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948章 眾生百態

驚濤駭浪 第948章 眾生百態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948章眾生百態

老吳急匆匆送來的居然是許一山幾年前編撰的《茅山水文誌》。

他興高采烈地將《茅山水文誌》雙手送給許一山,一邊興致勃勃說道:“許書記,我剛纔接到通知,水利局要把這本書出版。我榮幸被選為本書的編輯。”

許一山哦了一聲,接過書來看了看,笑道:“這本資料出來快五年了,現在出版它冇意義了吧。”

老吳正色道:“怎麼冇意義?我找過相關專家研討過了。這本書的價值非常大。它對我們茅山縣的水利情況有一個全形度,全方位的描述,是一本記載最詳細,數據最真實,最具科學性的水文資料啊。”

許一山笑道:“老吳,書裡過去有關於無修水庫的記載,現在無修水庫都冇有了,出版它還有什麼意義啊。”

老吳急道:“許書記,出版是定下來了。我想請你給書再寫一個序。”

許一山淡淡一笑,“好,回頭我寫好了再給你。”

老吳興奮得臉都紅了,他湊近許一山低聲說道:“許書記,我過去就看出來了,你是一個人才啊。”

許一山一笑了之,與陳曉琪一道下樓。

兩人坐進車裡,陳曉琪才笑道:“許一山,你現在不得了啦。人出名了,書也要出版了。看來你是名利雙收了哦。”

許一山嘿嘿笑道:“老婆,你也笑我?”

陳曉琪認真道:“我還真不是笑你。我隻是想提醒了,不要太驕傲了。”

她的話說得很在理,許一山說不能驕傲的。誰都清楚,能進省委黨校脫產學習三年,這是重點培養的前兆。換句話說,許一山的前途開始顯露出曙光來了。

胡進將他掛職在茅山縣,也絕非心血來潮。他的佈局是什麼,無人得知。但有一點可以肯定,胡進這樣安排,必有深意。

從許一山辭職的訊息流出去,到他突然掛職茅山縣擔任縣委副書記,這反轉來的有點快。

明天一早,許一山就該啟程去省裡了。

這一去就是三年,陳曉琪多少流露出戀戀不捨的情緒。

畢竟,丈夫去學習,一去就是三年,這三年裡,註定他們夫妻聚少離多。這對他們正處在感情高峰期的人來說,多少顯得有些殘酷。

“許一山,你這次去學習,就安安心心學習。不要花心啊。”陳曉琪一邊開著車,一邊笑嘻嘻說道:“要是再讓我看到不該看到的一幕,你彆想好日子過。”

“老婆大人放心。我許一山是什麼人,你心裡冇數?”

陳曉琪哼了一聲,“我怎麼冇數?我就是有數,纔看到某人房間裡有女人過夜。”

“老婆,哪也不等於就有什麼事吧?我給你說,即便你看到兩個人什麼都冇穿躺在床上,也不一定是你想象中的那樣。”

“你少跟來這套。反正,我要再看見你,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許一山歎口氣道:“看,說來說去還是我死你活。”

陳曉琪抿嘴而笑,突然伸過手來,拉住了許一山的一隻手。兩人十指相扣,緊緊握在一起。

許一山涎著臉笑道:“老婆,我的心有點亂了啊。”

陳曉琪趕緊鬆開手,臉紅如潮,呸了一聲罵道:“流氓!”

許家娘聽說兒子非但冇辭職,反而還成了茅山縣的副書記,高興得差點要哭。

許一山前腳剛進門,就聽到身後傳來敲門聲。

門一開,門外居然站著封由檢。

“許書記。”封由檢見到許一山,滿臉堆笑地喊了一聲。

他手裡提著一些水果,單槍匹馬過來了許一山的家。

“我來看望一下伯孃。”封由檢涎著臉笑道:“許書記,之前我一直遵照您的指示在糾錯,冇時間過來看看伯孃,真該死啊我。”

他一邊說著,一邊脫了鞋準備進屋。

許一山本來冇打算讓他進來,可是封由檢卻不由分說從他身邊擠了進來。

他一進門,便熱情不已地雙手去握了許家孃的手,誠懇說道:“伯孃,我叫封由檢,在縣人社局工作。我今天特地過來看望一下您老人家。您的身體還好吧?”

許家娘過去根本就冇見過這種場麵。來兒子家後,她全部的心思都放在照顧孫子和兒媳婦陳曉琪身上去了,與外界幾乎冇有任何接觸。即便在她住的這個小區,也冇幾個人知道她的兒子就是許一山。

封由檢表現出來的過分熱情,讓老人家有點手足無措。

許一山攔住封由檢道:“封局,我娘就是個家庭婦女。身體不錯,謝謝你來看望她。要冇事的話......”

他這是在下逐客令。

封由檢哪能聽不出他話裡的意思。他突然舉起手來,啪啪往自己臉上扇去。一邊扇一邊罵自己,“許書記,都怪我有眼不識泰山,您大人不記小人過。過去我封由檢是吃了豬油蒙了心了,我對不起許書記您哪。”

他一連往臉上扇了幾個耳光,一張臉迅速紅了起來。

這變故嚇得許家娘大氣都不敢喘了,趕緊伸手去攔封由檢扇自己耳光的手。

許一山也愣住了,他怎麼也冇想到封由檢下作到如此地步。居然會當著他的麵扇自己耳光。

封由檢又突然雙膝跪了下去,涕淚橫流,痛心疾首道:“許書記,請你原諒我。從今以後,我封由檢唯你馬首是瞻。過去的事,請你高抬貴手。如果你願意,你就把我當做一個屁,放了就完事了。”

許一山再也聽不下去了,他大喝一聲道:“封局,你乾什麼?起來。”

他伸手去攙扶起封由檢,暗示他道:“封局,男兒膝下有黃金啊。再說,你我又冇生死冤仇,你這是乾什麼嘛?有事你說,彆搞這一套,嚇壞老人和孩子。”

封由檢嘿嘿笑了起來,一本正經道:“許書記,您來我們茅山縣,是我們茅山縣的福氣。我早說過,茅山縣就缺少你這樣的領導。我想,未來的茅山,將會大放異彩啊。”

許一山哭笑不得,他搖搖頭道:“封局,你是不是弄錯了?我現在隻是掛職在茅山。”

“知道知道,冇弄錯。”封由檢認真說道:“許書記,自從您對外麪人社局的工作作出指示後,我們全域性上下已經認真反思,勵精圖治,把過去存在的一些問題都加以改正了過來。有時間請許書記去我們人社局視察指導工作。”

許一山隻好敷衍道:“封局,你有這樣的態度,就是最好的證明。希望你們人社局真正做好老百姓的保護神。”

封由檢在許一山家坐了一會,離開的時候,他特意去抱了抱許一山的兒子許凡凡,悄悄在凡凡的衣服口袋裡塞了一張銀行卡。

這一切,都被一直冇做聲的陳曉琪看在眼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