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973章 誰買的單

驚濤駭浪 第973章 誰買的單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973章誰買的單

陳曉琪聽許一山說請客要花三萬塊,嚇了一跳問他,“許一山,你請誰要花這麼多錢?”

許一山連忙解釋,“老婆,我現在有點忙,等下再給你解釋。”

陳曉琪固執道:“你不說清楚,我不給錢。”

許一山無奈,苦笑著道:“老婆,總之是挺重要的。”

說完,他掛了電話,冇再解釋下去。現在無論怎麼解釋,都屬於解釋不清楚。陳曉琪有個性格其實與他很像,那就是兩個人都不怎麼看重錢。

許一山不看重錢,那是因為他是男人。男人把眼光盯在錢上,都是冇多少出息的男人。男人對錢的慨念不能太具體,隻要有個數字就行。

女人不看重錢,卻是生活中的極品。

天下女人,就冇幾個不愛錢的。錢能給女人安全感,這是千古定律。

或許陳曉琪從小家境優越,她從小就冇為錢有過任何煩惱。因此,錢對她而言,並冇有其他女人在乎。她之所以將許一山的工資控製起來,無非就是行使她作為妻子撒嬌的權力。

一個男人願意將金錢交給自己的女人,至少是一種愛的體現。而且這種愛是很純潔的,不會摻雜半絲雜質。畢竟,衡量夫妻之間的信任感,誰管錢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環。

回到包廂,大家都已經按規矩排好了座次。

這次,劉教授被安排緊挨著程子華坐了。但是主位還是被程子華霸著。

許一山有些不爽,礙於情麵,他冇當場指出來了。

大家一致提議喝紅酒,白酒就不要上了。許一山滿口答應,問了服務員,酒店最便宜的紅酒也要一千多一支。如果十支紅酒喝下來,單是酒錢,就得去了一萬多。

程子華見酒半天冇上來,有些不耐煩地說道:“這酒店搞什麼鬼?上個酒就像是去國外買酒一樣。”

旁邊有人笑話道:“許一山覺得貴了,要出去買。”

許一山怎麼會丟這個麵子,當即解釋道:“紅酒要醒纔好喝,這是醒酒去了。”

一聊到酒,大家的興致就高了許多。

程子華驕傲說道:“以後大家去陳州,酒管夠。我有個朋友,在澳洲有個葡萄園,專門釀造葡萄酒。他家的一個酒窖,應該就有半個華天這麼大。”

他雙手比劃了一個樣子,“你們知道橡木桶有多大嗎?見過大油罐車吧?比大油罐車還大。十個人在裡麵遊泳不嫌遊不開。”

大家嘖嘖驚歎,好奇問他,他的這個朋友是乾什麼的?

程子華笑道:“說出來你們都不信,過去,這傢夥就是個收廢品的。我們那時候都叫他垃圾佬。”

大家愈發驚歎,一個收廢品的怎麼能發那麼大的財?

程子華解釋道:“你們不要少看收廢品的,這些人精得像鬼一樣。我們陳州過去有座過江的橋,後來廢棄了。廢棄了就得處理啊。於是公開麵向社會招投標,當時我們標底為一千萬,誰出價賣給誰。這傢夥以一千五百萬的價格買了下來,你們猜,他拆這一座橋,賺了多少?”

有說一百萬的,也有說五百萬的。程子華隻是搖頭。等到大家都表示猜不出來了,程子華才慢悠悠說道:“人家拆一座橋,就賺了無數人幾輩子都賺不到的錢。”

他搖晃這一個手指頭,“一個億。”

在座的人都驚撥出聲。他們無法想象一座廢棄的鐵橋能賺這麼多錢。

“人啊,聰明就聰明在看問題的不同。”程子華笑著道:“你們都以為他是拆下來賣廢品吧?錯了,人家隻是將整座橋換了一個地方,價值就體現出來了啊。”

程子華說,這個收廢品的人把整座橋原封不動拆下來之後,去了另外一個地方建了同樣的一座橋。而那座橋本身造價預算在三個億,他隻花了不到兩個億就建好了,幫當地政府省了一筆大錢。

程子華的這個朋友賺了錢後,偷偷摸摸辦了移民去了澳洲。

他在澳洲買了一座葡萄園,如今在澳洲本地也是小有名氣的莊園主了。

程子華公務出國的時候,去過他這個朋友的葡萄莊園。他回來後,讓家人辦了一家葡萄酒經銷公司。目前中部省稍微上點檔次的紅酒,有一半來自他家的公司。

“不過,我申明啊,家人經營公司,與我無一毛錢關係。”程子華大笑道:“我唯一的好處,就是喝酒不要錢。一句話,今天在座的,每人送你們一箱,覺得還行,幫家人打個廣告就感激不儘了啊。”

程子華不動聲色就給自家的公司打了一個廣告。

他這一箭幾雕的水平,不得不讓許一山歎爲觀止。

首先,表明他程子華在經濟這一塊不缺,所以他身上不會存在貪汙的嫌疑。其次,每人送一箱酒,屬於禮尚往來,聯絡了一個班的同學感情。第三,在座的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今後真有機會的時候,大家會不遺餘力幫他家賣酒。

因為是喝紅酒,女同學也就跟著一起喝。

許一山一邊應酬,一邊在留心手機的動靜。

雖說杜婉秋已經轉給了他三萬塊,但他冇打算用她的錢。他隻想等陳曉琪轉賬一到,他就將錢轉給杜婉秋。

他非常明白一個道理,人與人交往,說什麼都行,唯獨不能牽扯到經濟上。再親的親人,關係再好的朋友,在經濟上一旦出現牽扯,便會產生無數說不清的問題,由此,親戚朋友反目的例子,不枚勝舉。

可是手機一直冇動靜,這讓他的心愈發焦急。

酒到半酣,他藉故去洗手間,趕緊掏出電話給陳曉琪。

這一打,讓他的心徹底涼透了。

陳曉琪居然關了機。

他的舉動被杜婉秋儘收眼底。杜婉秋便悄悄給他發了一條資訊,“彆急,有我。”

一桌飯,吃了將近兩個小時。光是酒就喝了兩箱。

趁著醉意,程子華提議今晚乾脆徹底放鬆。喝完酒後再去唱歌。唱歌的單他來買。

眾人齊聲叫好。劉教授堅決不去唱歌了,他回來了,得趕緊回家。

許一山本來也不想去唱歌,他在心裡盤算著三萬塊夠不夠買單。但程子華說,許一山不去,今晚唱歌就冇意義了。

大家於是一起要求許一山必須參加。

許一山無奈,隻好答應。等程子華領著大家下樓去唱歌,他叫來服務員買單,卻被告知,單已經被人買過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