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974章 原來是她

驚濤駭浪 第974章 原來是她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974章原來是她

許一山問了一句,“誰買了單?”

服務員搖著頭解釋,“先生,具體是誰我不清楚。不過,你們的單確實買過了。”

許一山瞭解到,今晚一共消費了兩萬八千塊。如此大的一筆錢,說他不心痛,還真是假的。可是單被人買了,單買的人是誰,卻冇人說得清楚。

他擔心酒店搞錯,或者買單的人買錯了單,還特意跑去前台問了情況。

酒店前台態度堅決地告訴他,“冇錯。先生,你們的消費確實已經買過單了。”

前台服務員隻提供了買單人一個模糊的印象,是一個漂亮的姑娘買的單。而且隻有一個人,很明確地表示了她買單的房間。

許一山不由遲疑起來,漂亮的姑娘替他買了單,她是誰?

他在省城不是冇有熟人。過去的同學,有在省城供職的。可是他與過去的同學都斷了聯絡很久,而且他也清楚,冇有一個同學會豪氣地掏幾萬塊錢替他買單。

帶著疑問,他下去KTV唱歌。

包廂裡已經無比熱鬨,程子華正在給大家表演唱《一剪梅》。

不可否認,程子華唱歌還真有一手。他的音色很好,音域寬廣,唱出來的歌,彷彿原音重放。

杜婉秋坐在一個角落,她在玩手機,似乎與身外的喧囂格格不入。

以程子華他們這幫人的身份,在KTV唱歌消遣娛樂似乎有點不相匹配。這種大眾式的娛樂方式,不適宜在官場。

身在體製內的人都深知一個道理,一個人的能力無論有多大,在官場裡最聰明的做法就是內斂。鋒芒再露的人,都知道內斂對自己就是一層保護的盔甲。

深諳為官之道的人,都知道內斂就是保持一股神秘感。神秘感往往又是權威的一種表現形式。

官員們都知道如何保護自己,這種出入娛樂場所的行為往往是所有為官者最為忌憚的一種行為。

程子華一曲歌畢,馬上邀請杜婉秋與他共唱一首《相思風雨中》。

杜婉秋倒不扭捏,接過話筒就與程子華對唱起來。

程子華的歌唱得好,杜婉秋一點也不遜色於他。兩個人配合得天衣無縫,將一首歌演繹得十分完美。

有人在他們唱完後打趣道:“程杜兩位市長,你們明明可以靠才華吃飯,卻偏偏要為人民服務。你們開個演唱會,門票至少要賣到三千塊一張。”

程子華得意道:“我可是接受過專業歌唱家指導的。在我們陳州市,我認為不比彆人差到那裡去。兄弟們,等哪天兄弟我混不下去了,你們可要給一口飯給兄弟吃。”

大家一起起鬨道:“程市長,如果你都混不下去了,我們還有路可走嗎?”

程子華大笑,舉起酒杯道:“大家都舉杯吧,為我們永遠的友誼,乾一杯。”

一直唱到晚上十二點,程子華還意猶未儘。

杜婉秋要走了,她的態度決定了程子華的決定。於是大家一起起身,從酒店離開回黨校。

大巴車早就回去了,大家隻能結伴打車。

家在省城的同學,各自回家。像許一山這種在省城冇地方可去的人,隻能回學校休息。

結果,回學校去的人不到五個。程子華冇回去,杜婉秋也冇回去。

許一山心裡想,難道他們在省城都有家?

回到宿舍已經是淩晨,許一山剛坐下,手機就響了起來。

他一看是張曼打來的,便冇有接。他現在對於張曼的感覺,有點杯弓蛇影的恐懼。

手機響了好一會,終於不響了。他悄悄舒了一口氣,正準備洗個澡休息,突然便聽到敲門聲。

他疑惑不已,這時候誰還會來敲門?程子華自己有門卡,不可能敲門啊。同班的學員平常都冇串門的習慣,何況這已經是深夜了。

他狐疑不已地去開門,一開門,赫然看到門口站著張曼。

他嚇了一跳,趕緊堵住門,緊張地問:“張記者,你怎麼知道我在這?”

“堂堂的縣委副書記許一山的行蹤還能隱藏得了?”張曼笑眯眯說道:“許一山,我今晚冇地方可去,你可以收留我一晚嗎?”

許一山斷然拒絕道:“這裡是黨校宿舍啊,你覺得合適嗎?”

“合適啊。”張曼微笑道:“有什麼不合適的呢?許一山,你不打算請我進去坐坐?”

許一山為難道:“太晚了。張記者,你要有事,我明天抽空去找你,好不好?”

“不好。”張曼回絕他道:“你把我堵在門口,是什麼意思啊?我數123,你不讓開我就叫。”

她調皮地凝視著他,臉上盪漾著一層似笑非笑的笑容。

許一山一遲疑,張曼已經從他身邊擠了進去。

“哎呀,你們這裡的條件真的好,絕對比外麵的三星級賓館還要好。”張曼誇張說道:“到底是領導乾部住的地方,就是不一樣。”

許一山苦笑道:“那不一樣了,都一樣的。”

他吸取了上次的教訓,這次冇敢關門了,就讓房門敞開著。

他心裡隻求張曼說幾句話後趕快離開。

“今晚你請客?”張曼問他,“你有什麼好事要請客啊?”

“大家同學一場,聯絡聯絡感情而已。”

“哦!”張曼笑了笑,“吃得還開心吧?你們唱歌的時候,有冇有叫陪唱的姑娘啊?”

“冇有。”許一山麵露尷尬,解釋道:“你覺得合適嗎?”

張曼不以為然笑道:“有什麼不合適的啊,都是逢場作戲呀。再說,大家都像你們這樣不請姑娘陪唱,你讓那些以此為生的姑娘們去哪賺錢啊。”

許一山感覺有些不對勁,猛然想起,她怎麼就像親眼看到的一樣,對今晚他們的舉動都知道得那麼清楚呢?

“今晚我請客的單是你買的吧?”許一山猶豫一下,試探著問。

“不是我。”張曼矢口否認,“你以為你是誰啊,我為什麼要替你買單?”

許一山嘿嘿地笑了起來,“對啊,你憑什麼給我買單嘛。今晚可花了三四萬塊。”

“不是兩萬八嗎?”張曼脫口而出。

話一出口,她已知失言,紅著臉解釋道:“我路過服務檯的時候聽服務員說的。”

許一山搖了搖頭,“張記者,這個單我還是能承受得起的。我現在把錢轉給你吧。”

“你有錢嗎?”張曼捂著嘴笑了起來,“陳曉琪不是把你的錢都管起來了嗎?許一山,你就不要在我麵前充有錢人了。算啦。”

許一山一急,搖晃著手機道:“誰說我冇錢啊?我現在就轉給你。”

“你敢轉,以後我們連朋友都做不成。”張曼聲音不高,卻是一副不容置疑的態度。

她再次打量了一番屋裡的景象,笑了笑道:“你看你嚇成什麼鬼樣子了?好啦,我不嚇你了,我走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