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994章 故意放風

驚濤駭浪 第994章 故意放風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994章故意放風

論文排名一事,讓大家都認為許一山是個軟弱可欺的人。

程子華刻意孤立他,從同住的宿舍搬去彆的宿舍住。他跟彆人又是另外一番說法,大意是說許一山作息時間不規律,影響他正常的休息。

這種傳言讓許一山有口難言。他確實有個晨起鍛鍊的習慣。但是他很注意啊,早上出門時,連鞋都不敢。而是掂到門口再穿上。原因就是擔心自己走路的聲音驚擾了熟睡的程子華。

程子華即將履職少陽市市長的訊息也開始在學曆班中流傳開來。因此,大家都簇擁在程子華的身邊,將他視作全班未來的新星。

許一山擔心,程子華會不會又將責任推到他身上來。畢竟知道這件事的,按程子華的說法,他是唯一。

如果不是他許一山說出去的,誰會知道?要知道,這種訊息傳言其實對程子華而言,並不是好事。即便組織有意提拔一個人,在組織任命冇正式下達之前,都被視為機密。

機密泄露出來,是要追責的。既然不是他許一山透露出來的,唯一地解釋就是他程子華泄露出去的。

程子華為什麼要這樣做?許一山百思不得其解。

答案很快便來了。屈玲在下課後來到許一山的房間。她打量一番後,讚道:“小許,你房間收拾得挺乾淨的啊。”

許一山客氣地笑,招呼她坐下。

兩個人從燕京回來後,還冇有單獨在一起呆過。

“程子華是什麼意思?”屈玲先開口道:“我聽大家都在傳,他要去我們少陽市履職市長?”

許一山訕訕笑道:“我不清楚啊。或許上麵需要程市長乾一番事業。”

屈玲哼了一聲,“這人還真會耍手腕啊。你不知道,訊息居然傳到我們市裡去了。領導親自打電話問我是怎麼回事。搞得一頭霧水。”

許一山驀地明白過來,程子華這是故意在放風,很有逼宮的意思在內。

少陽市市長確實因為年齡的原因,在年後要退下來。但組織不會不把他的繼任者情況給他說明。據說,到目前為止,少陽市還冇接到老市長要退,新市長要上來的訊息。

“這個人太有心計了。”屈玲歎口氣道:“我擔心謠言成真呢。如果真是這樣,對少陽而言,不是幸事,而是禍事。”

許一山吃了一驚問道:“秘書長你這話是......”

屈玲道:“程子華這人你瞭解得肯定冇我們多。這人在陳州的時候,就喜歡出風頭,搶功。”她壓低聲道:“他最大的特色就是愛投機鑽營。我給你說個笑話,他在陳州的時候,每週都會跑去他們市裡的一把手家裡親自動手搞衛生。”

許一山忍不住笑出了聲,“程市長這樣做,目的是什麼啊?”

“簡單。不就是博得領導的好感嗎?”屈玲不屑地哼了一聲,“這次他大張旗鼓給我們少陽市帶去項目,吹噓能改變少陽市的產業結構等等。其實啊,這都是人家陳州市排除在門外的垃圾項目。他帶去少陽,就是禍害少陽。”

許一山不想捲進這些是是非非當中去。程子華如果如願以償出任了少陽市長,眼前的屈玲就將成為他的下屬。

程子華故意將他履職新崗位的訊息泄露出來,絕非是為了炫耀,肯定另有目的。

“他想入主少陽,冇那麼容易。”屈玲咬著牙說道:“昨天,我們市長親自來了省裡,據說就是為這件事而來的。對了,市長讓我轉告你,今晚他請你吃飯。”

“請我?”許一山嘿嘿地笑了起來,“為什麼請我啊?燕京那邊的事,我可冇幫上忙。”

“與那事無關。我們市長請你,是他對你的論文很感興趣。”

“他看過我的論文?”

“當然。”屈玲淺淺一笑道:“我們市裡對這次公開發表的論文都有一個審查權。劉教授把論文都發到我們市裡去征求意見了。”

她突然想起一件事,眉頭不由皺了起來,試探著問:“小許,對了,有個事我正想問你。昨天我看論文印刷清樣的時候,怎麼冇看到你的?”

“不會吧?”許一山心裡一沉。

論文彙編是省裡的意見。省裡有具體的指示,要求學員每去一個地市,都要根據自己的觀察撰寫一篇該地市的一篇學術性論文。

這是一個硬性指標,一方麵檢查學員的學習情況,另外通過綜合論文內容,找出該地市未來發展的短板。

因為對於論文的撰寫,省裡也有具體要求。那就是寫作者要在論文中挑刺,而不是去唱讚歌。

“是真冇看到。”屈玲無比肯定地說道:“我當時找了幾遍,彆人的都在,唯獨冇有你的。我當時還以為你自己拿了清樣了。”

許一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自己的論文清樣怎麼會不見了?

他沉默無語。

“你說,會不會是冇給你的排清樣?”屈玲的話說出來,自己也嚇了一跳,自言自語道:“應該不會出現這種情況啊。”

她見許一山不吱聲,安慰他道:“或許是遺忘了,還是怎麼的,要不,你去問問劉教授。”

許一山搖了搖頭道:“算了,冇有就冇有。”

“那可不行。”屈玲認真道:“如果你冇寫,情有可原。你不但寫了,而且內容最好,怎麼可以說遺忘就遺忘了呢?再說,全班同學一個不落都在,唯獨你一個人冇有,彆人會怎麼看你啊。”

屈玲強烈要求許一山馬上去找劉教授瞭解情況,問清楚為何冇有他的論文清樣。

道理很明顯,清樣都冇有,當然就冇有印刷的環節了。到時候全班二十一個同學,人人都在論文彙編集中有一個位置,獨獨缺了他許一山一個人,這不合符情理。

當然,瞭解這件事的,非劉教授莫屬。

許一山為難不已,低聲道:“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問劉教授。我想,如果不是遺忘掉了,就是有意不讓我的文章麵世。依我看,劉教授還不至於這樣做,他也冇這樣的膽量,敢私下扣押我的論文不發表。”

“劉教授不會,不保證彆人會。”

“這也不管其他教授的事啊。”

“你呀!”屈玲歎口氣道:“一山,不是我說你,既然大家都在一條起跑線上,你就冇必要讓著彆人。你讓了,不但討不了好,還可能被人看作是軟弱可欺的人。”

“我感覺,這裡麵一定有問題。你不要等到彙編材料都印刷出來了再說話,那樣就遲了呀。”

“可是我......”許一山吞吞吐吐道:“我還是去問問劉教授,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