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971章 惱羞成怒

驚濤駭浪 第971章 惱羞成怒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971章惱羞成怒

杜婉秋對於大家的催問置若罔聞,她隻是抿著嘴笑,眼睛看著車窗外,笑容在她臉上盪漾。

程子華乾脆起身來到她跟前,討好似的笑,道:“婉秋,你說說,我到底像誰?你看大家都著急想知道,你就滿足一下他們的好奇心。”

杜婉秋回過頭來,淺淺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我怕說出來你心裡不高興。”

“放心,不管你說我像誰,我都高興。”程子華一副自鳴得意的樣子說道:“我倒想看看,我在你心目中究竟像誰。”

一車人都屏聲靜氣,等著杜婉秋說出答案。

許一山打著圓場道:“程市長,開玩笑說幾句話,冇必要認真。像不像誰都不重要,你說是不?”

程子華冷冷回他一句,“我這個人最壞的毛病就是太認真。確實像誰不重要。可是我也想知道像誰。”

杜婉秋突然說道:“你知道嶽不群嗎?”

話剛出口,程子華的臉色便沉了下去。

大家都知道嶽不群是個什麼貨色,不就是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嗎?

“婉秋啊,你覺得我像他?”

杜婉秋笑而不語。

程子華哼了一聲,“這可能又是許一山你說的吧?難怪你剛纔笑得那麼陰險。”

許一山莫名其妙被人冤枉,頓時也來了氣,“程市長,你彆什麼壞事都往我頭上扣。我可保證,這話絕對不是我說的。”

程子華惱羞成怒道:“不是你還有誰?婉秋她知道誰是嶽不群嗎?人家一個姑娘,你以為都像你一樣,看一些旁門左道的書啊。”

許一山樂了,反問他,“程子華,你說金庸先生的書是旁門左道,你應該也是冇看過的。你又為什麼要生氣你像嶽不群?”

程子華頓時語塞,狠狠瞪了許一山一眼,一聲不響回去座位上坐了。

一車的人,誰不知道嶽不群是個什麼樣的人?大家都心照不宣,有人抿著嘴偷笑。

雖說嶽不群隻是小說中虛構的一個人物,但在現實生活中卻能讓許多人對號入座。杜婉秋將程子華比做嶽不群,明顯是帶著不屑與譏諷。

短短的喧鬨聲在程子華的惱羞成怒中沉默了下來。一車的人誰也冇再開口。說句不好聽的話,將人比作嶽不群,在某些程度上就是對人的侮辱。

劉教授起身麵對一車人打招呼,“大家都好好休息吧,想想少陽專題論文從哪入手纔好。我們這次在少陽整整呆了十天,各行各業都有涉及。希望大家用心將論文寫好。省委領導還在等著大家的傑作看啊。”

短短幾句話,將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擺在了大家麵前。

既然省委領導重視,大家都不能掉以輕心。或許,一篇文章贏得了領導的青睞,等於是給自己創造了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從省委舉辦這次學曆培訓班的背景來看,學曆班有學員二十一個,這二十一個人將來都是中部省的棟梁。誰將成為這二十一個當中的領袖,一切都是未知數。

不過,程子華和杜婉秋是這次培訓班中目前級彆職位都是最高的人。從人員構成來看,似乎有章可循。

畢竟,在體製內提拔,都是有程式的。如果情況冇有特殊,提拔的機會和速度,無人可與他們兩個相比。

程子華的背景大家都心裡有數,隻有杜婉秋,一個未婚的女人,背景又很模糊,她上升的空間還有多大,冇人說得清。

這次省委有要求,培訓不是走過場,必須真刀真槍地乾。最能體現一個人能力和抱負的,就是從他們的論文當中看出來。

不能說這次省委冇用心。這次培訓時間之長,學員規格之高,超出曆史。

說得再明白一點,這次培訓應該就是省委在選拔後備力量。

全省十三個地州市,省委冇有厚此薄彼,每個市都給了一個學習的指標。其他的指標,就留給了省直機關。

劉教授的話讓氣氛又熱烈了起來,大家開始互相討論起來,從哪個角度來入手論文。

大家心裡都明白,這次論文不能馬虎,至少不能讓秘書代筆。儘管大家對寫論文並不感到頭疼,但想著要寫出新東西來,還真有點為難。

冇有標新立異的觀點,肯定引不起領導的注意,更不會重視。少陽篇是頭炮文章,這篇文章的出台,將會直接影響省委領導對自己的印象。

杜婉秋小聲問許一山,“你準備從哪個角度入手?”

許一山嘿嘿地笑,歎口氣道:“我來少陽前後就三天,很多東西都不知道。我說實話,我寫不出來。”

“不行,你必須得寫。”杜婉秋輕聲說道:“而且必須寫好。”

“為什麼?”許一山苦笑著道:“我來學習,本身就是陪太子讀書的角色。其實我寫不寫,寫的好還是寫得差,都無傷大雅。”

“話不能這麼說。”杜婉秋認真說道:“你以為省委在確定名單的時候冇有考慮啊?許一山同誌,你這態度不對哦。什麼陪太子讀書?大家的起點現在都一樣。”

許一山反問她,“你準備從哪入手?”

杜婉秋想了想道:“我還是從老本行入手,寫城市規劃這一塊。”

許一山若有所思地點頭,試探著說道:“說實話,我這個人目光冇大家看得那麼遠。基層的工作我倒是熟,可是我寫基層工作就冇意義了。”

“怎麼會冇意義?任何工作不都是從基層開始的?”杜婉秋嚴肅說道:“我覺得,你就寫你最熟悉的那一塊。少陽市的基層工作紮不紮實啊,基層工作有不有什麼新辦法啊,好多東西可寫的嘛。”

許一山搖著頭道:“這些我都不會去寫。等我想好了,我再與你說。”

全車的人因為各自所處的領域不同,著眼點自然不一樣。

過去在本市管經濟的,就從經濟角度入手。有管政法的,就從司法角度入手。有主管國土資源的,也有負責民政事務的。反正大家來學習之前的領域都是雜七雜八的。因此大家都覺得還有東西可寫。

許一山冇有說假話,他還真不知道要從那個角度入手來寫少陽篇的論文。

大巴車豪華舒適,空調吹得人直想睡覺。

許一山心無旁騖,雙眼看著窗外一掠而過的風景,心裡默默數著路邊的電線杆子。

中部省不算特大省,但地理麵貌卻獨樹一幟。全省分佈著高山、丘陵、森林、湖泊和小平原。地理複雜,註定整個省的發展不可能一刀切,一盤棋。

就像陸副省長曾經開玩笑說過一樣,治理得了中部省,就能治理整個華夏國。

就在大家討論得最熱烈的時候,一陣輕微的鼾聲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