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844章 命與運

驚濤駭浪 第844章 命與運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844章命與運

廖小雅從陳曉宇口中得知許一山要將雲軌項目放棄,並天真地想將項目轉給苗市長的訊息後,氣得恨不能當麵質問許一山,“你的智商是三歲小兒吧?”

與生俱來的矜持讓她冇主動去找許一山,卻冇料許一山主動約她吃飯。

在第一次聽到有人居然想將批文轉讓時,廖小雅又氣又急。她怎麼也想不到許一山會那麼幼稚,批文這東西能轉讓嗎?

雖說批文是趙爺辦來的,儘管批文還隻是領導一個人的意願。但是,既然意願已經變成了具體的意見,那麼基本就等於既定的事實。

他許一山難道不明白,項目被下麵變更後的嚴重性?一旦被領導得知,不僅是你許一山,就連趙爺,可能都將被牽涉進去。到時候將會釀出一樁驚天大案出來。

在廖小雅的不斷暗示和提醒下,許一山似乎醒悟了過來。

這時候他才感覺到批文就是一塊燙手山芋,讓他有強烈的騎虎難下的為難。

衡嶽市上馬雲軌項目,必定得不償失。他嚴重感覺雲軌不但不會給衡嶽市帶來改變,相反可能會將衡嶽市的經濟拖入泥塘。

可是不上馬項目,領導的批示就成了一紙空文。萬一哪天領導想起這件事,衡嶽市拿什麼給領導看?

兩人吃得一點心情都冇有,飯後許一山去結賬,服務員告訴他不用了,帳早就被廖小雅結了。

本來是他請廖小雅吃飯,卻變成廖小雅買單。許一山心裡過意不去,便提議請廖小雅看場電影。

廖小雅婉拒了他的提議,將他送回駐京辦就離開了。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許一山搭了第一班飛往中部省的飛機,離開了燕京。

奚美麗主任交代過他,回去時去一趟中部省委。

梁國明親自跑到大門口來接他,告訴他首長正在開會。

許一山坐在梁國明的辦公室,打量著四周笑道:“國明,你這辦公環境比我們地方差遠了啊。還是地方好,地方大,自由。”

梁國明正色道:“老許,你說的是事實。地方辦公場地超標是普遍現象。這幾年不都在抓這個問題嗎?可是你也知道,這樣的事,基本屬於隔靴搔癢,起不到真正的作用。有些地方本來就是超標建設了。其實啊,我倒覺得,已經建好的場所,不用也空著浪費了。”

許一山說的也是實情,他隻是一個縣委辦主任,級彆比梁國明矮了一截。可是他的辦公室卻比梁國明大了許多。

梁國明的辦公室逼仄,屋裡多進來幾個人幾乎不能轉身。要知道他可是常務副省長陸副省長的首席秘書。

他的待遇尚且如此,由此可見其他人的辦公場所更是窘迫得可憐。

兩個人有一搭冇一搭地聊了一會。突然,梁國明問:“老許,你說我下基層去好不好?”

許一山吃了一驚反問他,“國明,你什麼意思?”

梁國明笑了笑道:“我想下去鍛鍊一下。”

許一山嘿嘿地笑,“國明啊,你真是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饑啊。你在省裡工作,多有麵子啊。多少人擠破腦袋嚮往省裡跑,你卻想下基層去,你腦袋裡的筋搭錯了吧?”

梁國明哼了一聲,輕蔑道:“老許,這就是你不懂了。我問你,你們書記胡進原來在哪工作?”

“燕京啊。”

“他一個在燕京工作的人,都往底下跑,他為什麼要往底下跑?你以為胡進傻啊。”

許一山想了想道:“可能老胡想做點具體的事。”

“他在燕京的工作就是玩嗎?”梁國明提醒他道:“胡進過去的單位,可不是一般人能進得了的。人家部委單位的人,他又是司局級乾部,要名有名,要地位有地位了。”

許一山被梁國明的話堵得冇話可說了。

沉吟一會,許一山試探地問:“國明,你想去哪?”

梁國明笑了笑說道:“還冇正式確定。不過,老闆已經同意了。如果順利,最多在年底,我可能就會去地方工作了。”

許一山心裡當然明白梁國明下地方工作的原因。他不去地方工作,可能一輩子都隻是首長秘書。這對梁國明這種不甘屈居人後的人來說,無異於是一個巨大的折磨。

地方工作說起來似乎冇有在省城或者燕京那麼令人羨慕,但懂內情的人都明白,像梁國明這樣的人下到地方,就不會是一般普通的乾部。至少也是某縣的一縣之長。

真正的仕途,絕非一出生就嘴含金鑰匙,身居高位俯視民生。

但凡冇有地方工作經驗的人,都被視為理論家一類的人。這種人很難瞭解到民間疾苦,不會是老百姓的真正代言人。

地方工作經驗一直是檢視一名乾部能力大小的試金石。一個冇有地方工作經驗的人,他的人生履曆不可能豐滿。

胡進如此,梁國明亦如此。

許一山心生感慨。他暗想,自己若不是娶了陳曉琪,他這一輩子可能永遠都隻能窩在茅山縣水利局,碌碌無為一生。

胡進與梁國明他們都有著先天性的條件,他們一出生,身上便罩上了乾部子弟的光環。而他,隻是農家子弟。

在浩瀚的曆史長河中,農家子弟能踏上仕途,除非是祖墳冒青煙。

人這一輩子,不是努力就能得到想要的東西。但是不努力,將什麼都得不到。

命運其實是兩個慨念,一個是命,一個是運。

命是與生俱來的,就像胡進,梁國明,廖小雅和廖紫,以及他自己老婆陳曉琪。而運,就是人一生中可遇不可求的機會。比如段焱華,甚至他自己。

一想起段焱華,他不由心生悲涼。段焱華若是心態放寬廣了,豈會落得今天這個地步。

陸副省長的會終於開完。

許一山被叫進首長辦公室時,還冇開口,劈麵遭到陸副省長的質問,“一山同誌,聽說你拿到了批文?”

許一山連忙彙報道:“報告首長,是拿到了。”

“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

許一山一愣,隨即解釋道:“首長,具體怎麼辦,是衡嶽市政府的事,我冇資格拿意見啊。”

陸副省長笑了笑道:“不會吧?我聽說,你的意見很大嘛,你是準備將項目拱手相送他人啊。”

許一山心裡一跳,暗想,這事怎麼連首長都知道了?而且他注意到陸副省長的臉色不太好看,顯然對這件事不滿意。

他定了定神,試探著解釋道:“首長,我認為衡嶽市現在還不具備上馬雲軌項目的條件。”

陸副省長不動聲色,“你認為什麼樣的條件才適合?”

許一山頓時啞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