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宋辭霍慕沉 > 第1264章 我的大小姐,嗯?

宋辭霍慕沉 第1264章 我的大小姐,嗯?

作者:此間朝暮不辭你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23:20:40

-

第1264章我的大小姐,嗯?

“你第一個女兒,關念念,在宴會上惹到了我,剪了我的頭髮,我讓人當眾剃光頭髮,而且不止,霍慕沉帶我一起去撞車,撞翻了關念唸的車,活活把關念念撞到精神失常,最後被醫院診斷腦死亡。

不過你知道她為什麼腦死亡嗎?

我吩咐的。”

秦晟:“你!”

“你第二個兒子,霍殷離,在宴會上想要藉機殺何言,第二個目擊證人,結果被反殺,真是個愚蠢的人。

最後也是我命人把他的屍體稍稍處理了一番,送給了你。

怎麼樣,看著自己兒子的屍首分離,開不開心?”

“宋辭,閉嘴!”

“哈哈哈,隻是這麼一點點,你就受不了嗎?你販、賣|器、官,想過無辜的人也會痛苦嗎?”宋辭捂嘴淺笑,“我隻是稍微說了點,你還要繼續聽嗎?”

秦晟惱羞成怒,“你不知道你自己有個哥哥?”

宋辭不語。

“你敢動我,我就讓你最後一個親人也去死!”秦晟威逼利誘。

“你還有一個兒子,如果你敢動他,我就敢動他,讓他死無全屍,當著你的麵用剔骨刀一片一片的剮!”

宋辭眼底慍著怒色,瘋狂在眼底肆意生長。

“你冇資格動,這場賭注還是我贏!”秦晟咬字,惡狠狠道。

“我有!我有一千種辦法動他,你看我做不做出來!”宋辭眼底瘋狂,肆虐。

“宋辭,你是鐵了心不放過我!”

“你對我動手,就知道有這一天,你見不得光!”

秦晟氣急敗壞,“宋辭,你是非逼我把他供出來,是不是!

你以為我不好,秦家又有誰能全身而退!

既然你們全都查到了,那就知道秦家冇有一個人是無辜的,整個秦家就是這個產業鏈的頭目!

你現在應該知道秦家誰是頭目了吧!

我不好,我十惡不赦,秦宴也未必能好到哪裡去!

我死了,你猜會不會查到秦家頭頂?

秦宴那個老婆貌似才懷孕不到五月,孩子一出生就冇父親,是不是和你一樣可憐!

要是讓人知道他父親是個十惡不赦的人,他還會好過?”

秦晟吐了所有的罪惡,將最後一層遮羞布撕扯下來。

宋辭眉心皺緊,深深吸一口氣:“這不是你該考慮的事。”

“就算他想全身而退,他身上的罪行永遠都洗刷不乾淨,也永遠都跑不掉。他跑了,底下產業鏈的人哪個組織會放過他!”秦晟放肆大笑,“走上這條路,手腳不乾淨,就註定回不了頭!哪怕他再不想去做,也冇有回頭的權利!”

宋辭眉頭鎖死,胸口內捲起驚濤駭浪。

她眯眸,“沒關係。

我無所謂。”

“我要不要再告訴你一個秘密?”

“不用。”宋辭拒絕。

“可我偏告訴!”

秦晟現在就是:他不好過,誰都彆想好過!

他偏說:“秦宴原本姓江,江隨的‘江’,我留他一條命,讓他進入秦家,讓他不得不為了活命,隻能互相廝殺活了下來,他為了那個許星辰吧,被逼無奈地走上這條路,可那又怎麼樣呢,一樣全都被染黑了,再也洗不乾淨了,一輩子都揹負著一身的罪孽。”

秦晟本就想著,自己最後不能善終,就讓所有人陪葬。

讓霍慕沉和宋辭團滅的願望被嚴白川破壞了,那就讓她得知最後一個親人也會死了,折磨到她痛不欲生吧!

“江隨,一個為國|家做出貢獻,就連名字都不敢留下來的英雄,結果他的兒子是十惡不赦的犯罪頭目,哈哈哈,你說他們在地府相聚了,會是喜是悲呢!

我要把這些全都說了出去,全世界都知道一個刑|警|隊大隊長的兒子居然是罪犯!”

秦晟說完,宋辭的心難免不受到波動。

宋辭長長撥出一口濁氣,聲音平靜:“你有一個兒子,叫薑錦城。

他從小被你安排在薑酒身邊。

你也許殺了薑酒真正的親生哥哥,將薑錦城安插在薑酒身邊,結果你發現薑酒的出現影響了薑錦城。

生怕他影響你的計劃,所以你將薑錦城帶到京城的孤兒院。

你讓薑錦城欺騙許星辰,才讓許星辰和秦宴被迫分離,秦宴是為了奪回許星辰才被迫走上這條路的吧。

從頭到尾都是你在設計。

你到底想做什麼?

為了什麼?”

宋辭不解。

她和霍慕沉掙錢,也是工作狂,但霍慕沉隻是為了讓她過的更好。

她現在懷孕,霍慕沉也是半停工,公司隻是正常運轉,並冇有為了無儘的金錢而放棄背棄一切。

秦晟終於發出一聲長輩似的上位者笑容,為宋辭答疑解惑。

“這句話,你該去問問已經死去的霍老爺子。

他都可以頤養天年了,為什麼還要和我同流合汙呢!

人心不足蛇吞象,要不然罪惡怎麼產生?”

“你們心真的狠。”宋辭說。

秦晟似是聽笑了,“你要是我的女兒,那纔是真的好,所有人都會被你算計在內,恐怕就連霍慕沉都不是你的對手。

我給你配備人手,你有足夠聰慧的頭腦,還有足夠冷硬的鐵石心腸,最會算計人心,還會裝善偽裝。

你纔是白切黑。

可惜我生了那麼多,除了薑錦城有手段,其餘各個都是廢物!”

“多謝誇獎。”

秦晟給宋辭很高的評價,宋辭也欣然接受。

“不過,我們道不同,不相為謀,我做人有底線。你這次想動我的底線,才真正惹怒了我。”這次爆炸事件,如果冇有嚴白川及時出手,恐怕霍慕沉也會受傷。

她內心是自私的。

甚至可以接受江景行出事,秦宴出事,乃至任何一人。

可唯獨不能接受霍慕沉也被算計其中。

秦晟下手對象搞錯了。

宋辭慢裡斯條的高貴道:“鹿死誰手,試試。

你死了,我就可以讓你成為頭目。

所以輸的人,始終是你。”

話落,宋辭不給秦晟再說話的機會。

再抬頭,彆墅內保鏢用一種敬畏的眼神看向她,有幾分陌生感。

宋辭全然不在乎。

這纔是真正的她。

她的確比霍慕沉更冇心。

霍慕沉端了一盤水果給她,還刻意擺了盤,雕刻了花朵,真正的心靈手巧。

“談好了,我的大小姐,嗯?”

“霍先生,扶我上樓。”

宋辭抬起一隻手,霍慕沉無奈一笑,將手臂遞過去,恭恭敬敬地伺候家裡小祖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