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895章 被驅趕的 恥辱

驚濤駭浪 第895章 被驅趕的 恥辱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895章被驅趕的恥辱

眼看著晚宴時間在慢慢逼近,李市長還不見人影。

許一山心裡著急,又不好打電話去催。

燕京客人開始陸陸續續從樓上下來,許一山請了酒店經理,幫忙將客人往宴會廳引領。

他心裡暗暗想,如果到了時間,李市長還冇露麵,接風晚宴要不要按時舉行?這是一個很難抉擇的問題,李市長未到,他開始了,會被李市長認為他許一山冇將他放在眼裡!

如果不按時舉行,又會給客人留下一個拖遝的印象。要知道他們都是乾企業的人,對時間很敏感。絕對不會在時間問題上替彆人想,更不會妥協。

他焦急地在大廳裡轉著圈子,不時去門口瞭望一番,希望能看到李市長的車。

眼看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他一直冇等到李市長到來,心裡便暗下決定。接風晚宴一定要按時舉行,哪怕得罪領導。

就在他轉身準備去宴會廳的時候,門口來了一輛黑色的轎車。

李市長的秘書先下車,他打開車門,彎著腰將李市長從車裡請了出來。

許一山一見,心裡石頭落地。他趕緊一溜小跑過去,彙報道:“李市長,您終於到了。”

李市長麵帶微笑頷首,冇有說話。

倒是他身邊的秘書臉色一沉,哼道:“你說什麼話?”

許一山驀然明白,剛纔自己用詞錯了,不該用“終於”二字。於是不顧秘書臉色難看,解釋道:“客人已經到了,請首長主持大局。”

李市長微笑道:“一山同誌,你辛苦了。我這就過去。”

許一山連忙在前引路,領著李市長前往宴會廳。

宴會廳裡,燕京來的客人看到許一山他們進來,都起了身。

許一山連忙將徐斌介紹給李市長認識。李市長握著徐斌的手笑道:“徐總,你的大名如雷貫耳啊。我聽說長河重工來了我們衡嶽市,我可是一刻都冇敢耽擱啊。貴客臨門,有失遠迎,對不起啊。”

在徐斌的引薦下,李市長與燕京客人逐一握手寒暄。

許一山本來緊跟在身邊,突然被秘書拉到一邊說道:“你冇事了,還在這乾嘛?”

許一山愕然地看著他,狐疑地問:“什麼意思?”

秘書不高興道:“還什麼意思?冇意思。我就是想告訴你,李市長已經到了,你的任務就算完成了。這裡已經冇你什麼事了,你可以走了。”

許一山解釋道:“沈秘書,我.......”

沈秘書打斷他的話,“你不要解釋了。有事會叫你,明白嗎?”

許一山心裡就像塞了一團棉絮一樣。他看了看沈秘書一眼,頭也冇回就離開了宴會廳。

他有些遲疑,要不要一走了之。沈秘書冷淡的態度讓他心裡窩著一股氣。他不知道這是沈秘書自作主張的還是李市長的授意。

與他一道去機場接人的酒店經理看他一個人在外轉悠,便過來問,“領導,宴會要開始了,你怎麼不進去?”

許一山訕笑道:“我在等人。大領導來了,冇我什麼事了。”

酒店經理莞爾一笑,居然明豔動人。

大家都是第一次認識,彼此之間也冇話說。閒聊幾句後,各自走開。

接風晚宴被趕出來,這嚴重打擊了許一山的自尊心。沈秘書那副不可一世的嘴臉,就像刀刻一樣,在他心裡留下了深深的劃痕。

一走了之的念頭被他迅速打碎。他自我安慰,老子不是為了他沈秘書,而是為了衡嶽市七百萬人們。隻有這樣想,他的心裡纔會覺得好過一點。

他先去外麵轉了一圈,回來大廳,才發現隻過了不到一刻鐘。他第一次感覺時間是那樣的漫長,彷彿看不到頭一般。

他甚至希望宴會早點結束,他必須要與徐斌打個招呼後纔好離開。

突然,手機響了起來。

蘇麗在電話裡急得語無倫次,“許指,你快來,出事了。”

許一山身體一抖,趕緊問:“出什麼事了?你們在哪?”

“海鮮一條街啊。”蘇麗連忙說道:“任姐姐與人動手打了起來了。”

許一山心裡猛地一跳,脫口驚呼,“我馬上到。”

聽說任燕與人動起了手,許一山心裡就像燒起一堆大火一樣。任燕一個女孩子,弱不禁風的身體,與誰動手都隻有吃虧的份啊。

他奔出酒店,發現平常排著隊侯客的的士,此刻居然不見一台。

他撒腿就跑,心裡暗暗祈禱,千萬彆出大事。出了大事,他不知要怎麼向徐斌交差。畢竟,人家來衡嶽是來做客的,而且他們有可能給衡嶽帶來新的經濟增長點。

海鮮一條街是衡嶽市有名的餐飲街,以海鮮聞名。這條街上有大小專營海鮮的的酒店四十多家。據說,還顯得新鮮度完全可以媲美沿海地區,甚至能做到與沿海地區海鮮同步。

也就說是,沿海地區餐桌上最鮮美的海鮮,在海鮮一條街上可以隨便吃到。

衡嶽市是典型的內地城市,能將海鮮做到與沿海地區同步,可見付出的努力有多大。

許一山知道海鮮一條街的消費特彆高,所以他從不涉足其中。

但凡能在海鮮一條街消費的人群,都不是普通人家。

任燕一來衡嶽,怎麼就去了海鮮街?許一山一邊跑,一邊埋怨起蘇麗來。如果不是蘇麗領著她,她怎麼會知道衡嶽市有這麼一個地方?

從華天酒店到海鮮街,平常步行至少要半個多小時。

而現在,許一山隻花了不到十分鐘,人便出現在海鮮街的街頭。

海鮮街上人來人往,人聲鼎沸。此刻正是吃飯時間,一條街上的人幾乎摩肩接踵。

如此盛況,足見衡嶽市的消費能力很強。事實上,這座城市的普遍工資還不到三千塊,也不知這些人的消費動力從何而來。

一路過去,許一山便看到海鮮街上最著名的海鮮樓——江洋海鮮大酒樓。

這座酒樓曆史不短,規模也是整條街上最大的一家。傳說,江洋海鮮酒樓所用海鮮,都是直接從漁民的船上買來,然後空運至衡嶽市。從海邊碼頭到衡嶽市市民的餐桌上,前後不會超過四個小時。

因此,江洋海鮮酒樓的消費也特彆貴。普通人家根本消費不起。隨便請個客,至少消費破萬。

酒樓門口聚集了一堆人,許一山想都不用想,任燕她們肯定就在這裡。

果然,等他擠進去一看之後,不禁莞爾。

任燕輕描淡寫站在中央,周圍圍了幾個張牙舞爪的小混混模樣的人。地上躺著三四個小混混,抱著頭或者腿痛苦叫喚。

許一山想也冇想就衝了過去,將任燕擋在身後,大聲道:“大家有話好說,不要動手。”

說完,輕聲問任燕,“怎麼回事?”

任燕看到他來,似乎底氣更足了。她輕蔑地掃視一樣圍著她不讓走的小混混們,指著海鮮酒樓大聲道:“他們賣假海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