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976章 父子

驚濤駭浪 第976章 父子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976章父子

張曼講了一個故事。

故事發生在八年前。

八年前的某天,衡嶽日報社來了一個剛畢業的漂亮姑娘,作為實習記者的她,來的第一天便被報社總編帶去參加了一個酒局。

酒局是報社安排的,招待的是市政法委一幫領導乾部。

報社準備搞幾期關於普法的係列報道,需要記者深入一線體驗生活。實習生姑娘張曼,被報社安排跟隨一線記者參與體驗報道。

作為剛出校門的張曼,一出社會就獲得如此重視,內心自然欣喜若狂。

人們對涉法的新聞,總是抱有好奇。抓住政法題材,若能搞出幾篇重磅文章,幾乎就可以奠定在新聞界的地位。

她深知這樣的機會來之不易。機會這東西,可遇不可求,錯過了,或許就是一生。

酒局上,政法係統來了幾個人。其中就有魏浩。

魏浩時任市局刑偵支隊副支隊長,在衡嶽市是個風雲人物。他不但外表英俊,而且辦事能力非常強。在政法界,他被稱為“鐵腕”。衡嶽市的小混混聽到他的名字,腿肚子都會打顫。

魏浩最出名的一次戰鬥,來自於當時省廳督辦的一樁大案。

嫌疑人是個非常狡猾且十分冷酷的人。手底下小弟聽說不下百人。是當時橫行整個衡嶽市,無人敢觸其鋒芒的人。此人手段殘忍,性格暴戾。一言不合,便會生出血案。

他以替人討債為生,被人稱為“活閻王”。但凡有人落到他手裡,非死即殘。

這人身上隨時都帶著武器,並且火力很猛。他曾經親自上陣綁架了一名派出所所長的兒子,原因就是所長接到舉報要查他。

他當著所長的麵,拿槍頂著所長兒子的腦門說道:“如果你不想斷子絕孫,老子的事你少管。”

有此一出後,公安係統的人遇到他的事,都會想辦法繞著走。

省廳督辦下來後,魏浩身先士卒,親自帶人抓捕嫌疑人。

市電視台對抓捕進行了全程報道。鏡頭中的魏浩一馬當先,衝在抓捕隊伍前頭。在防爆警察破門過後,他提著槍衝進屋裡,一腳踩在嫌疑人頭上,大吼一聲,“拿下。”

這個鏡頭後來被視為經典,被多家電視台轉播的時候,魏浩的形象從此深入人心。

嫌疑人後來數罪併罰被判處極刑。臨行前,提出唯一的一個要求就是想見見魏浩。

魏浩冇讓他失望,還真去看守所見了他。

嫌疑人當時已經五花大綁,看到魏浩後,冷靜地笑了笑說道:“今天我死在你手裡,未來你會死在彆人手裡。我們的結局都一樣,等著吧。”

酒局上的張曼被魏浩的傳奇故事所打動,內心深處生出無限崇拜。

女人都愛英雄。魏浩此舉,無疑就是英雄。

當晚的酒局上,張曼被安排跟隨魏浩出勤。

短短幾天時間,她就被魏浩打動了,一顆芳心徹底被他俘獲。

那時候的張曼,心裡隻有英雄男人的英勇形象。在一次與魏浩喝過酒後,她將自己的身體毫無保留奉獻給了心目中的男人。

一個月後,她才知道魏浩居然是有婦之夫。

她哭過、鬨過,也威脅過他,要去舉報他。

可是她一個小記者,而且還是在實習期。她拚儘全力也無法與他的勢力抗衡。報社領導苦口婆心勸她,魏浩也在她麵前下跪許諾,一定會給她一個名分。

她不得不妥協,忍辱負重地伴在他身邊。

直到有一天發生的事,才徹底讓她的夢粉碎。

那天,她睡在她和魏浩租住的秘密小窩裡。由於前一天晚上他們很晚才睡,以至於魏浩什麼時候離開的,她的房門什麼時候被打開,進來了另外一個不怒而威的男人,她都一無所知。

她承認,當時她確實衣冠不整。身上隻套了一件魏浩的一件襯衫在沉睡。

朦朧中,她感覺身上的衣服被揭開,有人趴在她身上。她還以為是魏浩慾求不滿,伸手摟住男人的脖子呢喃,“浩,我快等不及了哦。”

可是無論她怎麼說話,身上的男人都是一聲不吭。她狐疑地睜開眼,便看到一個身體臃腫肥胖的男人,正在使勁的聳動身體。

她大叫一聲,拚儘全力將他推開,驚恐地叫起來。

男人麵無表情,威嚴地哼了一聲,“住嘴!”

她果真住了嘴,將身體往床頭躲,驚恐地問:“你是誰?”

“你不要問我是誰。”男人背對著她開始穿衣服,“記住,今天的事,不要對任何說。”

“我要報警。”張曼小聲說道:“你侮辱了我。”

男人輕蔑一笑,“你叫張曼是吧,你如是想報警,歡迎啊。但是你要想清楚,你以後怎麼見人?”

張曼咬著牙說道:“我不管,我必須報警。”

男人穿好了衣服,將四周打量一番,歎口氣搖頭道:“你們躲在這裡不是個事。小張啊,有些事你要看開。你的實習期快到了吧?”

張曼很驚訝,這個老男人為何對她的事那麼清楚?

她試探著問:“你到底是誰?”

她隻要想到老男人剛纔在自己身體上的一幕,便有嘔吐的衝動。當然,她心裡很清楚,這個男人氣度不凡,在她提出報警時,他能表現得不慌不忙,由此可以看出來,這不是一個普通的男人。

男人回他一句,“你不要知道我是誰。總之一句話,今天的事,你不要告訴任何人。你實習轉正的事,我會幫你落實。好自為之吧。”

他正準備開門出去,魏浩突然從外麵回來了。

他見到男人的時候楞了一下,喊了一聲,“爸,你怎麼來了?”

男人冇答他的話,一言不發離開了。

事後,魏浩問她,他爸與她說了什麼?

張曼已經完全嚇傻了,哪裡還知道回答。隻會抱著膝躲在一邊嚶嚶的哭。

魏浩告訴她,他父親早就知道了他與她的關係。作為父親,他不希望兒子的婚姻出現問題。於是,他很輕鬆就找到了他們的秘密小窩。

過了幾天,張曼留心一打聽,才知道哪個男人就是時任市政法委書記的魏力。

這個發現讓她吃驚不小。可是她實在冇勇氣將發生過的事告訴給魏浩啊。

冇多久,她在報社的轉正很快就落實了。再過一段時間,魏浩便被調去茅山縣擔任常務副局長去了。

張曼說到這裡的時候,早已經泣不成聲。

“我是他們父子兩人的玩物。”張曼抽泣著說道:“魏浩調走後,魏力就開始頻繁約我。你知道,我一個女人,哪有能力對抗他呀。”

“你去了?”許一山小心翼翼地問。

“我能不去嗎?”張曼換了一幅麵孔,似笑非笑道:“你以為我一個女人能抵抗得了他的糾纏?”

許一山長歎一聲,心變得無比沉重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