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919章 接班人

驚濤駭浪 第919章 接班人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919章接班人

許一山突然爆出組織要查黃山,把陳曉琪嚇了一跳。

她緊張地問:“黃書記有什麼問題?”

“具體我也不清楚。”

“你能不能打聽清楚一些?”陳曉琪不高興地哼道:“許一山,查黃書記,你是不是很高興?”

許一山頓時一怔。調查黃山己經不是新鮮事。早在富嘉義時期,衡嶽市委就曾大張旗鼓調查過。但是後來不了了之,反而讓黃山的名聲大噪,都說調查出了一個大清官。

黃山執掌茅山十年,一直住在縣委家屬樓。

此樓是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期的產物。與今天任何一座商品樓比,都顯得無比的破舊與腐朽。

房屋由磚混結構,樓板使用的是預製板。時間一長,便會有裂縫。

黃山家在家屬樓五樓,要上五層樓的逼仄樓梯。他家地板還是九十年代的老地磚,曆經二、三十年後,地磚已經鬆鬆袴袴,踩上去吱呀作響。

牆壁還是白灰牆,不小心蹭上去,會弄一身的白灰。

家裡陳設簡單,甚至還有縣委招待所遺留下來的堪稱文物的老傢俱。

縣委家屬樓裡的乾部,大多搬去了新買的小區房。隻有黃山一家幾十年如一日地堅守。

黃山給人的印象是作風正派,清正廉明。很少聽到關於他的負麵新聞。

唯一讓他名聲受損的是二兒子黃大嶺。這小子當年在茅山縣城闖了禍,與一幫絝子弟欺負一個未成年的漂亮小女孩,造成傷亡事故。

當時傳言黃大嶺犯了死罪。結果是黃大嶺銷聲匿跡幾年來,再回茅山己變成了投資老闆。專事開發茅山縣域內的房地產。

至於大兒子黃曉峰,一直就是他的驕傲。曾有人說,黃曉峰繼承了父輩的優良品質,最有可能成為黃山書記的未來接班人。

培養大兒子黃曉峰是黃山最重要的一件事,他不顧彆人異議,將黃曉峰安排去燕京駐京辦曆練,其心思可見一斑。

黃山如果有事,緊跟他身邊的原縣委辦主任陳勇不可能獨善其身。

這就是陳曉琪最擔心的事。

雖說父輩有不有問題與她無關,畢竟大家都是一根藤上的瓜,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許一山對陳曉琪的質問感到很為難。從內心講,他對黃山的印象還行。無論怎麼說,他能進入仕途,黃山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作為一把手的黃山當時隻要質疑一聲,他就不可能順利提拔為洪山鎮副鎮長。

而且他發現,黃山願意用他,敢用他。冇因為他搶走了可能成為他兒媳婦的陳曉琪而對他另眼相看。

相反,他在很多時候還站在許一山的立場說話。否則,在與段焱華的明爭暗鬥中,他許一山早就灰飛煙滅了。

他記得黃山曾與自己有過一段對話。

“一山啊,希望你今後一定要保持一顆平常心。無論遇到多大的挫折,千萬不可喪失自信與立場。”

從某種角度而言,黃山於他,有知遇之恩。

陳曉琪將車往路邊一停,道:“我不去了,你去吧。”

許一山急道:“你不去怎麼可以?你要不去,我也不去。”

陳曉琪道:“其實我知道,我去也是陪襯。周琴請我隻是客套。你去吧。”

許一山為難起來,周琴明明說請他夫妻一起吃個飯。現在他去她不去,人家問起來,他要怎麼回答?

何況,他與陳曉琪之間的誤會纔剛剛消除,現在又獨自去赴一個單身漂亮姑孃的飯局,這會不會讓誤會重生啊?

陳曉琪見他為難,嫣然一笑道:“我讓你去的,就不用擔心我。去吧去吧,吃得開心。”

在陳曉琪的堅持下,許一山隻好獨自前往。

周琴一日三餐都在食堂解決。平常請客,也都在食堂進行。

許一山按照約定趕到,推開書記專用包廂,隻看見周琴一個人坐在裡麵。

周琴見他也是一個人過來,狐疑地問:“曉琪呢?”

許一山解釋道:“她要回家帶孩子,所以……”

周琴便笑,溫溫婉婉的,“許一山,你連撒謊都不會啊。曉琪是真回家帶孩子嗎?”

許一山頓時語塞,訕訕笑道:“她說是。”

周琴也不追究了,淡淡招呼,“坐吧。請你吃飯,是需要勇氣的。”

話題從現階段茅山情況聊起,周琴一直在抱怨組織安排有問題。她明確說,安排她來茅山擔任一把手就是個錯誤。

許一山一直認真地聽她說話,兩個人基本上冇動筷子。

聊了好一陣,周琴突然問,“要不要喝點?”

許一山猶豫一下道:“算了吧,就我們兩個,氣氛也起不來。”

“可我想喝。”周琴定定地看著他,似乎在等他的決定。

許一山將心一橫,“喝就喝點吧。不要醉了就好。”

周琴便吩咐人去拿了酒來。酒是好酒,陳年茅台,市場價格肯定不秀氣。

“我先說明,這酒可不是彆人送的。當然也不是我買的。這是我家老爺子的酒,我順手拿了一點過來。”

許一山咧開嘴笑,端祥著酒瓶子感歎道:“我們這瓶酒,恐怕是普通工薪階層的人兩個月工資。”

“錯,至少半年。”周琴糾正他道:“我聽老爺子說,這酒至少在三萬塊以上。”

許一山嚇了一跳,又去看酒瓶子,嘀咕道:“這麼貴,喝了多可惜。”

周琴聞言抿嘴一笑,嗔怪道:“彆小農意識好不好?”

許一山捱了批評,便不再吱聲。他親自動手將酒打開,滿屋頓時溢滿濃濃酒香。

“這次陸副省長下來視察,你有什麼想法冇有?”周琴主動問他。

許一山笑笑道:“冇有。我一平頭百姓,能有什麼想法?”

“口是心非。”周琴斜看了他一眼。“你彆以為我們都不知道。陸副省長他的用意是什麼。”

許一山還真不知道陸副省長的用意,便試探著問:“啥用意?”

周琴淡淡微笑,“每個人都希望自己能有一支力量。這就是勢。當領導的人,更需借勢而為。勢在平時,可蓄勢待發,一旦用時,將聚勢而起。”

她喝了一杯酒,姿勢十分的優雅。喝酒的女人,絕非男人一樣的貪杯。她們並不以酒為樂,卻能從酒中找到需要的東西。

“你應該也知道。陸副省長馬上就要成為代省長。他需要一支好的人馬幫他。你、梁國明,還有現在的市委一把手胡進書記,都是他挑選出來的種子。”

許一山啞然失笑,“怎麼可能啊,你的分析不對,至少我不在他的視線裡。”

“對與不對,時間會證明。”周琴莞爾一笑,“忘了告訴你,陸副省長與我爸是多年老友。”

“你們三個人當中,最終會有一個人成為陸副省長的接班人。”

周琴站起身說道:“我有點頭昏,我回辦公室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