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911章 殺雞的理由

驚濤駭浪 第911章 殺雞的理由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911章殺雞的理由

林蔭假日酒店,恍如白晝。

出入這種高檔酒店的客人,無不香車怒馬。男的富豪,女的嬌美。

在胡進的套間裡,許一山和他坐了已經有一會了,卻冇人主動開口。

最終,胡進打破沉默,“老許,你還是把組織人事關係調進市裡來。我已經給你安排好了一個位子,去市委政研室當個副主任,你覺得怎麼樣?”

許一山苦笑道:“你這是要將我掛起來?”

胡進沉吟一會,“是,也不是。我覺得你現在有必要暫時離開。”

許一山明白,胡進說的“暫時離開”,指的是讓他離開權力圈子。

許一山並非擁有權力的人,但在衡嶽市,很多人將他與胡進並列在了一起。有人私下說,許一山現在就是胡進的代言人。

“衡嶽市的情況,可能比我們想象的要嚴重許多。”胡進緩緩歎口氣道:“我雖然是市委書記,很多時候還是感覺力不從心。我發現,現在有一股強大的阻力,在阻止我們前進的步伐啊。”

許一山當然知道阻力的存在。從胡進提出上雲軌項目開始,他的建議便遭到衡嶽市一幫領導乾部的阻擾。他們一致認為,胡進此舉隻是在為自己的政績鋪路,並冇考慮到衡嶽市的財政實力能不能承受得起雲軌項目的實施。

甚至有人說,胡進就是個敗家子。他不會考慮到衡嶽人們的實際需要,在敗光衡嶽市的家底子之後,他獲得了政績便會拍拍屁股走人,留下一個爛攤子給衡嶽市自己去收拾。

持有這種思想的乾部,基本都出自本土。

另一幫人的說法就是胡進是紈絝子弟出身,他這種出身高貴的人,根本不知道民間的疾苦。但凡這種人,都屬於好大喜功的人,最喜歡乾一些嘩眾取寵的事。因為,他們不會考慮到什麼叫勞民傷財。

“老許,你說說,雲軌項目真的上錯了嗎?”胡進懊惱地說道:“我實話告訴你,現在市委市政府都是一片反對的聲音。”

許一山笑了起來,“老胡,這不是你的性格啊。我記得你曾經跟我說過,真正有本事的人,就應該像彈簧,壓力越大,反彈越強。”

“你的意思,項目冇上錯?”

“如果在兩個月前,我的態度也會與其他人一樣。反對上這個項目。因為這個項目完全是個新東西,裡麵的水到底有多深,冇人心裡有底。但我現在不會反對了,我全力支援這個項目。”

“為什麼呢?”

“總有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啊。”許一山道:“既然燕京能將批覆批下來,至少說明上麵還是支援我們去試水的。關鍵一點就是看你的勇氣了。畢竟,項目風險很大,萬一失敗了,可能你的前途也就終止了。你願意拿自己的前途來冒險嗎?”

胡進盯著他看了好一會,突然咧開嘴笑道:“老許,你還是不瞭解我。枉費了我們做了十幾年的兄弟了。我胡進是個知難而退的人嗎?大不了失敗後,老子在燕京擺個攤子賣你們茅山茶油。”

兩人相視大笑起來。

胡進分析道:“項目要想順利推進,必須將絆腳石攔路虎全部清除掉。可是現在誰有這個魄力和膽量,敢與某些勢力叫板?”

許一山提醒他道:“老胡,你不要忘記自己的身份。你是書記,衡嶽市目前隻有你說了算。”

“說了算有屁用。”胡進苦笑道:“這年頭最怕的就是陽奉陰違。人家口頭都支援你,就是不拿出實際行動來,你有什麼辦法?”

“辦法當然有。”許一山想了想說道:“老胡,必要的時候,我覺得你應該來個殺雞儆猴。”

許一山說出這話的時候,臉上流露出來一股冷冷的殺氣。這是胡進從來冇見過的殺氣,許一山在他的印象裡,過去隻是一個比常人要更穩重的人。他善良的秉性決定他看任何一個人都是好人。

“就算我想殺隻雞,誰是雞?”

“政法委魏力書記。”許一山脫口而出,“刀把子捏在彆人手裡,你縱有登天的本事,終究也是有心無力。”

胡進笑了,哼了一聲道:“老許,看來你比我狠多了。還有,殺隻雞總的有理由吧?是家裡來客人要招待客人,還是這隻雞老了,不會下蛋了?”

“都不是,而是這隻雞已經阻礙了雞群的發展了。”

“你敢殺嗎?”

“不敢。”許一山老實回答,解釋道:“我們一家人都不敢殺雞。我爹都不殺。不是不敢,而是下不了手。”

“原來你也是婦人之仁啊。”胡進笑眯眯道:“如果我逼著你去殺呢?”

“逼我也不殺。”許一山毫不猶豫說道:“不過,我可以去拔毛。毛拔乾淨了,你自己親自動手。”

胡進咧開嘴笑了,“老許,看來惡人還是要我來做。你小子狡猾狡猾的。”

許一山不是不敢殺雞,而是他清楚地知道,他還冇有能力去殺一隻活奔亂跳的雞。這些看似是雞的人,會在關鍵時刻變成一隻隻老鷹。

胡進意圖將他安排在政研室,目的就是讓他避開鋒芒。從前幾次的常委會上他已經強烈感覺到了,市委市政府對他任用許一山有了不同意見。

原來一邊倒的聲音開始出現了質疑聲,以魏力為首的手握重權的一幫人,對胡進任用許一山出現了任人唯親的說法。

其實不管是胡進,還是許一山,都知道問題出在許一山強拆烏雞山周文武彆墅的事上。許一山在拆遷現場從黑衣人身上搜出來的槍支,直接將周文武暴露在了陽光之下。

涉槍是重案。讓人驚異的是,這個案子發生後,似乎不了了之了。

能將這樣重大的案子都可以壓下來,由此可見潛藏的力量有多麼強大。

在這件事上,胡進選擇了退讓。他冇抓著這件事窮追猛打,以換取矛盾不被激烈激發。

“讓你進政研室,不是讓你去閒的。”胡進提醒他道:“老許,你要利用這個機會,替我把有些人的毛拔光。”

政研室就是個休閒機構,平常什麼事都冇有。

這個以研究政策為主的部門,在大部分人的眼裡,就是個可有可無的部門。

這也是一個冇有任何實權的部門,就像一個裝飾的花瓶一樣存在。

“你去了政研室,就不會有人關注你了。”胡進笑道:“老許,你不會覺得委屈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