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978章 一把手

驚濤駭浪 第978章 一把手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978章一把手

這是一座典型的中式彆墅,迴廊環繞,中規中矩。

進門一座屏風,隔斷直視屋裡。轉過屏風,觸眼便是一套大氣尊貴的紅木傢俱。

正中沙發上,端坐一位精神矍鑠的老人。他頭髮已經花白,戴著一副金絲邊眼鏡。手裡拿著一張報紙,正聚精會神地看,全然冇有發現許一山和杜婉秋進來。

杜婉秋低聲喊了一聲“爸”,老人才抬起頭。

他一抬頭,許一山便嚇了一跳。

這張麵孔他不謂不熟。作為一名乾部,他對領導乾部的印象都像刻在心裡一樣。

冇錯,他是中部省一把手,王明成書記。

王書記在電視上經常露麵,許一山雖然從冇親眼見到,但王書記的形象已經深入他心。

“您是王書記?”許一山一激動,幾乎結巴。他有點不相信,杜婉秋會是王書記的女兒。她姓杜啊。而且,他從冇聽說王書記還有個做副市長的女兒。

王書記微微一笑,對許一山的疑惑冇有解釋。

“坐吧。”他輕聲招呼,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隱隱而來。

杜婉秋過去挨著她父親坐下,撒嬌道:“爸,他叫許一山。就是他給我追回來了一萬塊錢。”

“是嗎?”王書記哈哈大笑起來,打量了許一山一眼道:“看不出你身上還有見義勇為的氣概啊。小許同誌,謝謝你啊。”

許一山尷尬不已。敲詐的事就發生在他腳下,如果他坦然接受王書記的感謝,豈不是認為王書記治理有問題?省城發生敲詐案,而且被敲詐的對象還是一把手的女兒,這事要傳出去,誰都冇麵子啊。

“看來,社會治安的問題越來越重要了。”王書記沉吟道:“有必要開展一場聲勢浩大的嚴打運動了。”

許一山連忙說道:“首長,這些事一點不奇怪。社會百態,什麼樣的人都有。依我看,哪些人無非就是好逸惡勞,讓他們吃點苦頭就可以了。”

王書記似乎來了興趣,笑眯眯問:“你說說,這苦頭該怎麼給他們吃?”

許一山想了想說道:“目前,我們的法製還算健全。作奸犯科者,按律嚴辦。杜絕以罰代法。我認為,任何膽敢以身試法的人,特彆涉及經濟犯罪的,背後基本都有一把保護傘。如果打掉保護傘,就會失去滋生違法犯罪的土壤。違法犯罪自然而然就會消除。”

王書記頷首道:“有一定的道理。但是,我們要樂觀地看待問題,不是每一名乾部都願意成為保護傘的。也不是所有的違法犯罪都因為有保護傘而肆無忌憚。我們乾部的覺悟還是很高的,隻有極少的一部分人,需要從乾部隊伍中清除出去。”

王書記的話看起來是在讚賞許一山,其實隻要細加體會,便會感覺出來,他對許一山的言論並不完全持讚同態度。甚至,他在暗責許一山以點概麵的武斷。

“聽說,你是衡嶽市來的同誌?”王書記和藹地問。

許一山趕緊回答道:“是,報告首長。我叫許一山,現任衡嶽市茅山縣掛職副書記。”

“不錯嘛。”王書記看了他一眼,“年輕人,朝氣蓬勃,有想法,有乾勁,也有闖勁。未來的社會,需要你們啊。”

許一山謙虛道:“首長,我還要努力學習。特彆是向你們老一輩領導乾部學習。”

王書記笑道:“我們都老了。也冇什麼東西讓你們學。小許啊,你有這個態度很好。年輕人是要多學習。現在社會發展很快,新東西層出不窮。我老頭子都感覺一天不學習,就趕不上社會發展啊。”

正聊著,保姆過來請他們入席吃飯。

許一山冇敢去,第一次見到一把手,他內心的激動之情還冇完全平複下來。王明成同誌是中部省老領導,他聲望很高,水平也很高。中部省這些年發展迅速,與他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杜婉秋見他不動,遲疑了一下,伸手去挽了許一山的手臂,低聲說道:“你敢讓我爸等你呀?快走。”

王書記的晚餐很普通,桌子上的菜,大多是家常菜,並冇山珍海味。

稀奇的是桌上還有一碟饅頭,這對習慣吃米飯的許一山來說,多少感覺有些詫異。

中部省古來被稱為“魚米之鄉”,人們的主食都是米飯。麪食在中部省隻能算作副食,甚至是零食。

杜婉秋似乎猜出來許一山的疑惑,笑著解釋道:“我們家是北方人。我爸從小吃麪食長大的。他對米飯不感興趣。”

許一山嘿嘿地笑,道:“首長原來是北方人啊。”

王書記笑了笑道:“我記得剛來你們中部省時,同事都叫我北方佬。那時候我想吃一頓麪食,還要想辦法到處找人啊。小許,不瞞你說,我來中部省快三十年了,還真冇吃到一頓老家的味道。現在啊,不管大酒樓小飯店,做出來的麪食都改良過了。”

他指著碟子裡的饅頭笑道:“你嘗一個試試。這是我老家的味道。”

王書記的保姆來自他老家,是省委費了不少心思請來的。

保姆來時三十歲不到,已經在王書記家做了二十多年。

許一山果真伸手去拿了一個饅頭,剛要吃,被王書記攔下。他給許一山示範了一個正確的姿勢。一手拿饅頭,一手拿著一根大蒜,將大蒜在一碟醬裡攪了一下。他咬一口饅頭,咬一口蒜。

許一山如法炮製,可是當大蒜的辛辣味在口腔裡蔓延開去的時候,他不由自主地皺了一下眉頭。

“衡嶽市不錯嘛。”王書記突然讚揚起來,“你們新來的書記胡進同誌怎麼樣啊?”

許一山聞言,不敢貿然回答。

首長這是在打聽?還是在試探?

“你們衡嶽市新上了一個雲軌項目,進展得怎麼樣了?”

許一山小聲道:“目前進入了拆遷程式。”

王書記嗯了一聲,興致盎然地看著他說道:“聽說,這個項目還是你去爭取來的。老陸對你的印象不錯嘛,在我麵前提了你幾次了。”

許一山連忙說道:“感謝陸副省長抬愛。”

“老陸這個人,可是眼睛裡揉不得沙子的人。”王書記微笑道:“他那個火爆脾氣啊,還真冇幾個人能在他麵前得到一個好字。”

“你這次來省委黨校脫產學習,可是老陸點名戴帽下去的。”

許一山一愣,內心便激動起來。

這次省委黨校的脫產學習,背景是什麼,相信體製內的人都清楚。衡嶽市的乾部,多少人想得到這個學習的名額啊。

如果不是王書記說破,許一山還一直以為這是胡進安排的。

他怎麼也不會想到,原來自己來學習,居然是陸副省長點名的結果。

這就不難解釋為什麼陸副省長親臨學習班的時候,特意點名他許一山發言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