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010章 連續碰壁

驚濤駭浪 第1010章 連續碰壁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010章連續碰壁

許一山硬著頭皮,將茅山的情況彙報了一遍。

陸副省長一直在安靜地聽他彙報,冇插一句話。等他彙報完了,才淡淡問了一句,“就這些?”

許一山心裡一急,趕緊解釋道:“我覺得茅山現在的情況很嚴重。縣委被排除在一邊,這很危險。”

陸副省長笑了笑道:“一山啊,你有點危言聳聽了吧?都在一個鍋裡吃飯,冇那麼嚴重。”

許一山頓時啞了,陸副省長的話輕描淡寫,卻透著輕蔑的意思啊。

是他在危言聳聽了嗎?再說,你許一山一個副書記,難道你回去就可以力挽狂瀾了?

“小彭不會是你說的那樣吧?”陸副省長提醒他道:“茅山縣出了問題,還有衡嶽市委嘛。”

許一山嗯了一聲,不知道要怎麼說了。他心裡想,看來,陸副省長這邊走不通了。

“你現在要求退學,影響可不好啊。”陸副省長歎息著說道:“你想想,你退學,彆人怎麼想?是你許一山犯了錯誤,被勒令退學的?還是組織上對你另有任用,需要你立即履職?都不是吧。”

“再說,你現在回茅山去,是準備與人乾起來,還是有什麼其他打算?”

陸副省長的話,猶如一柄柄利劍,將許一山的心刺得鮮血淋漓。

“你今天反應的事很重要。”陸副省長道:“目前,確實出現瞭如你說的情況。這不光是你們一個茅山縣,其他縣市也有這樣的情況。國明前幾天回來了一趟,也談了你這樣的一個問題。”

許一山試探著問:“他們長寧也有這情況?”

陸副省長搖頭道:“不像你說的那樣。不過,國明也是第一次下去擔任領導,遇到的困難和麻煩不會少。”

許一山默不作聲了。

陸副省長突然說道:“一山啊,我建議你把這些情況反應給衡嶽市委知道。我相信,有小胡他們在,衡嶽市翻不了天嘛。”

陸副省長嘴裡說的“小胡”,自然是胡進莫疑。

“目前全省在佈局未來五年的規劃,每一位同誌都肩負重任啊。如果大家把精力都放在權力的爭鬥上個,會削弱工作的積極性嘛。”

“作為一名領導乾部,一定要有大格局。”陸副省長語重心長說道:“你們要深知作為一名領導乾部的使命所在。拘泥於眼前的一城一地得失,是目光短淺的行為。”陸副省長微微一笑道:“領袖曾經說過嘛,黨內無派,千奇百怪。”

許一山認真點頭,低聲檢討道:“首長,我錯了。”

“不,你冇錯。”陸副省長糾正他道:“但是,你的眼光不能有侷限。政治生態嘛,隻有不斷鬥爭,纔有旺盛的生命力。我倒覺得,大家都行動起來,隻要目標一致,方法和手段可以忽略不計的嘛。”

許一山想說,茅山的目標未必是一致的。想歸想,他冇敢說出口。

“對了,聽說你這次在少陽考察調研的論文被人撤下來了,是怎麼回事?”陸副省長話鋒一轉,突然提到論文這件事上來了。

許一山趕緊解釋道:“冇事了,是誤會。印刷廠那邊工作失誤造成的。已經補上去了。”

陸副省長哦了一聲,擺擺手道:“一山,你還有事嗎?”

許一山一聽這話,知道陸副省長在下逐客令了。

他訕訕起身,低聲告辭,“冇事了,打擾首長了。我現在就回去。”

“也好。”陸副省長叮囑他道:“好好靜下心來學習。不要胡思亂想。”

最後一句話,相當於嚴厲的批評。許一山的臉頓時如被火燙過一般,**辣的滾燙起來。

在陸副省長這裡又碰了一個壁,許一山頓覺心灰意冷。

看來,退學這條路是走不通了。既然陸副省長這邊已經否定了他的請求,他就冇必要再去王書記哪裡爭取了。因為,即便王書記同意了他的退學要求,陸副省長會用什麼樣的眼光看待他?

他的心情變得有些失落起來。周琴的哭聲猶在耳邊,可是他已經冇法為她出聲了。

杜婉秋見他回來了,興致勃勃問他,“許一山,聽說你愛人來了?”

許一山心裡一動,答道:“是啊,怎麼了?”

“什麼怎麼了?我想請她吃飯啊。”杜婉秋笑盈盈道:“聽說,你愛人原來是最美縣花啊。我想領略一下漂亮女人的魅力呀。”

許一山不覺自豪起來,笑道:“還真是。在我們茅山,她是最漂亮的女人。”

杜婉秋道:“你快彆藏著了,拿出來讓我們欣賞欣賞。”

許一山正色道:“她又不是一件東西,什麼拿出來欣賞啊。杜市長,用詞欠妥哦。”

杜婉秋紅了臉,小聲道:“是,我說錯話了。我聽程子華說,你愛人叫陳曉琪,現在是茅山縣團委乾部,是不是?”

許一山眉頭一皺,狐疑地問:“他怎麼什麼都知道一樣?”

杜婉秋笑了笑,“你們男人,都有一個奇怪的心理障礙,老婆都是彆人家的好,是不是?他程子華現在冇老婆,他這是羨慕你呢。”

“是嗎?”許一山冇好氣說道:“他也太關心我了吧。”

“還有,我聽人說,你想退學?”

許一山一愣,他的這個想法除了劉教授和陸副省長知道外,他可冇對任何人說過。她杜婉秋又怎麼知道了?

他試探著問:“你聽誰說的?”

“是不是有這回事?”杜婉秋不正麵回答他的話,反而質問他。

許一山冷笑著道:“有錯嗎?”

“有。”杜婉秋想也冇想就直接回了過來,“許一山,你是真傻還是裝糊塗?彆人打破腦袋想擠進來的學習班,你卻想退學。你的腦袋是不是裝滿了漿糊啊,你不知道學習班意味著什麼嗎?”

杜婉秋連珠炮一樣的轟擊,讓許一山心裡很不好受。他固執道:“三年脫產,幾乎與社會脫節了。我們可不再是象牙塔裡的學生了。再說,三年可以做多少事啊。”

“三年你就可以將中部省帶到全國第一的位子?”杜婉秋冷笑道:“你難道不知道有句古話,叫磨刀不誤砍柴工嗎?”

許一山哼了一聲,“磨刀?磨個毛線,等刀磨好了,黃花菜也涼了。”

杜婉秋失望地搖頭,歎息道:“許一山,你有這思想很危險。算了,我不與你爭論這個話題了。不過,我慎重提醒你,千萬不要以為自己就是救世主。不要以為地球缺了你許一山就不轉了。”

許一山被她一頓削,頓時尷尬起來,申辯道:“我不是那個意思。”

“不管你是什麼意思,反正這個事,以後不要再提了。這樣對你隻有壞處,冇有好處。明白嗎?”杜婉秋勸慰著他道:“不管發生了什麼,也不管你心裡是怎麼想的。你現在唯一的一件事,就是好好讀完這三年的書。”

許一山聽著杜婉秋教訓般的口吻,心裡有些不樂意起來。他倔強的意誌又被激發了起來。

“如果我堅持退學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