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949章 黨校報到

驚濤駭浪 第949章 黨校報到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949章黨校報到

封由檢前腳剛走,陳曉琪從兒子口袋裡掏出銀行卡便追了上去。

她喊住封由檢,一聲不響將銀行卡遞給他。

封由檢麵露尷尬,低聲解釋道:“小陳書記,這是我給孩子的一點心意,一點小意思,你就收下吧。”

陳曉琪含笑道:“封局長,你的心意我們領了。你知道的,我家不差錢。”

封由檢道:“小陳書記,這不是錢不錢的問題。而是感情問題。我是孩子的伯父啊,作為長輩,給個見麵禮總該是應該的吧。你要不拿,就是打我的臉啊。”

陳曉琪依舊保持著她的微笑,不緊不慢道:“我要拿了,就是打我家老許的臉。封局長,你是知道一山這個人的,他要知道了這事,還不吃了我。”

封由檢還不甘心,“許書記這次去省裡學習,要花錢的地方多啊。”

陳曉琪再次輕輕回了他一句,“我們家不差錢。”

封由檢麵色變得很難看了。他隻好伸手接過銀行卡揣進口袋裡,頭也不回下樓去了。

在封由檢看來,世上就冇有不吃腥的貓。隻要是人,必有弱點。許一山出身貧寒,對金錢的**一定很強烈。但凡從小吃過苦的人,人生最大的願望就是不想永遠吃苦。隻要有機會,便會貪婪。

他擔心許一山會拒收他送的錢,因此他悄悄將銀行卡塞進孩子口袋。如果他默認,計劃便得逞。若是許一山不給麵子,至少他是以送孩子的名義送的,他的麵子也不至於丟了。

許一山突然反轉回來擔任茅山縣副書記,這已經讓他猶如六月天吃了個冰激淩,透心寒了。儘管許一山名義上還是掛職,但作為久在仕途上走的人,他又怎麼不能體會到掛職後的前景。

對於封由檢而言,許一山的存在,於他就是一個巨大的危機。

過去許一山調去市裡,他懸著的一顆心落下了。因為他深知許一山隻要進入更高層次,便會分不出心神來針對他。畢竟,每一個層麵有每一個層麵的生活。許一山在市裡要應付的關係更多更複雜。

許一山辭職回來,他徹底釋放了。他也知道,一個人隻要從體製裡跳了出來,再想轉身進入體製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官場就是一個巨大的營盤,人來人往。每一個位子上坐著的人,都被另外的一群人盯著。隻要他的屁股一挪開,便會有無數人蜂擁而上,哪還會給他留下一點空隙。

他千算萬算,都冇算到許一山辭職原來是個假訊息。如今這個許一山捲土重來了,他本來放鬆的心情又開始懸起來,緊張起來。

陳曉琪看著封由檢走了,才轉身回了家。

許一山笑著問:“老婆,給他了?”

陳曉琪驚異地看著他,問:“你剛纔知道他塞了東西在凡凡身上?”

許一山笑而不答,道:“這個封由檢,不至於心虛到這個地步吧?老婆,你想想看,他無端端的給我們送錢來,目的是什麼?”

陳曉琪道:“他說了,不是給孩子見麵禮嗎?”

“你見過有給孩子這麼大的見麵禮的嗎?平常人給孩子見麵禮,包個紅包已經是關係很好的人了。我們與他關係近嗎?他一出手就是銀行卡,誰知道卡裡有多少錢呢?”

陳曉琪笑道:“或許就是一個紅包的錢呀。”

許一山搖搖頭,“若是你說的這種情況,他冇必要搞得那麼複雜。”

陳曉琪撒嬌道:“我懶得去想那麼多。其實你們男人的花花腸子,比我們女人複雜多了。”

第二天一早,許一山便搭了車去了衡嶽市。從衡嶽市坐高鐵,直奔省委黨校。

這是他第二次踏進黨校大門。第一次在衡嶽市委黨校,當時作為青乾班的學員參加學習,結果半途退學,換了段焱華去了。

省委黨校比市委黨校大了不知多少倍。門口兩塊大牌子也顯得大氣了許多。

一塊“中部省委黨校”,一塊“中部省行政學院”。

許一山去的時候,學校裡已經有一個行政班開學了。

參加行政班學習的人學員,來自中部省各地級市,級彆最低都在副市級以上。

許一山參加的學習,與行政班不一樣。他們是短期培訓,而許一山這個班要經過三年的係統學習。學習後能取得碩士研究生的文憑。簡稱為學曆班。

報到當天,他拿到了學員花名冊。

宿舍安排在研究生樓十一樓。兩人一間,設施齊全。

許一山拿了門卡打開門,才發現自己來得比較早,同宿舍的人還冇到。

安置了行李,他閒著無聊,便打開學員花名冊隨意瀏覽起來。這一看不打緊,花名冊裡的一個名字讓他吃驚不已。

少陽市政府的副秘書長,少陽市經濟開發區管委會主任屈玲的名字赫然在列。

許一山看見屈玲的名字便有些心慌,畢竟答應與少陽市合作的事,一直被束之高閣冇有得到處理。萬一屈玲找起麻煩來,還真不好自圓其說。

學曆班共有學員二十一人,其中男性十六人,女性五人。全班平均年齡在三十五歲以下。許一山剛過三十,是全班年齡當中墊底的一類。最大的接近四十歲了。

學員當中,級彆最高的兩位是地市級副市長。分彆來自陳州市與懷華市。

陳州市副市長程子華,今年三十九歲,剛上任不到兩個月便來學習了。

懷華市副市長是個女性,叫杜婉秋,恰好三十五歲。

陳州市與懷化市分居在中部省兩個偏遠地區。一個在南,一個在西。陳州市接壤的是冠東省,冠東省屬於沿海地區,這幾十年來經濟發展特彆迅猛。已經成為全國經濟的排頭兵。

陳州市與冠東省相鄰,因此多少受到了冠東省的影響,在經濟發展上可圈可點。

懷華市情況就不一樣了。在中部省十三個地州市當中,懷華市的經濟一直處於墊底的位置。這與懷華市的地理位置有著關係。畢竟,懷華市是典型的山區地形,它在中部省最西邊,與它相鄰的是重州市,十五年前被列為直轄市。

懷華市經濟落後,工農業發展都不儘人意。是省裡照顧最多,卻又一直起不來的市。中部省曾經為懷華市公開招聘能人誌士,遺憾的是費儘了心思,還是不見有太多起色。

許一山剛將花名冊看完,便聽到門響。抬頭一看,便見一笑容滿麵的男人拖著一個碩大的行李箱走了進來。

看見屋裡有人,那人客氣地頷首,連忙自我介紹,“你好,我叫程子華,我們倆一個宿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