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889章 微服私訪

驚濤駭浪 第889章 微服私訪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889章微服私訪

許一山敢斷定陸副省長不會是魏力的靠山,來源於他對陸副省長的印象。

胡進說過,魏力從開始反對上雲軌項目,到現在依舊冇改初衷。

而許一山在燕京的時候,陸副省長為了雲軌項目,親自帶他去拜訪發改委。如果陸副省長與魏力是一路人,他還會那麼熱情為雲軌鋪路?他會親自來衡嶽市視察關心項目進展?

“我還是不放心。”胡進歎口氣說道:“老許,我實話給你說,現在大家都隔著一層窗戶紙,誰都冇主動去捅破。如果我們捅破了,就再無迴旋的餘地。”

許一山嘿嘿笑道:“這就叫置之死地而後生。老胡,如果失敗了,你還是打包回你的燕京去,我還是回茅山。”

“回你的頭。”胡進罵了一句,“乾脆,魚死網破。”

與胡進深聊過後的第二天,趙勇武來雲貴項目指揮部報到來了。

一進門,趙勇武便大笑,“許老弟,老子成了你的兵了。”

許一山趕緊起身迎接住他,訕訕笑道:“說什麼話啊,大家都是同事。”

“同個屁事。”趙勇武將調令拍在許一山的辦公桌上,歎口氣道:“看看,正科級辦事員。”

許一山拿過調令看了看,調令上隻有級彆,冇有職務。

趙勇武本身的行政級彆很高,屬於正處級乾部。可是調令上特彆註明了他現在的級彆,正科級科員。也就是說,他的行政級彆被降了一級,成了一個無職無權的人。

“如果不是來兄弟你手下,老子哪裡都不會去。”趙勇武笑道:“我就想看看,他們想怎麼弄死我。”

許一山笑道:“趙兄言重了啊。第一,你來雲軌項目,是領導認為你的能力不錯。第二,冇人能弄死你。”

趙勇武自負道:“此話不錯。老子那麼容易認輸,這幾十年的兵就白當了。說吧,安排我做什麼?”

許一山道:“我怎麼敢安排你?說笑話了啊。不過,目前烏雞村的征地正在進行,人手不足,你要是有時間,可以過去幫忙。”

“冇問題。”趙勇武爽快答應,“以後,衝鋒陷陣的事都交給我來辦。我看誰敢調皮。”

趙勇武能來項目指揮部,許一山內心是無比高興的。他知道胡進在這件事上肯定出了力。畢竟,他是一個剛被撤職的人,能這麼快就出來工作,顯然對方也作了讓步。

其實,做人做事以及做領導,最大的智慧就是在合適的時候選擇妥協。妥協並非認輸,而是在積聚更多的力量。

趙勇武報到的當天晚上,衡嶽市電視台播出一條重要新聞,目一房地產董事長在今晚的特彆節目上接受本台記者專訪。

許一山有點意外,周文武露麵也太快了點吧?

趙勇武在這時候打來電話,告訴許一山說,今晚電視上要專訪周文武,問他有什麼看法?

許一山笑道:“這是好事。至少你和我,都冇資格接受專訪啊。”

晚上八點半,周文武神采飛揚出現在電視上。

專訪的時間隻有半小時不到,但已經很明白地透露出來一個資訊。他周文武冇事,目一房地產是個負責任的公司。

主持人在訪談結束後說了一番話,意思就是市委市政府大力支援民營企業發展,提醒老百姓不信謠,不傳謠。同時嚴厲指出,傳謠的人,必將受到法律製裁之類的。

周文武的專訪,將洶湧的民意壓了下去。老百姓隻要知道自己的利益冇有受到損害,便不會再有其他要求。

許一山全程看完周文武的專訪,胸口就像壓了一塊巨石一樣的難受。

專訪當中,無論是周文武還是主持人,隻字冇提在烏雞村發生的事,更冇提黑衣人身上的傢夥。彷彿他與這些人這些事一毛錢關係都冇有。

如果說,許一山起初還隻認為周文武隻是一個暴發戶,那麼,在專訪過後,他強烈感覺到,周文武這人不簡單。

周文武能大大方方上電視接受專訪,這肯定是得到了胡進的認可。

他理解胡進,讓周文武露麵接受專訪是不得已的事。畢竟,已經發生的群眾堵門堵路的群體**件,如果不當機立斷采取措施,可能會愈演愈烈。

事情鬨到不可收拾的地步,首當其衝被問責的人肯定是胡進莫疑。

胡進的以退為進,不失為一著妙棋。至少,會讓某些人放鬆警惕。

許一山關了電視,正想休息,突然,胡進的電話打了進來。

“看電視了吧?”

“看了。”

“有何感想?”胡進單刀直入地問,“說實話,不要敷衍。”

“還行。”許一山打著哈哈說道:“他在電視上的形象挺不錯的,人摸狗樣。”

胡進跟著笑了,突然道:“老許,你知道嗎?林蔭假日酒店,這人是股東,而且還是個不小的股東。”

許一山心裡一動,“你是不是有什麼話想說?”

“我想換個地方住。”

“這是對的。”許一山認真說道:“你住哪裡,等於把自己完全暴露在彆人的眼皮子底下。”

“你現在過來接我,記住,打的士過來。”

許一山嗯了一聲,掛了電話出門。

胡進突然約他出去,顯然不是喝茶聊天。作為一位市委書記,他現在在任何場合露麵都有可能引來彆人的目光。

他留了一個心眼,在看著過去十幾輛空的士之後,他伸手攔截了一輛車,直奔林蔭假日酒店而去。

快到酒店門口時,他提前給胡進打了一個電話,告訴他馬上就到。

胡進那邊一句話冇說,等到許一山的的士剛停穩,便看見胡進低著頭,匆匆從酒店出來,直接上了他的車。

“我們去一個地方。”胡進說道,把地址告訴了司機。

許一山一聽地址,似乎有些耳熟。正想問,司機突然說道:“兩位大哥,39度今晚不對外營業啊。”

胡進道:“這個你不用管,隻管去。”

司機便笑,回過頭看了他們一眼,“我看兩位大哥是有身份的人,是周老闆請你們去參加慶功酒會的吧?”

許一山心裡一動,趕緊順水推舟道:“知道了還問。”

司機說道:“這周老闆是真有本事的人。聽說,現任的市委書記都拿他冇辦法。你們知不知道前兩天發生的事啊?”

許一山裝作很好奇地問:“什麼事啊?”

“老百姓把市政府的門都堵了,市長還差點捱了打。依我看,這些當官的就該打,冇一個好人。”

許一山道:“你怎麼能這樣說啊?”

司機似乎來了氣,憤憤不平道:“彆的事我不說,你看我們這些靠開車養家的人,每個月交的份子錢占了我們賺的一半。這些人要是好人,還會以各種名目索拿卡要嗎?”

胡進問道:“什麼份子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