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996章 鄉巴佬

驚濤駭浪 第996章 鄉巴佬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996章鄉巴佬

杜婉秋的表態,讓大家都安靜了下來。

杜婉秋的理由很充分啊。一來她是副班長。班上學員遇到了困難,她應該幫助。第二,人家話已經說得很明白了,她與印刷廠熟。

再大的熱情都冇有比印刷廠熟要實際得多。

論文安排在省委下麵的印刷廠,是一家專門印刷重要文獻的印刷廠。印刷廠不是常規意義上的企業,而是有著行政編製的單位。

程子華低聲道:“婉秋,你......”。

杜婉秋冷冷說道:“程市長,請直接稱呼我的名字,或者,你可以叫我杜副市長。”

程子華尷尬不已,遲疑了一下,一聲不響坐下了。

杜婉秋顯然對他稱呼自己“婉秋”很反感。

程子華犯了一個錯誤,他應該在“婉秋”後麵加上“同誌”兩字,或者就按杜婉秋自己說的,稱呼她為“杜副市長”。

他這樣稱呼她為“婉秋”,是想刻意突出他與她的關係非同一般,這種稱呼顯得太親昵了。

有人抿著嘴笑了起來。杜婉秋的話,差不多就是直接扇了他程子華一記耳光啊。

劉教授對杜婉秋主動提出來的要求很高興,他當即說道:“好啊好啊,杜婉秋同學,辛苦你了。”

兩人從教室裡出來,杜婉秋走在前麵,許一山緊隨其後。

到了校門口,杜婉秋才站住腳道:“許一山,你能走快點嗎?婆婆媽媽的,跟在我後麵乾嘛?”

許一山隻好加快幾步,與她並排而行,輕聲感謝道:“謝謝你啊,杜市長。”

杜婉秋白他一眼,“你再這樣叫我,我不去了。”

許一山陪著笑臉道:“我不這樣叫,我該怎麼叫嘛。剛纔你還教訓了程子華,我可不想被你教訓。”

杜婉秋笑了,嗔怪道:“不想被教訓,你就叫我婉秋。”

“不敢。”

“我讓你叫,你就這樣叫。”杜婉秋哼了一聲道:“你看看你,寫個論文都被人壓著不能發表。許一山,你認為是印刷廠遺忘了嗎?”

許一山小聲說道:“應該是。”

杜婉秋搖了搖頭,歎口氣道:“我覺得冇有那麼簡單。這個事應該是有預謀的。為什麼大家的論文都在,唯獨冇有你的?因為你的論文是這次彙編當中最有實際作用的一篇。其他的,都是花架子。”

許一山遲疑道:“不會吧?至少程市長關於電商物流園的建設就具有很大價值。”

“是嗎?”杜婉秋又哼一聲,“狗屁不通。”

印刷廠在車站邊,從黨校過去,要轉乘兩次地鐵。

杜婉秋乾脆開了自己的車,是一輛白色的本田雅閣。

坐在副駕駛位上,許一山看著車流不息的大街讚道:“省城就是省城,繁華。”

杜婉秋抿嘴一笑,笑罵了一句,“你啊,鄉巴佬是不?有本事,再繁華的地方還不是你手裡的一塊領地?冇本事,再繁華也與你無關。”

許一山嘿嘿笑道:“有道理。我就一鄉巴佬。我還是喜歡我們小縣城的寧靜。冇有勾心鬥角,冇有爾虞我詐。大家都心平氣和過日子。”

“是嗎?”杜婉秋冷笑道:“許一山,你是不是把我當三歲小孩子在哄啊。你敢說你們小縣城就像你說的那樣?你就騙鬼去吧。有人的地方就會有鬥爭。”

許一山解釋道:“我承認你說的有道理。不過,冇那麼累。”

“你現在才覺得累啊。”杜婉秋一隻手去捂了嘴巴笑了起來,“還有更累的時候,你就等著吧。”

許一山苦笑道:“早知道有這麼累,當初我就不該進來。”

“心裡話?”

“心裡話。”許一山歎道:“我現在最懷唸的日子,就是在水利局工作的時候,你知道徐霞客嗎?”

“知道。”

“我那時候就像他一樣,自由自在。”

杜婉秋冇接他的話了,車裡陷入了沉默。

走了一個多小時,終於到了印刷廠。

印刷廠廠長親自出來接待,一見到杜婉秋,便高興喊道:“婉秋啊,今天刮什麼風?你有空來看謝叔叔了啊。”

杜婉秋撒嬌道:“謝叔叔,今天刮東南風啊,你不知道嗎?”

謝廠長將兩人迎進辦公室,一路上,他都在打量著許一山,低聲與杜婉秋說話。

許一山看到杜婉秋的臉紅了起來,似乎在給謝廠長解釋什麼。

印刷廠隸屬省委辦公廳,主要負責印刷全省黨政機關的重要檔案之類的印刷品。業務不對外,屬半保密單位。

進了辦公室,杜婉秋纔將許一山介紹給謝廠長認識。

謝廠長握著許一山的手,讚賞道:“年輕有為嘛。”

杜婉秋開門見山說了來意,要求謝廠長馬上安排人查詢許一山的論文清樣。

謝廠長一愣,狐疑地問:“清樣冇送到嗎?”

許一山搖了搖頭道:“我冇見到。”

謝廠長哦了一聲,若有所悟道:“你叫許一山是吧,我有印象的。你們的論文我都看過,當時我還與人說過,你的論文寫得那麼好,怎麼會排在最後。”

他叫了一個人進來,讓他去將稽覈的負責人叫來。

冇多久,進來一個肥頭大腦的中年男人。他顯然不認識杜婉秋和許一山,一進門便說道:“謝總,你找我?”

謝廠長指著許一山問他,“老唐,他的論文清樣在哪?”

老唐狐疑地看了許一山一眼,“他是誰?”

“這位同誌叫許一山,在省委黨校學習。這次黨校不是有個論文彙編的印刷任務嗎?他的論文現在冇見著清樣。”

老唐哦了一聲,毫不在意說了一句,“這個啊,撤了。”

“撤了?”謝廠長吃了一驚,“誰讓撤的?”

老唐說道:“不是說上麵要求撤的嗎?”

“上麵?那個上麵?我怎麼不知道這回事?”謝廠長有些著急起來,“你趕快弄清楚是怎麼回事。人家現在都找上門來了。”

老唐滿不在乎說道:“謝總,我正準備向你彙報這件事。不過,印刷內容把關是我這邊負責的。”

老唐的話裡透露出來一個意思,謝廠長是負責具體印刷工作的。至於印刷什麼內容,與他就沒關係了。而在老唐手裡。

杜婉秋輕聲問:“你能告訴我們,是誰要求撤下去的嗎?”

老唐搖了搖頭道:“這個不方便透露。”

杜婉秋來了氣,“什麼秘密不能透露啊?”

老唐輕蔑地笑,道:“是不是秘密,也不是你說了算啊。”

杜婉秋道:“對,我說了不算。你說,誰說了算?”

老唐想了想道:“至少,得是省委領導。”

杜婉秋哦了一聲,小聲道:“唐主任,我們也冇彆的意思,就是想問問撤下去論文的原因。”

“這個,你也得問上麵。”

杜婉秋冷笑了一下,說道:“行啊,我現在就問,究竟是哪位領導指示把許一山的論文撤下去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