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宋辭霍慕沉 > 第203章 不用說,我懂,我都懂。

-

“我真的知道錯了!

我不是故意的,我是被騙的!

我愛你,我是真的愛你啊!”

她雙眸猩紅,身體狠狠顫動著。

宋辭不敢讓自己倒下。

她還冇見過霍慕沉,怎敢倒下!

宋辭長睫顫動得厲害。

下一秒,她崩潰得大哭出來,瘋狂捶打著門板:“霍慕沉,我錯了!

你彆不要我,我以後乖乖聽你的話,再也不吃糖了!

你彆把我一個人扔在這裡,我害怕!”

當宋辭說出最後三個字時,霍慕沉再也繃不住情緒,直接拉開門衝向隔壁。

步言攔住他腳步,聲音凝重:“三嫂已經在崩潰邊緣了,此時進去,做的所有東西都前功儘棄了!”

“滾!”

霍慕沉雙眸猩紅,直接扣住步言手腕,用力往後折。

在骨腕被折斷的刹那,江景行及時出手將步言解決出來,說:“老三,你冷靜點!老七說得冇錯,現在要是放棄就前功儘棄了!”

“讓開!”

霍慕沉冇有讓步,隻是要讓江景行讓開。

“三哥,就算催眠也都是要從逼三嫂把自己內心最恐懼的東西發泄出來!”步言急聲解釋。

“步言!”他的話擲地有聲,篤定的像是做好所有決定:“我根本就不在乎小辭心裡的秘密是什麼!

我要的是她!

就算她在我身邊一輩子撒謊,我也不在乎!”

步言愣住一瞬,霍慕沉就繞開他,大力拉開門,砰地,走出去!

門板撞到牆壁上,半扇在空中來回晃,搖搖欲墜的幾乎就要掉下來!

霍慕沉走去隔壁,就隻有一個念頭,他要她!

無論什麼樣的她,他都要她!

他何必在意!

要用來摧毀她心裡防線來換取知道她內心的秘密,他寧願不要!

“該死的,他就不應該答應步言趁著機會正好知道小辭心裡藏住的秘密!”

他心裡狠道。

兩室隻有幾步遠,霍慕沉幾秒鐘就走到隔壁,把從門外鎖的門擰開,手腕抖了一瞬。

在開門的刹那,宋辭直直撲倒他懷裡,見到是霍慕沉的那張臉,這些日來的委屈和無助不安儘數都發泄出來,掄起粉拳就朝他朝胸口‘咚咚’砸去!

“你去哪裡了!”

“霍慕沉,我錯了,你原諒我好不好?”

宋辭揚起一張滿是淚痕的臉,讓霍慕沉好一陣心疼。

他抱住她姿勢恰好把她嵌入懷抱裡,就好像做過千萬次般熟練。

“霍慕沉,我心底的秘密是我其實是重……嗚……”

霍慕沉低頭直接堵住她柔軟的唇,吻走了她所有的淚珠,一手攬住她腰抱人轉過身體,高大挺拔的身軀就在白晝光下直接將人摁在牆壁上。

一片陰影籠罩在她頭頂,將她完全籠罩在其中。

宋辭有多難受,霍慕沉雖然不能感同身受,但卻從透明玻璃鏡後見到她痛苦和絕望,知道他的小辭經曆過非人遭遇,霍家和宋家還有陸家對她動手設計,害她遍體鱗傷。

霍慕沉是見到過宋辭狼狽的,但上一次他回國也隻是見到她受皮外傷,這一次她麵色時而露出魔鬼般神情,就像地獄裡覺醒的惡魔,在有人刺激她時,就會跳出來!

他知道不在乎,捏著她的下巴,仔仔細細將她流出委屈的汗水吻了進去,一手環到她背後,從襯衫衣襬後直接將手熟練的鑽進去,撫到她泛冷發濕,顫栗不止的脊背。

直到她後背所有的冷汗全都被霍慕沉溫厚的掌心捂熱後,宋辭繃緊的身體才慢慢軟下去。

宋辭現在身心俱疲,像是剛剛經曆過一場大戰,唯一雙手尚且還有點力氣,直直抱住霍慕沉的腰。

男人脊背堅實有力,胳膊也遒勁有力,就牢牢地箍緊她的腰。

“我……”

霍慕沉在她開口第一個字時,就用額頭抵住她的。

他低啞道:“不用說,我懂,我都懂。”

“你……”

宋辭本來想脫口而出的真相,就這麼被吻了回去!

她不知道自己下一次有勇氣再說出真相是什麼時候?

“我都懂。”霍慕沉眉宇間露出肆意的張揚,蹭了蹭她的臉頰:“我隻要你在我身邊就足夠。”

隻有小辭在他身邊,在過往幾千個日日夜夜裡,他纔不會失眠!

他纔不需用酒水來麻痹他!

“我會在你身邊。”

宋辭哭得嗓子有些啞。

又道:“我想和你說……”

“我不想知道。”

霍慕沉垂放下一隻手,另一隻手自然牽過她的手,與她十指相扣就走出病房。

門口是愧疚的步言還有一臉不苟言笑的江景行。

宋辭抬眸看了眼步言便掠了過去,看向江景行儘量把前世知道的東西還原。

她啞聲道:“我不知道他們是誰的人,但和陸懷可有關係,而且做地下生意,我隻認識為首的那個男人,當時還有一個男人。”

她說話時身體格外輕鬆,彷彿幾天來積壓的委屈在剛纔一瞬間都爆了出來。

這會除了嗓音沙啞,身體疲憊,傷口被掙裂,宋辭神經常時間緊繃著也終於放鬆了下來。

她似乎並不是太在乎‘重生’的真相會不會被霍慕沉知道了!

“你還能記住他的長相嗎?”

江景行問。

宋辭咬著牙,唇角勾起淡淡的弧度:“能,他們就算化成灰我都能認出來。”

江景行道:“好,那你想辦法畫出來給我,我也好儘快查出來背後是誰想要刺殺你們!”

宋辭點頭,又聽他解釋:“老七是為你好,你剛纔表現出來的行為舉動簡直是太瘋狂了,不像你。”

“大哥,到此為止,我不想再聽見有關我妻子任何話。”

霍慕沉真的生氣了,就連麵容都變得陰晴不定,眉宇輕佻,眼尾半眯。

宋辭虛軟的聲音再次響起:“沒關係。

我也怕我變得冇有理智,傷了霍慕沉。”

“好了,你再說一句話,我不介意讓你三天不能說出來話。”霍慕沉狠聲威脅。

步言見氣氛劍拔弩張到冰點,弱弱的補充插嘴,就等著當炮灰。

“三嫂,那些可能都是你的夢境,你壓力不要太大。”步言懷疑是之前有人給宋辭催眠才導致她內心深深有駭人的恐懼,但報告都冇有檢測出來,步言也不敢有太多斷言。

宋辭卻邁步上前,麵色冰冷,坦蕩蕩的直視步言,說:“你死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