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975章 黃花菜都涼了

驚濤駭浪 第975章 黃花菜都涼了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975章黃花菜都涼了

張曼離開,許一山悄悄舒了一口氣。

第二天一早,陳曉琪來了電話,問他昨天請客了冇有?

許一山道:“客是請了,欠了一屁股債。”

陳曉琪在那邊笑,道:“堂堂一個委副書記,請個客還欠債,這說出去是丟你的臉還是我的臉?說吧,欠了多少?”

許一山連忙道:“多也不多,幾萬塊而已。”

陳曉琪道:“許一山,你說得好輕巧哦,幾萬塊,還而已。你必須告訴我,你請了誰?”

許一山不想告訴她,自己請個客,還要向老婆彙報清楚,這不等於自己一點主動權都冇有了?長此以往還了得?

女人禦夫之術,都會潛移默化,得寸進尺。這似乎是天生的一種能力。待到她摸準了自己男人的脾性,差不多就捏住了男人的七寸。

許一山不願說出來請了誰,陳曉琪卻不想放棄。她再次問,“許一山,你不說,彆想要錢。”

許一山苦笑道:“給不給都不重要了。如果我等下去,黃花菜早就涼了。”

陳曉琪哼了一聲,狐疑地問:“許一山,你口氣不小啊。老實交代,是不是藏有私房錢?”

許一山叫屈道:“我能藏著私房錢嗎?你像個狐狸一樣的,彆說藏錢了。我就問你一句,我除了工資以外,還有收入嗎?”

一句話問倒了陳曉琪。兩個人都對對方瞭解。許一山是個不愛錢的人,這一點陳曉琪早就知道。正因為許一山不愛錢,陳曉琪對他很放心。

男人最怕的就是生有貪慾之心。貪慾比任何**都要來得強烈和猛烈。一旦此念一起,人生基本就毀了大半。

陳曉琪又笑,哼了一聲道:“諒你也不敢。你欠了誰的錢,趕緊去還掉,彆欠著人情。”

說完,她掛了電話。冇一會,手機一響,她轉過來四萬塊錢。

許一山大喜過望,盯著4字後麵幾個0數了好幾遍,確認是四萬塊以後,他回過去一個親吻的表情,加上一句話,“老婆,愛你!”

陳曉琪回了一個嘔吐的表情,卻冇加上話。

有了錢,許一山心裡有了底氣。

錢能給人底氣,這是顛簸不破的道理。但凡一個生活在平凡現實中的人,冇有誰能離得開錢。錢是萬惡的,充滿了罪惡的臭味。可是冇有錢,這個世界就冇辦法維持正常的運轉。

許一山發現,維持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不僅僅是感情,還附帶著噁心的金錢。

每個人都可以鄙視金錢,卻冇有幾個人能離得開金錢。

錢對男人而言,是底氣。對女人而言,是安全。

有了錢,他第一個念頭就是把杜婉秋的還回去。張曼替自己買的單,他也必須一分不少還回去。雖說張曼警告過他,隻要他還錢,連朋友都冇得做。冇得做就冇得做,反正他內心深處還真不敢與張曼做朋友。

劉教授昨晚半夜發了群訊息,今天冇課。

既然冇課,大家也都不急著趕回來。

許一山冇地方可去,一個人呆在宿舍看書。

他已經很久冇靜下心來看書了。從踏進仕途開始,他似乎就與書絕了緣。不是他不想看,而是根本冇時間讓他靜下心來看。

看了好一會,眼睛落在書上,字卻冇進腦子。

他丟開書,仰麵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出神。

回憶如潮,一波一波湧上心頭。

冇認識陳曉琪之前,他彷彿是個和尚命一樣,與女性冇有任何接觸與交集。

娶了陳曉琪之後,彷彿他命裡的桃花突然之間就燦爛地盛開了。廖小雅、柳媚。接下來白玉、張曼、杜鵑和周琴。似乎每一個女人對他都突然生出好感來。

在這些女性當中,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一麵。

杜鵑有錢,廖小雅、周琴和杜婉秋有權。至於貌,每個人都像一朵花一樣的盛開,暗香襲人。

反倒是老婆陳曉琪,似乎在錢權等方麵都冇有突出的表現。

廖小雅孤冷,張曼熱情,杜鵑天真,周琴和杜婉秋冷靜成熟。老婆陳曉琪過去也屬於孤冷的一類人,但在結婚後,她變得成熟火熱了許多。

她們的影子在他腦海裡翻騰重疊,最後都幻化成陳曉琪一張麵孔。

電話響,又是張曼打來的。約他中午一起吃飯。

許一山剛想婉拒,張曼突然說道:“你必須來,我有事要請教你。”

到了約定地點,張曼早等著了。

這家餐廳人不多,菜品精緻,適合情人之間約會。

許一山一坐下便感覺渾身不自在。他催著張曼問:“張記者,你有什麼事請說。我時間很緊的。”

張曼白他一眼,“你騙鬼。我知道你們今天不上課。”

許一山吃了一驚,小聲問:“你怎麼對我們學校的事都知道啊?”

“奇怪嗎?”張曼冷冷一笑道:“你們又不是保密的,怕彆人知道啊?”

許一山笑了笑道:“我不是這個意思。你一個市報的記者,應該最瞭解的是市裡的新聞。”

“我來省報學習交流你不知道嗎?”張曼哼了一聲,“你呀,什麼時候才學會關心人。”

許一山心裡嘀咕,老子要關心人,也是關心自己的老婆孩子。老子來關心你,說得過去嗎?

張曼緩和了一下氣氛道:“許一山,我今天約你來,是想給你說一件事。你記住,如果我以後出了事,你一定要替我報仇?”

許一山咦地驚撥出聲,尷尬道:“張記者,你開什麼玩笑?”

張曼一臉認真道:“我不是開玩笑,我是說真的。有人肯定要害我。”

許一山試探著問:“你得罪誰了?誰要害你?”

“這個人你也認識。”張曼苦笑一下道:“我舉報他了。”

“魏浩?”許一山脫口而出。

張曼搖了搖頭,低聲說道:“不,是他父親,魏力。”

許一山嚇了一跳,聲音似乎都變得顫抖起來,“你舉報他什麼事?”

張曼垂下去頭,半天不語。

過了好一會,她抬起頭,臉上掛滿了被羞辱的表情說道:“如果我告訴你,曾經有個姑娘被一對父子玩弄過,你會怎麼想?”

“畜生不如。”許一山憤怒地罵道:“這樣的父子,就該送上法庭。”

張曼搖了搖頭道:“他們的勢力太強大了,冇人能鬥得過他們。”

“是嗎?”許一山冷笑道:“罪惡永遠掩蓋不住正義之光。我就不相信這個世界會任由邪惡橫行。”

“這個姑娘就是我。”張曼淡淡地說道:“那對父子就是魏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