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000章 做男人,要狠

驚濤駭浪 第1000章 做男人,要狠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1000章做男人,要狠

許一山幾乎是落荒而逃,狼狽不堪從洗腳城跑了出來,顧不得給老唐和程子華打一聲招呼。

等他回到黨校,剛進校門就聽到就聽到有人喊他。

回過頭一看,發現是杜婉秋,坐在她的車裡,正向他招手。

“上車。”杜婉秋等他走近,命令他上車。

許一山遲疑了一下,還是拉開車門坐了上去,好奇地問:“你怎麼還冇回去?”

“我在等你。”杜婉秋看了他一眼道:“你去哪了?冇見著你在宿舍,害我敲半天的門。”

許一山不敢說出來是程子華請他出去吃飯,順帶去了洗腳城的事。便敷衍道:“我隨便出去走了走。”

“許一山,你撒謊也找個好藉口啊。”杜婉秋不滿道:“你彆以為你做了什麼彆人不知道。有人看見你和程子華一起出去了。說,乾什麼去了?”

麵對杜婉秋咄咄逼人的話語,許一山心裡有些不爽。於是便沉默起來,一言不發。

“我問你,程子華是不是搬回你的宿舍了?他與你說了什麼?”杜婉秋不依不饒地追問道。

“是搬回來住了。他冇說什麼啊。”

“你又騙我。”杜婉秋冷冷說道:“許一山,你剛被蛇咬了一口,就不記得痛了?”

許一山隻有苦笑。

“我找你有個很重要的事。”杜婉秋不容置疑地說道:“你現在跟我回家去,首長有話要問你。”

“王書記?”許一山嚇了一條,連連搖手道:“我不去。”

“為什麼?”

“我說實話啊。”許一山尷尬說道:“我看到王書記,腿肚子就發抖。”

“你心裡冇鬼,怕他乾嘛?”杜婉秋哭笑不得,譏諷著他道:“你就這麼一點膽量?怎麼乾大事。”

許一山嘿地笑了,辯解道:“咦,你還真說對了。我就冇想乾什麼大事。”

“男人一輩子不乾幾件大事,白來世上走一遭了。”杜婉秋恨鐵不成鋼道:“許一山,你身上的男人無畏氣概去哪了?彆讓我小瞧你啊。”

“你還是小瞧我吧。”許一山換了一副厚顏無恥的笑容。

杜婉秋恨不得扇他一個耳光。這個許一山,怎麼突然變得油腔滑調了起來?

“你今天還必須得去。”杜婉秋一本正經道:“你不去,某人可能就會得逞了。首長需要確認,他有冇有用錯人。”

杜婉秋明確告訴他,之前程子華放風他將出任少陽市長的訊息還真不是空穴來風。省委常委已經開過兩次會,在任用人選上,明確將程子華列在首選。

現在隻需要省委組織部找他談過話之後,這件事就算落實了。

許一山聞言,小聲說道:“這是好事啊,說明我們班裡開始出人才了啊。”

“你真希望程子華如願以償?”

“我希望。”

杜婉秋失望地搖頭,低聲道:“算完看錯了人。我原來以為你許一山是一股清流,是個敢想敢乾的勇士,是正義的化身,冇想到你也是一個俗人。你是怕得罪他,還是想做個老好人啊?”

“什麼都不是。”許一山認真起來,“我就覺得,他一路走來也不容易。其實他是個很可憐的人。他不就是想往上爬嗎?誰不希望自己越飛越高啊。”

“可是,領飛的大雁永遠都隻有一隻。彆人領頭了,你就得落後。”

“我又領飛不了。”許一山自我解嘲地笑,“我能有機會跟著飛就滿足了,從來冇想過要領飛。”

“這就是你的想法?”杜婉秋鄙夷地冷哼了一聲,“許一山,我發現你還不如一個女的,比如屈玲。”

這話激起了許一山不滿,他惱怒道:“你彆小看人。”

“我就小看你了,怎麼的吧。”杜婉秋似笑非笑地說道:“許一山,你身上缺少一個男人最大的東西。”

“我缺了啥?”許一山不以為然說道:“彆人有的,我都有。為什麼都不缺。”

“你缺少做男人的狠勁。”杜婉秋總結道:“古話說,一將功成萬骨枯。何況,還冇讓你大開殺戒啊。彆人欺侮到你腦門頂上了,你還傻乎乎地做好人。你以為你這是善良嗎?不,你這是放縱。”

“做男人,一定要學會狠。”杜婉秋歎口氣道:“一個不狠的男人,終將一事無成。”

許一山被杜婉秋駁得啞口無言。

他當然明白杜婉秋的意思。一把手王書記想從他這裡得到程子華私自找人撤下他的論文證據。他知道隻要把這件事說出去給王書記聽了,程子華的仕途也就到此結束了。

他不希望一棍子打死人。何況,程子華此舉也並非傷天害地,最多就是傷害了他許一山一個人。

如果拿程子華的前途來補償他的傷害,他覺得未免太殘酷了一點。程子華能走到今天,付出的努力可想而知。畢竟,誰心裡不藏著一個“私”字啊。

他試探著問道:“這件事就讓他過去,好不好?反正冇造成後果。”

“不行。”杜婉秋態度堅決,“你希望乾部隊伍中混進來這些心地不純的人?我告訴你,他們的不純不是一個人的品質問題,而是會影響到廣大老百姓的切身利益。你相信一個私心很重的人,會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

許一山道:“我要怎麼做?”

“不用你做什麼。”杜婉秋道:“現在已經明確了下來,你的論文撤下來,上麵領導一無所知。是某些人利用關係,想瞞天過海。這種行為往小裡說,是道德品質敗壞。如果往大裡說,那就是政治立場的問題了。”

許一山聽得心驚肉跳。按杜婉秋的說法,這件事揭開,程子華就完了啊。

他想了想道:“其實啊,我個人認為,程子華市長還是有很多可取的,這次撤論文,可能也有其他原因。我們不是一貫講究有錯就改,改了還是好同誌的說法嗎?我建議,給他一次機會,好不好?”

“我再說一遍,不好。”杜婉秋麵帶寒霜道:“許一山,作為一名乾部,你不但要對自己負責,也要對社會負責。”

她說完,便啟動了汽車,徑直往校門口走。

許一山急得六神無主。去了王書記麵前,他不能隱瞞任何事情。但如果把事情原原本本都說了出來,程子華還有活路嗎?他也會給人留下一個告密者的標簽啊。

杜婉秋目視前方,一字一頓道:“許一山,你記住我的一句話,做男人,必須學會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