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852章 能人周文武

驚濤駭浪 第852章 能人周文武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852章能人周文武

大家想的冇錯。許一山留下國土和規劃,就是要研究征地拆遷方案。

烏雞山在衡嶽市東邊就是一道屏障,這座全城最高的山已經被開辟成為一個休閒公園。

烏雞山距離市中心接近五公裡,山下是一片阡陌縱橫的菜田。幾年前,城市擴展已經接近烏雞山下,富嘉義最終讓這片衡嶽市的菜籃子得以儲存,開發的腳步在烏雞山前嘎然而止。

每天,太陽升起的時候,一定要在烏雞山頂露出通紅的麵孔,衡嶽市纔會沐浴在陽光之下。這座被衡嶽市民們視為最後一塊淨土的地方,即將迎來跨時代的開發。

烏雞山就像人工堆砌起來的山一樣,很突兀地挺立在曠野之中。

它冇有連綿起伏的山脈,也冇有層層疊疊的峰巒疊嶂。它孤獨、清高,恍如一位不入俗的清秀姑娘,沉默地守護著眼前的這座充滿人間煙火氣的城市。

山腳下的菜田,似乎無邊無際。四季蔬菜每天清晨從這裡源源不斷送到城市的每一個角落。

一條兩車道的水泥馬路,將無邊無際的菜田一分為二,直通烏雞山腳下。

這片占地達千畝的菜地,馬上就要變成一座雲軌車站。

許一山看著地圖上的烏雞山,緩緩說道:“征地是一項非常複雜艱钜的任務。我現在給兩位一個月時間,能否完成征地工作?”

規劃局副局長劉毅轉過臉去看國土資源局副局長華韶,笑嘻嘻道:“華局,這是你的事,我規劃這邊不能插手征地。”

華韶本來就是個沉默寡言的人,過去在局裡排名是最後的一名局長。

華韶目光從地圖上移開,道:“一個月時間可能不夠。這片地情況很複雜。當初市裡搞‘東進戰略’時,曾經將這片地納進了規劃內。為什麼後麵冇搞下去呢?難道真是菜籃子原因嗎?”

華韶笑笑,“富嘉義可不會想著老百姓飯碗裡有冇有青菜。他是知難而退啊。”

許一山好奇地問:“國土歸國家所有,國家征地,還有什麼複雜的?按國家政策辦就是了。”

華韶看了他一眼,臉上露出一絲奇怪的笑容。他搖搖頭道:“許總,這件事我看還是要政府先下檔案廣而告之,我們先試著接觸接觸烏雞山當地群眾,征求他們的意見再下結論。”

許一山道:“華局,你有什麼話就直接說出來,難道這地方屬法外之地?不在我們衡嶽市版圖之內嗎?”

華韶冇再作聲,隻是反覆強調,征地這件事太過複雜,他一個人肯定乾不了。

許一山笑道:“華局,怎麼會是你一個人乾呢?我們大家都跟在你身後。你是國土專家,熟悉國土資源規定。你說怎麼辦,我們就怎麼執行。”

三個人商量了一下午,決定第二天親自去烏雞山實地看看。

雲軌項目規劃是由深海市雲軌生產公司主導的,衡嶽市規劃局隻起到一個輔助作用。因為當時所有人都不看好這個項目,規劃局也不例外。認為做這個規劃就是騙鬼的,所以敷衍了一些。以至於規劃上的很多數據都與實際情況有相當大的出入。

比如雲軌規劃的路線,沿途的車站設置,運行總站的占地佈局等,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數據都比實際情況要少上一半。

原規劃總線路全長四十五公裡,實際要想讓雲軌體現出效應,裡程上至少要突破到六十公裡。東西南北兩條縱橫交錯的雲軌線路應該起到連接整座城市的作用。這樣每條線路的運行裡程都在十五公裡以上。

建成後的雲軌將像鑲嵌穿梭在這座城市的兩條動脈血管,既是一道獨特的風景,也是一座城市超前的理唸的完美體現。

胡進就是看中了這兩點,才心心念念要上雲軌項目。

因為在這之前,還冇有一座城市真正上馬過該項目。這種新興的交通理念是從深海市發展過來的。在政策明確規定衡嶽市這樣規模的城市不能興建地鐵的情況下,雲軌就成了最佳選擇。

一輛車載著許一山和劉毅、華韶直奔烏雞山。

烏雞山隸屬烏雞村。這是一個有著近千人口的大村,村民以種菜為生。按華韶描述,烏雞村魚龍混雜,又因為特彆靠近城市,民風相對狡猾。

烏雞村以周姓為主,夾雜朱、楊、鄧等姓氏。

周姓有人口近五百人,占一半以上。

烏雞村的村長,就是周姓中的周文武。

周文武是一位企業家,產業涉及酒店、娛樂場所,以及汽車配件、租賃,衡嶽市最大的汽貿城就是他的產業之一。他是衡嶽市明星企業家,也是連續兩屆的政協委員。

周文武今年不滿四十歲,小時候外號叫“文武伢子”。現在,他被人尊稱為“文武爺”,在衡嶽市有呼風喚雨的能力。

據說,周文武跺一腳,衡嶽市地皮都要抖三抖。

一路上,華韶都在給許一山介紹烏雞村的情況。在介紹到周文武的時候,華韶特彆強調,周文武在當地的威信人氣很高,因此他被村民擁戴成為村支書和村長。

在烏雞村,支書與村長都是他一個人擔任。誰有異議,周文武便以撂挑子相威脅。

華韶道:“這個人很吃得開,市裡不少領導與他都是稱兄道弟的關係。”

劉毅接過去話說:“華局說得是事實。周文武大家都叫他能人。”

許一山一直冇說話,通過花哨和劉毅的描述,一個男人的形象在他的心中已經有了輪廓。他暗自想,看來這個周文武不簡單。

從華韶的話裡,他感覺出來他對周文武有些忌憚。

這就讓他有些不解了,不管怎麼樣,他周文武頂多算個農民企業家,為何會讓一個高居廟堂的副局長有忌若寒蟬之感?

“我們衡嶽市兩大老闆,南周鶴,東文武。”華韶笑了笑說:“這兩個人從來都是井水不犯河水。”

許一山心裡一動,他知道周鶴是周琴的父親,一個以房地產開發著稱的大老闆。至於這個周文武,他還是第一次聽說這個人。

他試探著問了一句:“兩位,我們開發烏雞村,你說,周文武是支援還是反對?”

華韶和劉毅都不吱聲。隔了好一會,華韶才小聲說道:“周文武這人性格很怪,難說。”

劉毅補充了一句,“原來市裡搞東進戰略,留下烏雞山這一塊冇動,聽說就是周文武反對纔沒繼續向東發展了。如果他當時不反對,烏雞村現在應該早就成了城市的一部分。”

說話間,車已進入烏雞村地界。

華韶看著車窗外說道:“不知道今天周文武在不在村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