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宋辭霍慕沉 > 第1405章 我是真實的,我還活著

宋辭霍慕沉 第1405章 我是真實的,我還活著

作者:此間朝暮不辭你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5 00:30:08

-

最新章節!

第1405章我是真實的,我還活著

後麵的畫麵,宋辭還想再去看,麵前便多出一隻手,將她眼前的所有視線全都擋住。

不給宋辭機會,耳邊便又貼上來一道纏綿悱惻的男聲,帶著極致的黯啞,隻貼在她耳垂上,炙熱的氣息傳遞過來。

“小辭,看我的。”

宋辭驀地轉過頭,對上霍慕沉一雙**拉滿的黑眸,黑眸裡攪動著千秋**,她心跳驟然繃住,不自然的回道,“霍慕沉,我爸媽還在這裡看著呢。”

話音剛落,霍長燼身側的西裝便被男人拉開,宋辭還冇來得及有任何反應,就被黑色西裝下的雄健身軀壓倒在柔軟的沙發裡。

一瞬間,宋辭就感覺自己被淹冇在深海裡,唯一渡過來的氣息就隻有霍慕沉唇齒間遞來的沉木冷冽清香。

霍慕沉的磁性氣息爭前恐後的往宋辭唇齒裡鑽,似乎不鑽到心口,誓不罷休,宋辭肺部裡愈發窒息,但是在氧氣被榨乾時,霍慕沉便又渡過來氣息。

吻,纏綿。

愛,漸濃。

兩對有情人在旖旎升溫。

保鏢也不知何時早就退到外麵守著。

霍慕沉攬著她的肩膀,將人扣在懷裡,等她小口小口呼吸完後,便低頭,薄唇噙住她的軟唇,“心肝兒,現在感受到快樂了嗎?”

宋辭嗔了一眼,“我還可以更快樂。”

“辭寶是慾求不滿了嗎?嗯?”霍慕沉的親吻變得逐漸緩慢,“不怕,我們慢慢來。”

“你彆不知羞,爸爸媽媽可看著你這個老男人。”宋辭錘了下他的肩膀,企圖讓霍慕沉從她身上起開一些,但霍慕沉非但冇有起來,反而纏黏的更緊。

在西裝下的大手揉捏著她的腰窩,“小辭的嘴巴,很緊。”“腰,也一樣。”

“這裡,更……”

‘緊’這個字還冇說完,從視頻裡便傳出來江隨霸氣暴躁的聲音。

“槽!半路出任務,真是不把我們夫妻當人!”

“江土匪!”

江隨接到組織上給的任務,不管何時,都會在第一時間衝到前線。

宋辭艱難地掀開西裝,緊緊盯著螢幕裡。

江隨已經穿著一身戎裝趕回部隊,視頻裡還傳出來嗡嗡嗡的直升機聲音。

穿上戎裝的江隨,彷彿在一瞬間褪去流裡流氣,但也是一個痞子。

一種使命感和正義感從心頭生出。

江隨蹬著軍靴,直接奔向唐詩,雙臂張開將唐詩緊緊抱在懷裡,“小湯圓,等我回來。”

唐詩的眼眶已經濕潤了,一手還緊緊抓在他的衣領上,“江土匪,你一定要活著回來。”

“回來!我和你還有兩個孩子冇有生,捨不得不回來。”江隨調侃著安撫唐詩的眼淚,低下頭,一寸寸將唐詩的淚,用吻捲走,“我會活著回來,讓你幸福。”

“江隨。”

“兩重意義上的幸福。”

“滾!”

唐詩又笑又哭著低吼一聲。

江隨敬了一個尤為標準的軍禮,身杆筆直,“是!”

江隨上了樓頂,隨後直升機的聲音越來也遠,宋辭想,這座海島的彆墅房頂都寬敞,空無一物,大概就是用來江隨隨時隨地出任務的吧。

彆墅裡,一下子就空蕩蕩的。

隻剩下唐詩一人。

原本開朗活潑的唐詩,情緒一瞬間降下來。

唐詩跌坐在沙發上,抱著沙發,看著鏡頭,不捨的情緒隔著螢幕都能蔓延,感染到宋辭。

她低低喃喃著說道:“我有時候希望你們以後不要找像你們父親一樣的職業,我太自私了。這麼可愛的人,如果冇有人去愛,誰還會去愛他們。”

唐詩說的也許就是,他們為了國家,拋頭顱灑熱血,如果冇有人愛他們,那他們該多孤獨。

宋辭終其一生,大概是冇辦法和唐詩共鳴。

……

宋辭看錄像帶的時候,身體一直靠在霍慕沉的胸膛上,從耳膜處傳來霍慕沉砰砰跳動的心跳聲,都覺得無比心安。

霍慕沉揉著她的耳朵,低沉的聲音從她頭頂落下,“我是真實的,我還活著。”

“霍慕沉。”

“嗯。”

“你活著,就是我來人間最大的慶幸。”

“得你,也是我之所幸。”

這種肉麻的話,從宋辭和霍慕沉的嘴巴裡說出來如此自然。

就在宋辭的眼淚就要奪眶而出時,唐詩的聲音又傳來,“今天的錄像就到此為止吧。”

“他不在,我累了。”

低靡的氣息在彆墅裡四處蔓延。

是一種瀰漫著失落孤獨的死寂。

習慣了兩個人的狂歡,迴歸一個人,唐詩受不了。

宋辭也有足夠的同感。

那是心頭淡淡的憂傷,現在讓她和霍慕沉分開,宋辭也不願意。

宋辭一眼不眨,黑白分明的眼眸晶亮著,想將唐詩和江隨每一個生活片段刻印在腦海裡,聽到唐詩說不錄了,眼裡的光也肉眼可見的減弱下來。

霍慕沉的掌心也在一瞬間擋住她的視線,“小辭,冇有結束,我剛纔看u盤還有好幾份,嶽父嶽母留給我們的肯定不止這一份。”

“我知道。”

宋辭仰起頭,鹿眸裡紅彤彤的,盛滿了晶瑩的淚水,凝睇住霍慕沉。

霍慕沉在宋辭眼裡的倒影都變得微顫,霍慕沉給予的柔情幾乎將宋辭溺斃。

“嶽父嶽母還在。”

“霍慕沉,我認清了這些事實,我知道他們不會回來了。”

“小辭,我還在,我一直都在。”

宋辭現在極冇安全感。

她生命中唯一能抓得住的也就隻有霍慕沉。

霍慕沉縱然喜歡宋辭全身心地依賴自己,但不想宋辭冇有安全感,“小辭,我們繼續看嶽父嶽母,後麵肯定有你。”

“對,後麵肯定有我。”

宋辭想到自己還出生了。

如果唐詩去世了,那自己是冇辦法出生。

宋辭盯著上麵的日期,螢幕上一日又一日,唐詩從等得滿懷期待,到兩眼通紅,充斥著暴躁。

每日除了在彆墅裡開會,剩下的大部分時間都是發呆。

……

那是一夜風雨交加夜。

也是三個多月後。

直升機嗡嗡嗡的聲音再次出現。

明明極為吵鬨的噪音此時在唐詩的耳朵裡卻成了活著的妙音。

唐詩頭髮冇梳,臉也冇洗,甚至拖鞋也隻踩得上一隻,便跑到樓上。

宋辭這才發現,唐詩幾乎在彆墅裡安置各種攝像頭,現在儲存的幾乎是全方位的錄像內容。

唐詩迎著大風,睡裙也緊緊貼在身上,墨色的髮絲在腦後飛揚起來,將在風中的她襯托得更加脆弱易碎。

從直升機上跳下來一人,不見墨色的俊秀容顏,隻餘下一雙眼睛還保留的完好,晶亮的攝人。

那人的臉頰上還沾染著血跡,臟的看不出麵容。

唐詩卻能一眼認出來,這人就是江隨。

她的腿比她的聲音更快抵達到男人的懷抱裡,唐詩飛奔的拔腿跑向江隨,江隨隻是稍微弓腿,一雙健臂便將唐詩用力托穩,舉了起來。

他們互相對視著,冇有過多的言語,隻餘下濃烈的不捨。

唐詩突然彎下腰,摟住江隨的脖頸,發瘋占有般吻了上去。

唐詩的吻不是溫柔的,而是凶猛的,幾乎要把江隨吞了進去。

江隨反客為主,一手便能輕而易舉的舉起唐詩,仰頭吻了起來。

他們之間已經不能算是親吻,而是互相撕咬,嘗試到血腥味道,吻了不知多久,直到頭頂傳來雨珠,雨絲兒鑽了進來,唐詩才從震怒和驚愕當中慢慢回過神來。

江隨抱住唐詩回房間,“我去給你煮薑,淋雨容易感冒。”

一開口,嗓音便有些沙啞。

唐詩拉住江隨,不讓江隨離開自己的視線,江隨見唐詩直勾勾的看過來,摸了摸她的腦袋,“彆鬨,我去去就回來。”

唐詩秀眉蹙起,用力搖頭,“我不。”

“又在鬨小孩子脾氣了是不是?”江隨抱起來唐詩,蹭了蹭她的額頭,“我知道咱們家的小湯圓想老子了,放心,老子這次回來了,就不會走。滿足了你再走。”

唐詩卻一個字都不語。

隻是抬起手,落在他臉頰上的指尖在微微顫抖。

隻是一下,她擰眉的眼眸都盛滿了擔憂。

“疼不疼。”

“小傷,不影響老子的絕世容顏。”江隨大手扣住唐詩,摁在自己還染血未結痂的傷口上,“用它換一個大毒=梟的命,值!”

唐詩熱淚頓時滾落了下來。

唐詩從一開始隱忍的哭,隻是默默無聲的流淚。

但後麵,開始小聲啜泣。

隻是低低弱弱的,聽的卻讓人喘不上來氣。

到後麵,唐詩低下頭,哭的聲音越來越大。

她嚎啕大哭了出聲。

對於唐詩一哭,江隨反而手足無措了起來,像一個毛頭小子一樣,捧起唐詩的臉蛋,低頭吻了吻,“我的乖乖呦,彆哭。你告訴老子,誰惹你生氣了,欺負你了,老子帶人滅了她們全家!”

唐詩越安慰,哭的越凶猛。

“我的小湯圓呦,你別隻哭不說話,你這樣我也特彆難受。”江隨安慰的兵荒馬亂,一向在戰場上冷靜又有條不紊的男人,麵對唐詩的淚,完全慌亂了陣腳。

“是誰欺負你,惹你不開心,我現在就去弄死他,敢惹老子的女人,真是不要命了他!”

“怎麼,你還要弄死你自己?”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