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868章 醉翁之意

驚濤駭浪 第868章 醉翁之意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868章醉翁之意

許一山提議由董一兵出任洪山鎮黨委書記。他給出的理由是董一兵目前擔任茅山縣招商局副局長,主持雲霧山旅遊風景區的開發。雲霧山隸屬洪山鎮管轄,為保證項目順利進行,董一兵為最佳人選。

周琴冇有料到許一山會推薦一個不熟悉基層政府工作的董一兵出來,她猶豫片刻道:“真合適?”

“合不合適,讓他上來了才知道。”許一山說得輕描淡寫,“老董的為人和辦事能力,我相信他。”

“行。”周琴似乎下了決心,但她提醒了許一山,乾部任前都有一個公示的過程。如果公示期間接到舉報,很有可能會對任命產生直接影響。

“冇事。公示是程式,該怎麼走就怎麼走。”許一山信心滿滿道:“我不擔心老董在公示期間會出意外。”

周琴之所以一直冇決定把誰放在洪山鎮的位子上,就是考慮到洪山鎮不同於其他鎮。

洪山鎮儘管隻是鄉鎮一級,但對整個茅山的影響卻非常大。

一來洪山鎮是全縣人口最多的大鎮,僅次於縣城人口。二是洪山鎮是經濟重鎮,是全縣的龍頭鎮。洪山鎮出問題,影響的結果就是全縣。她冇有膽量把洪山鎮作為賭注。

許一山的建議讓她吃了一顆定心丸。她相信許一山的眼光和判斷力。

確定了洪山鎮的書記人選後,周琴又問他,誰去做董一兵的副手?

許一山無奈道:“到底你是書記,還是我是書記?用人這一塊,你必須得有自己的主見啊。”

周琴有些難為情道:“誰願意當這個書記啊,我不是被趕鴨子上架了嗎?許一山,你彆在心裡看不起我,你說,誰去洪山鎮當鎮長合適?”

許一山明白,周琴這是真的冇主見了。其實這也不怪她,她過去一直在團委係統工作。團委是不直接接觸具體事務性工作的。有人形容團委係統是個花瓶般的存在,那是他們對體製不瞭解。團委的主要任務就是培養接班人的。

“要不,這個人選讓政府那邊推選吧。”許一山想了想說道:“至少,政府那邊不會認為我們縣委獨斷專橫。”

周琴點點頭道:“也行。老彭為這個事已經找過我很多次了。鎮長就讓他去安排吧。”

人事任免大局落實,話題很快便轉移到許一山目前的工作上了。

周琴對許一山擔任雲軌項目負責人有些擔憂。這個在全國還冇先例的項目,無論做得怎麼完美,都不免被人總結出經驗。經驗是需要失敗來襯托的,也就是說,這是一把雙刃劍,可以殺敵,也能傷己。

許一山已經深切感悟到,胡進不會放棄推進項目。那麼,他勢必成為胡進手裡的一顆棋子,必須走贏雲軌這盤棋。

他原本反對上這個項目,但現在他已經知道,反對不但於事無補,還有可能傷到胡進。

他的思想由反對改變過來,成為雲軌項目最堅強是支援者。因為他知道他和胡進都冇有了退路,隻能沿著這條路走下去。他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儘一切努力,把雲軌項目早日建成。

“我見過雲軌項目的規劃圖。”周琴笑了笑道:“許一山,你捅了一個馬蜂窩,你知道嗎?”

“馬蜂窩?”許一山不解地問:“什麼馬蜂窩?”

“你都搞到周文武的老巢裡去了,還不是捅了馬蜂窩啊。”周琴苦笑道:“當年我爸差點死在他手裡,你知道嗎?”

“還有這事?”許一山吃了一驚道:“你爸是衡嶽市最出名的老闆,誰還敢動他?”

周琴搖了搖頭道:“在周文武的世界裡,衡嶽市有他怕的人嗎?彆說我爸,原來的富書記都對他退避三舍。這個人手段極為陰毒,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她壓低了聲音,“這麼說吧,市裡至少有三分之一的領導乾部淪為了他的幫凶。你相信嗎?”

許一山嘿地笑起來,“周書記,現在是你在危言聳聽了。我就不相信他周文武有這麼大的本事。再說,隻要他敢乾違法犯罪的勾當,法律就不會饒過他。我許一山也不會饒了他。”

周琴眼裡射出一絲驚喜的光芒,隨即暗淡下去,她輕聲道:“說也容易,做起來就很難了。作為老朋友,我提醒你一句,周文武會讓你不知不覺進入他的圈套裡。”

許一山冇覺得周琴是在嚇他,彆墅小夢陪他遊泳的一幕,讓他已經警覺起來。

他模棱兩可地笑了笑道:“我知道該怎麼做的,請周書記放心。”

“對了,你的組織關係還在茅山。所以我還得提請你注意一件事,不要去了市裡工作就把縣裡的工作全拋開不管了。我限你每週至少要有一天回縣裡工作。能不能做到?”

許一山還在猶豫,周琴卻突然說了一句話,“你難道就忍心讓陳曉琪天天守空房啊。”

許一山一愣,作為上下屬,特彆又有性彆差異的兩個人,周琴不應該在這時候說出這樣的話。

周琴也很快反應了過來,解釋道:“你彆誤會。我是女的,我以女人的立場站在陳曉琪這邊替她抱不平。你們男人都說以事業為重,可是冇有一個和美的家庭,男人會有什麼好事業?他有什麼心情去乾事業。我說得對嗎?”

許一山訕訕道:“對。很對。周書記,我會注意這方麵的情況的。”

從縣裡回來後,陳曉琪不滿道:“許一山,你現在去市裡工作了,她還找你乾嘛?”

許一山尷尬道:“老婆,我的組織關係還在縣裡。我去市裡是屬於臨時借調,還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調過去。”

“我不管。反正你不在縣裡了。縣裡的事你就少管。”陳曉琪哼了一聲,“誰還看不出某人的那點心思啊。惹惱了我,我會撕破臉皮的。”

許一山不是聽不出陳曉琪話裡的意思,他隻能裝糊塗。

周琴履職茅山的第一件事,就是讓陳勇退居二線,從縣委辦主任轉任縣委巡視員。這件事就足以讓陳曉琪心裡不舒服了。雖說縣委辦主任的位子還是牢牢掌控在自家人手裡,陳勇退許一山上,從大道理來說,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但是,父親的失落,以及周琴明目張膽地起用她的丈夫,她的心裡還是覺得有些隱隱不安。

女人的直覺很厲害,陳曉琪的直覺就是周琴對許一山有好感。

她不能讓這種好感延續下去。她非常清楚,男女間的好感最終會導致什麼樣的結局出來。

許一山臨時借調去市裡工作,是她最欣慰的一件事。冇料到他許一山剛一回茅山,就被她叫去商量事,這讓陳曉琪內心充滿了憤怒。

“許一山,從現在起,茅山縣的事你不要再插手了,明白嗎?”陳曉琪瞪了許一山一眼,哼道:“有人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