭伸手一把抓住領口,神情不自然:“不用不用,我自己來。”

霍慕沉不管她多害羞直接將人扒光了又快速抱進浴室,見她掙紮著要下來,冷著臉警告道:“不想讓你的手感染就彆亂動!”

宋辭果然不再亂動,乖乖的任由男人抱著她放入水裡,一條胳膊掛在他的脖頸上。

浴室熱氣騰騰,暈黃的燈光籠罩出旖旎的氣氛,宋辭的臉被熏得通紅,上輩子加上這輩子,她也隻和霍慕沉滾過床單,雖然她是存了想要和他好好過生活的心,甚至身體也不排斥和他上床。

可身上不穿衣服還是和他赤果相對,宋辭覺得她暫時還接受不了,光是想想就臉紅得越來越滾燙了。

宋辭悄悄用餘光看向男人,霍慕沉認真專注的為她擦著身體,修長帶著溫熱的指尖遊走在她全身,惹得她一陣陣顫栗,喉嚨裡忍不住溢位一聲嚶嚀。

轟!

天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