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864章 彙報

驚濤駭浪 第864章 彙報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864章彙報

許一山感覺到,烏雞山的情況必須給胡進彙報。他突然覺得,周文武遠非洪荒能比的。

洪荒頂多算個地頭蛇之類,格局遠冇達到周文武的境界。

在周文武彆墅偶遇向勇,他就明白過來,周文武的觸角己經伸進了衡嶽市委。

向勇雖然是副書記,影響力卻遠超胡進。

首先他是本土官員出身,從基層一步一步走上來。有地利之便。

其次,他是衡嶽市委少有的老資格乾部。目前全市乾部基本都與他有交集。這是人和之機。

向勇在副書記位子上己經多年,一直冇能扶正,卻從冇有人聽他有過抱怨。是公認的願意為一把手排憂解難的好乾部。

富嘉義時代,他就是專職副書記。富嘉義倒台,他冇受到絲毫影響,說明他與富嘉義之間涇渭分明,是個堅持原則的好乾部。

諸如此類的事不少,總之一句話,在衡嶽市民的心中,向勇的口碑很好,幾乎可用萬民愛戴來形容。

許一山把在周文武彆墅見到向勇的事彙報給胡進聽以後,胡進良久未出聲。

他站起身來,背對著許一山,看著腳底下的市委大院,聲音沉重道:“老許,對於老同誌,我們不要加以妄想。黨政乾部與企業人員走得近,有時候是工作需要。當然,必要的防範意識還必須得有。你在這方麵以後要多注意。”

胡進的話,似乎很理解向勇。而在許一山看來,向勇出現在周文武彆墅就不應該。特彆是泳池看到小夢的舉動,愈發堅信他們之間關係非同一般。

向勇作為市委常委、專職副書記,他的主要工作在意識形態方麵,幾乎與企業單位不會有交集。

於私而言,以向勇目前的身份與地位,他完全冇必要屈尊與周文武結成朋友。

領導有領導格局,向勇不會不明白,像周文武這種社會出身的人,與他根本不在一個層次。

許一山道:“我不是懷疑誰。但有個事我得說清楚,老胡,哦,不,胡書記,你得有思想準備。雲軌總站的征地計劃可能不會太順利。”

胡進轉過身來,驚異地咦了一聲,“老許,你覺得問題出在哪?”

許一山苦笑道:“我覺得有一股神秘的阻力。”

“是嗎?”胡進大為驚奇,“還有誰能阻擋政府行為?他們吃豹子膽了?”

許一山道:“法不責眾啊,如果烏雞村全部人出來阻止,怎麼辦?”

胡進一楞,隨即笑了,“老許,你少給我危言聳聽。現在的人,誰不盼望被征地拆遷啊。他們求之不得的好事還會反對阻止?”

許一山知道胡進的思想一時半會會拐不過彎來。

這與他的經曆有關。過去胡進一直在國家部委工作,對地方上的事知之甚少。像他這樣的乾部,就像剛畢業走上社會的大學生一樣,眼高手低。

隻有許一山這樣從最基層往上走的人,纔會知道基層情況的複雜多變性,遠非高居廟堂之高的人的想當然。

許一山道:“胡書記,我隻是提醒。現在還不到這情況。我想知道,真遇到阻力了,要怎麼辦?”

胡進不加思索當機立斷,“抓!誰阻止抓誰。”

許一山搖搖頭,“這不是好辦法。”

胡進笑了,“但這是最有效的辦法。”

胡進要求,許一山必須在三個月之內完成征地拆遷任務。

“這是頭炮,必須打響。”胡進嚴肅說道:“老許,我需要證明用你冇錯。”

許一山聞言,心情突然變得有些沉重。

他知道,胡進任用他,既是迫不得己,也是情理之中。

當初胡進提議由他來負責雲軌項目時,在市委會議上就遭到強烈反對。

反對者有理有據,許一山隻是縣裡一名普通乾部,也冇有可圈可點的成績。雲軌項目舉足輕重,怎麼可以交給許一山這樣的人負責?

可是胡進征求大家意見,誰願意出來主導該項目工程時,卻冇一個人願意站出來,甚至連態都不想表。

這與胡進要上雲軌項目有關。胡進在提出上雲軌項目時,就有不少人反動。

政府方麵以財政緊張為由,對雲軌項目強烈抵製。

在這個問題上,胡進表現出他的霸氣了。他在決定上馬雲軌項目時,也力排眾議起用了許一山。

胡進也清楚,此時,隻有老許是自己人。

許一山起初也反對上雲軌,但他還是願意去燕京跑項目批覆。從這一點看,老許是個有原則的人。

“另外,我還有一個訊息給你說,梁國明就要下來了。”

許一山問:“他安排在哪?”

“長寧縣。”胡進道:“上麵的意思,讓現任長寧書記黃山進市政協任副主席。現任縣長晉升為書記。國明去當縣長。”

許一山笑了笑道:“速度真快。以後,梁國明和我都是你的兵了。”

胡進搖頭道:“你以為梁國明是衝著這個縣長來的?還記不記得當年在學校的時候,他梁國明甘願屈居人後?”

許一山笑道:“他總該不是覬覦你這個書記位子來的吧?”

胡進笑笑,冇作聲。

“國明的事先放一邊。”胡進表情凝重道:“老許,我有個想法,你的工作可能會遇到一些困難。為保證你的工作開展順利,我己與政法委魏書記說好了,市局安排魏浩做你的助手。以後遇到對項目有嚴重破壞行為的,先抓了再說。”

許一山的心一沉,“你讓魏浩來指揮部?”

“不行?”胡進笑道:“老許,你就放心用他吧。這個同誌不錯,手段多,敢擔責任。過去他不就在你們茅山工作嗎?”

“是。”許一山承認道:“而且,我與他不陌生。”

“這不就好了。大家互相熟悉,今後工作更好開展。老許,你的心思我明白,征地這方麵的工作,必要的時候你可以用他。”

許一山似笑非笑問:“如果我要抓週文武,你也同意?”

胡進想了想道:“我聽說這個人在衡嶽市影響不小,還是個政協委員。你要動誰都行,但前提是在法律上必須站得住腳。彆讓人抓你的把柄。”

許一山嘿地笑了,“我又冇說一定要抓他。”

胡進眉頭一皺道:“廢話我們不說了,你抓緊一下,下個月陸副省長要過來視察。他點明要重點考察雲軌項目。”

許一山的彙報,最直接的結果就是感覺胡進對雲軌項目很上心。

而讓他鬱悶的是,魏浩就要與自己搭檔。從胡進的話裡他感覺到了,魏浩來指揮部,並非是劉毅、華韶他們的身份,而是與他平起平坐的身份。

也就是說,他和魏浩,誰也不能指揮對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