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912章 她要冷戰

驚濤駭浪 第912章 她要冷戰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912章她要冷戰

一個月後,許一山順利調進衡嶽市委政策研究室,擔任了副主任。

幾乎在同一個時期,省委組織部下來人,在長寧縣乾部大會上,宣佈梁國明但任長寧縣新一屆縣委書記。

長寧縣原書記黃山同誌,榮調衡嶽市人大,擔任人大副主任,排名第十。

這一番人事安排過後,衡嶽市似乎恢複了平靜。

正如許一山想的一樣,政研室就是個閒得蛋痛的單位。

政研室主任是個老頭,他是個資深的政策研究人員。能準確完美地詮釋上麵的所有政策,及時提供給市委領導決策。

對於政策研究,許一山就是個門外漢。

政研室老頭似乎怕他搶了他的位子一樣,防賊一樣防著他。以至於許一山進了政研室以後,就像一條孤獨的狼,遊蕩在空曠無垠檔案裡,找不到下嘴的地方。

他開始表現出整天無所事事的樣子,甚至一天到晚都不在辦公室露個麵。

慢慢的,許一山淡出了眾人視野。

淡出視野的許一山便請了假,回去了茅山。

陳曉琪下班回來,一眼看到許一山在逗兒子玩,一句話冇說就將兒子抱去了臥室。

許一山想跟進去,發現陳曉琪已經將門在裡麵反鎖了。

娘抱怨道:“一山啊,你還記得回來。你自己算算看,有多長時間冇回家了?”

其實,從他回來開始,娘就告訴了他。陳曉琪這段時間心情很不好,在家裡幾乎看不到她有笑臉。娘把責任都推在他身上,埋怨他為了當官,連家都不顧了。

娘說到氣頭上,抓起一根棍子就要教育他

罵他如果想變成陳世美,她就死給他看。

她甚至搬出丈夫許赤腳來,警告兒子說:“若是你爹知道了你長期不回家,他會剝了你的皮。”

許一山心裡也不好受啊,不是他不願回來。一來工作確實是忙。二來,他冇勇氣麵對陳曉琪。因為他無法解釋清楚張曼為什麼在他房間過夜的事。

娘躲去她的房間,留下許一山一個人站在臥室門口。

他輕輕敲了敲門,喊道:“曉琪,你把門打開啊。”

屋裡寂靜無聲,偶爾會傳出來兒子咯咯的笑聲。

一連敲了好一會,陳曉琪始終閉門不出。許一山無奈,隻好回到客廳的沙發上,打開電視漫無目的看起來。

老董打來電話,邀請他出門喝酒。

許一山解釋道:“今晚就不出去了。我還有點事。”

“你有個屁事。”老董笑道:“是不是很久冇摟著老婆睡覺了,心慌了啊。老許,喝個酒,不是更助興嗎?來吧來吧。”

許一山隻好勉為其難答應。

他已經有一段時間冇回茅山縣了,正好通過老董瞭解一下縣裡的情況。儘管他已經卸職茅山縣委辦主任,心卻還是牽掛著茅山的一切。

老老董是個正宗的吃貨。但凡縣城有好吃好喝的地方,都免不了被他光顧。

這次他們去的是一家新開的小酒館。裝修陳設都與他第一次被老董帶去的小酒館相似。

問了老闆娘才知道,小酒館果真是原來的一對老夫妻女兒開的。

老夫妻當初關了小酒館後,就是去與現在的老闆娘一家團聚。

老夫妻隻生了這一個女兒,一生的希望都寄托在她身上。

誰料他們去了之後不久,女兒夫妻倆因為一點小事發生矛盾。後來矛盾越來越激烈,最終過不下去了,兩人辦了離婚。

老夫妻氣得茶飯不思,冇過多久,老頭撒手西去。不到一個月,老太婆也跟著去了西天的極樂世界。

離了婚的女人傷心不已,她在思前想後後,決定回茅山來,接過父母當年的小酒館繼續開下去。

聽了這個故事,許一山不免唏噓感歎。想起當年自己煩惱的時候,第一個想到的地方就是來小酒館小坐。他感覺自己隻要在小酒館一坐。所有的煩惱和憂傷都會遠離他而去。

“這個女的很慘。”老董低聲說道:“她家男人出軌,卻把責任都推在她身上。離婚時,哪男人心狠,不但把孩子的撫養權爭取過去了,還逼著她淨身出戶。一個女人家,突然一夜之間什麼都冇有了,這個打擊怕是男的都無法承受啊。”

許一山心裡突然生出與女人同病相憐的感覺來。

陳曉琪不理他,讓他心裡很難受。他暗想,自己當年付出多大的勇氣才娶了她,他自認為冇有什麼對不起她陳曉琪的,反倒是她陳曉琪的故事,讓他心裡永遠都長著一根刺。

老董見他情緒不高,便逗他道:“老許,你還有什麼不高興的?你現在春風得意,仕途通達。你看看你的樣子,好像誰欠你八百吊錢一樣的,有意思嗎?”

許一山隻能苦笑,冇有吱聲。

他不能把自己與陳曉琪之間的誤會說出來啊。因為冇有誰會相信他,一個年輕漂亮的女人在他房間過了一夜,他們之間冇有發生點什麼。

許一山情緒不高,老董便覺得冇一點意思了。

他請許一山出來喝酒,本來是有話想對他說的。在許一山離開招商局之後,招商局的工作由他一手抓。

可是他發現,招商局的人並不怎麼聽他的話。全縣的招商工作也因為許一山的離開而陷入了一潭死水的境地。他想請教一下許一山,究竟有什麼辦法能讓大家都積極起來。

現在全域性工作的重心都放在油脂基地上。他這樣做,又讓一直負責油脂基地的王若普不滿。認為老董故意排擠他,暗批他的工作不力。

就連一直以老好人麵目示人的辦公室主任歐陽輝,對他的工作也常常陽奉陰違。

“說白了,招商局現在是雞飛狗跳。你走了,這幫牛鬼蛇神都活了。”老董笑笑道:“有時候我真想撂了挑子不乾了。”

許一山想起曾經提議過讓老董去擔任洪山鎮書記的說法,便試探著問:“縣裡不是準備安排你去洪山鎮了嗎?怎麼不見動靜?”

老董搖搖頭道:“一票否決了。”

“誰否決了你?”

老董歎口氣道:“還能有誰,縣長大人嘛。”

“理由呢?”

“簡單。”老董不屑地笑了笑道:“因為我董一兵是你的人。這可是原話,我冇加一個字,也冇少一個字。據內部訊息說,當時姓彭的在會上就是這麼說的。”

許一山吃驚道:“還有這個說法?什麼你是我的人?就算是,也不該成為否決你的理由啊。”

“說不清。”老董歎口氣,“我冇去成洪山鎮,未必就是壞事。有個人準備去洪山鎮上任了,你知道誰嗎?”

許一山隨口問道:“誰呀?”

“黃曉峰。”老董仰著脖子將一口酒灌下去,站起身道:“走吧,回家。我看你心不在焉的樣子,冇意思極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