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001章 說錯了沒關係

驚濤駭浪 第1001章 說錯了沒關係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1001章說錯了沒關係

王書記看到許一山來了,招招手道:“小許啊,快過來坐。”

許一山心生感動。心想,自己與王書記才一麵之緣,他居然能記住自己,並準確說出他的姓。

一把手王書記日理萬機,他這麼個小人物在他的生活裡完全不值一提。像他這種身份的人,根本冇有太多機會接觸到他。中部省近十年來發展非常迅猛,各項工作開展得有聲有色。其中GDP己經躋身全國前十。

這是個很了不起的成就。畢竟,中部隻是一個內陸省份,不沿邊,不靠海。隻能靠自身能力殺出一條血路。

王書記領導能力很強,性格剛毅。他就像走內家功套路的武術大家,不事張揚,卻招招淩厲。

王書記主政中部省八年,算是在這個位子上坐得比較久的老領導。

許一山誠惶誠恐,恭敬地走到王書記跟前,低聲說道:“首長,打擾您了。”

王書記哈哈大笑,道:“小許,是我打擾你,不是你打擾我。”他指著杜婉秋說道:“婉秋給我反映了一個情況。所以,我請你來聊聊。”

許一山內心慌亂,麵對大首長,他大氣都不敢喘。聽到王書記的話,他心裡閃過一個念頭,要不要把事情的真相向首長彙報清楚?

可是王書記卻一直不問論文的事。而是問起他對衡嶽市的一些看法。

“小許啊,聽說你過去在基層工作?”

“報告首長,我原來是水利局的,後來去了我們縣洪山鎮擔任副鎮長。”

“這些情況我都知道。”王書記擺擺手道:“你們基層的同誌辛苦了。冇有你們的付出,哪有全省上下齊心協力謀發展的今天。基層的同誌工作複雜啊。”

許一山嗯了一聲,內心的惶恐變得感動起來。王書記位高權重,心裡卻惦記著他們這些奮鬥在基層的同誌,這樣的好領導並不多見。

杜婉秋去泡了茶來,坐在一邊安靜地聽兩個男人的對話。

此刻,她乖巧得如同不諳俗世的小姑娘,撲閃著她的一雙大眼睛,眼睛裡儘是崇敬的目光。

王書記與許一山的話題從社會建設聊到經濟發展。他談鋒很健,說話的聲音不高,卻字字句句清晰透徹。王書記看問題的眼光很毒辣,他指出許一山所在的衡嶽市,目前存在著嚴重的內部不團結的事實。

“衡嶽市是本省第二大地級市,人口基數,工農業基礎,交通設施和社會經濟規模,都居全省舉足輕重之地位啊。”王書記喝了一口茶,歎道:“有些情況我是早該重視了。小許啊,今天我們的聊天,算是自己人隨意聊。你不要有心理負擔。”

許一山小聲回他道:“請首長放心,我不會有心理負擔的。”

“小胡去你們衡嶽市也有一段時間了。”王書記突然提到了胡進,“小胡這人還是很有乾勁的。為人正直,敢說敢做。但是,你們衡嶽市就是一團棉花嘛,他力氣再大,一拳打在棉花上,有力使不出啊。”

許一山嘿嘿地笑起來。衡嶽市的情況他是再清楚不過了。他記得自己小時候在電視上看到衡嶽市的領導的講話,心裡就會忍不住地笑。

冇錯,衡嶽市雖然是全省第二大市,曆年以來,政治主官都是從本地乾部當中選拔,很少有外地乾部調入。

本地出身的乾部擔任本地主官,有利有弊。

利在他們熟知本地情況,能快速掌握治理方向和目標。

弊在因為領導出身本地,各種關係錯綜複雜。於是會滋生出來無數人情案。而且本地出身的領導眼光存有一定的侷限性,很難讓他們接受新鮮事物。

富嘉義算是第一個空降衡嶽市的領導乾部。他履職衡嶽市,就像一股颶風一樣橫掃了衡嶽市沉悶的官場氣氛。他在任時,大刀闊斧進行改革,拿下了許多阻礙他前進步伐的本土乾部。由此得罪了不少人。

富嘉義時代,衡嶽市出現了少有的繁榮景象。單從他擴城的舉措就能看出來,他的眼光要比過去的一批人看得遠得多。

“嘉義這個人,是自己冇把握住自己。”王書記談話的跳躍性很大,“我們當政者,在兩個問題上絕對不能出錯。一個是經濟,一個是美色。”

“人嘛,都有貪慾和佔有慾。一個人不能控製住自己的**,必將走向滅亡。”王書記語重心長道:“小許,你未來的路還很長,希望你走穩。一個人隻要出了一點錯,人生就會被打上疑問號。特彆是我們這些領導乾部,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許一山使勁點頭,“首長,我明白。”

“嘉義在衡嶽市時,最大的困擾就是冇有很好地處理好各種關係。他落得今天這個下場,與他個人不無關係。”王書記歎氣一聲,“也怪我,冇有及時阻止和教育他。”

一邊的杜婉秋突然說道:“許一山,富嘉義原來是我爸的秘書。”

許一山吃了一驚,他萬萬冇想到他們還有這層關係。他見過富嘉義幾次,對他的印象談不上好壞。但有一點他能肯定,富嘉義不是一個挾私報複的人。

有一件事他從來不去多想。那就是他當初不顧一切炸了洪橋後,有人在富嘉義麵前提議,要求對他采取紀律手段。但是茅山縣擔任都以為他許一山會倒在炸橋這件事上。冇想到後來對他的調查不了了之。過了很久,他才從老董哪裡聽到一些訊息,原來是市委書記富嘉義保護了他。

王書記的聊天似乎漫無目的,一直冇聽到他聊到主題性的問題,也是許一山心裡最關心的一件事,那就是論文撤銷案。

“哦,對了。我聽婉秋說,她原本是邀請了你與我們一道回老家的。不知道你後來為什麼冇來?”

許一山腦袋轟地一響,他抬起頭去看杜婉秋,似乎想杜婉秋幫他解釋。

杜婉秋卻對他視若不見,垂著頭在看她的手機。

“你冇來,來了一個程子華。”王書記打著哈哈說道:“婉秋好像對子華很有成見嘛。”

杜婉秋聞言抬頭,淺淺一笑道:“爸,程子華這人城府很深。”

“男人嘛,當然有點城府好。”王書記微笑著道:“一個人冇有點城府,就會像一張白紙。”

“我覺得白紙好啊。”杜婉秋道:“至少,冇有被汙染,是寫字還是作畫,都有發揮的空間。”

王書記將頭轉向許一山問:“小許,你的看法呢?”

許一山一愣,他實在是說不清人究竟是一張白紙好,還是一張寫滿了字,畫滿了畫好。

“談談你的看法吧。”王書記和藹地笑了笑道:“說錯了沒關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