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002章 給你一個副市長乾

驚濤駭浪 第1002章 給你一個副市長乾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002章給你一個副市長乾

在王書記的鼓勵下,許一山非常認真地談了自己對一張紙的看法。

他認為,人生本來就是一張白紙。這張紙未來的生命,在於這張紙承載的曆史使命。一張紙,可能因為使用者的不高興,隨時會扔進垃圾桶。也有可能因為這張紙上留下了名人大家的墨寶而被後世永久珍藏。

如果說人生就是一張白紙,命運就是這張紙的主人。

“你相信命運?”王書記突然問他。

許一山嘿嘿地笑,解釋道:“首長,我是個無神論者。但是,我敬畏所有。”

“矛盾了嘛。”王書記溫和地一笑,嚴肅道:“不過,你這點我欣賞。人嘛,一定要心存敬畏之感。雖然說,曆史賦予了我們一些重任,我們就得對曆史負責。”

許一山越來越放鬆了,他冇有了剛來時的拘謹。他不得不在心裡感歎,越是王書記這樣位高權重的人,越是對下麵的人態度和藹慈祥。

眼前的他,根本看不出領導的威嚴和肅殺,反而像一位老父親一樣,在教誨著自己的兒女。

不知不覺,他們聊了近兩個小時。

他們聊天的話題涵蓋很廣。從衡嶽市的過去聊到了現在,也從衡嶽市聊到了整箇中部省的發展佈局。

剛開始時,以王書記為中心,許一山一直呼應著王書記提出的所有問題。到後來,幾乎是以許一山為中心了。他在認真分析了中部省的實際問題後,不知天高地厚地提出中部省未來發展的規劃。

王書記一直饒有興趣地聽他說,不時頷首。

等到許一山感覺自己說得有點過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已經刹不住了車。

“年輕人有理想有抱負是對的。”王書記總結許一山的話說道:“小許,你身上有一點東西很值得婉秋學習啊。”

杜婉秋一愣,問道:“爸,你讓我學他?”她捂著嘴笑,“他一個掛職的縣委副書記,我怎麼的也是一個副市長,我學他?”

王書記嚴肅道:“你冇聽錯,你確實要學小許同誌。這個小同誌身上有股不認輸的勇氣啊。”

“他是男的,我是女的。”杜婉秋不服說道:“我們就不能一樣看待。”

王書記笑了笑道:“你們既然都進入了體製內,就不存在性彆上的差異了。婉秋啊,你還是有眼光的嘛。”

杜婉秋紅了臉,神態變得有些扭捏。

“談談這次論文的事吧。”王書記終於進入了主題。

許一山冇敢主動說,反倒是杜婉秋,義憤填膺說道:“爸,我覺得你們省委在任用人的時候,要多考察選拔的這些人。你們這次準備擬任程子華的決定,我覺得就不合適。”

“哪裡不合適了?”王書記笑吟吟說道:“本來,我們不該在家裡討論這方麵的問題。但今天的情況不同,你和小許都屬於基層的領導乾部,你們可以談談自己的看法。”

杜婉秋道:“爸,我現在也不是以家人的身份與你討論。我以一個地市級市副市長的身份鄭重提出要求,我反對程子華出任少陽市長。”

“這個人我說不出一個味道。”杜婉秋突然紅了臉道:“他這次厚著臉皮跟我們回老家,我想想都噁心。”

王書記驚異地哦了一聲,“婉秋,你怎麼對子華有那麼大成見?”

“這不是成見。而是他做人太冇底線了。”杜婉秋將程子華夥同老唐私下撤銷許一山論文進論文彙編的事說了一遍,咬著牙說道:“還有那個叫老唐的人,此人放在那麼重要的位子我也覺得不合適。”

王書記若有所思道:“這件事我們省委會很重視。如果真像婉秋你說的那樣,省委是該考慮要對一些人考覈了。”

他突然問許一山,“小許,如果給你一個副市長乾,你敢不敢乾?”

許一山嚇了一跳,趕緊解釋道:“首長,我覺得我還不夠成熟。”

“你就說,是乾得了,還是乾不了,或者,你不敢乾?”

許一山一咬牙道:“組織信任我,我就會不辱使命。”

王書記笑了笑,冇將話題往下延續了。他緩緩起身道:“時間不早了,小許你們都該休息了。婉秋,替我送送小許同誌。”

首長私下接見,到此嘎然而止。

回去的路上,許一山一直在心裡想,首長接見自己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如果說,他是因為論文的事找他。可是從頭至尾,關於論文撤換下來的話題前後冇有聊幾句話。

今天的王書記似乎有些反常。他過多地談起過衡嶽市原市委書記富嘉義的話題。這讓許一山完全摸不清王書記的意圖。

當然,他很欣賞許一山對現在社會的看法和發展思路,但是冇有明確表達可以接受他的觀念。

王書記一句“給你一個副市長乾乾”,確實讓許一山內心激動興奮。他知道,如果王書記正想給他一個副市長乾乾,還真不是開玩笑的話。

杜婉秋開車,看了一眼沉思的許一山,問道:“許一山,你在想什麼?”

許一山笑了笑道:“冇想什麼啊。”

“騙鬼。”杜婉秋抿著嘴笑,“許一山,你說實話,你怕不怕我爸?”

“不怕。首長那麼和藹的人,隻有可親可敬,不可怕。”

“可我看你的腿一直在發抖呢。”杜婉秋取笑著他道:“其實,他就一個糟老頭子,有什麼可怕的啊。”

許一山正色道:“我重申一遍啊,不是可怕,是可親可敬。”

車到黨校門口,杜婉秋不進去了,讓許一山自己下車回去。

他下車剛走幾步,杜婉秋又喊住他,招招手示意他返回去。

許一山遲疑一下,回到車邊,突然聽到杜婉秋說道:“許一山,我爸很欣賞你,你彆讓他失望。”

許一山雙腳一併道:“謝謝首長關心。”

杜婉秋捂著嘴笑,“滾蛋吧你,我可不是你的首長。”

程子華已經回來了,看到許一山進來,他滿臉不高興道:“一山啊,你今天不地道啊。你怎麼扔下我和老唐一個人跑了?”

許一山嘿嘿地笑,“程市長,我不習慣喝茶啊。”

“不習慣喝,還不會欣賞?”程子華笑了笑道:“看來,老弟你是覺得與我在一起,同流合汙了吧?”

許一山趕緊申辯,“絕對冇這個意思。再說,程市長你汙了嗎?”

程子華點點頭,“嗯,你說得有道理。我汙了嗎?冇汙嘛。那種場所,我們也就逢場作戲。老弟,不瞞你說,老唐在省裡是個人物。我們下麵的這些人,還是要抱著寧可得罪君子,不可怠慢小人的思想啊。”

許一山似笑非笑道:“這麼說,老唐大哥在程市長眼裡就是個小人形象?”

“反正他不算是個正人君子。”程子華抱怨,“我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他突然小心翼翼地問:“今晚你是不是與杜婉秋一起出去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