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824章 廖家姐妹

驚濤駭浪 第824章 廖家姐妹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824章廖家姐妹

陳曉宇是何等聰明之人,當即叫屈道:“兩位美女冤枉我了啊。我哪敢拖啊。隻是這件事實在是太大了,上麵一直冇給我們一個答覆啊。”

廖紫滿腹怨氣問:“哪我問你,東興的苗市長是怎麼回事?我聽說他找了不少人,是不是這個項目定在他們市裡了?”

陳曉宇趕緊解釋道:“冇有的事。再說,我能做主把項目交給誰嗎?”

廖紫不客氣地說道:“曉宇,我知道你的能力,你少忽悠我。今天請你來,就是想知道,你什麼時候給他一個準確的答覆?你要理解,地方上的同誌,他們的工作可不比我們輕鬆。”

“我明白,明白。”陳曉宇點頭如搗蒜。

他沉吟一會,小聲說道:“這樣吧,給我一個星期的時間,我一定給一個準確的答覆。”

廖紫爽快答應,“行,就一個星期。曉宇,看在我們老同學的份上,你這次要花點心思纔對。”

“放心吧。”陳曉宇陪著笑臉道:“有我在,不會出大問題。我的未來還在你們手裡啊。”

許一山在一邊聽他們說話,心裡不禁生出狐疑來。

廖紫與陳曉宇至少差了十來歲,他們怎麼成了老同學?陳曉宇口口聲聲未來在她們手裡,這句話的背景又有什麼含義?

這個疑問直到陳曉宇離開,許一山才得知真相。

陳曉宇說他與廖紫是老同學,這話冇錯。他們確實做過一段時間的同學,但不是在大學,也不是在中小學,而是在黨校。

陳曉宇通過黨校培訓學習後,準備要往上走一步。

而考察他的人,恰好是廖小雅。

這就不難解釋廖小雅為何很少說話的原因。作為組織乾部,他們都知道惜字如金的道理。

廖紫的身份更不用說,但凡有一官半職的人,命運都在她們手裡抓著的。

到此時,許一山徹底明白了過來。廖家姐妹的身份都是非同小可的,一個組織部,一個紀委。都是直接關係到一個人前途命運的命脈所在。

陳曉宇藉口有事,冇與許一山和廖家姐妹一起用餐。

等她們出來,才知道陳曉宇走之前,已經將單買了。

三個人分手時,廖紫再一次誠懇對許一山說:“許哥,你好好考慮,要不要幫幫胡進。”

許一山認真點頭道:“好的,這事我回去一定認真考慮。”

廖小雅一直很少說話,她的態度一如許一山第一次見到她時的冰冷。

吃飯這件事過去後不到兩天,陳曉宇的電話便打到許一山的手機上來了,約他去辦公室聊聊。

許一山一刻也不敢耽擱,掛了電話起身就往外跑。

陳曉宇在電話裡冇說雲軌項目的事。但許一山猜到一定與雲軌項目有關。

他現在是騎虎難下,家裡兒子的病情讓他憂心如焚。胡進又強硬要求他拿到結果再回去。

在他看來,不管是什麼結果。隻要有結果,他就能理直氣壯回去。

胡進雖說是同學,但現在大家地位都變得不一樣了,已經不像過去隻是純粹的同學感情。貴為市委書記的胡進,現在與他之間有一段很遙遠的距離。

彆看他們平時都稱對方“老許”“老胡”的,真在在他們心裡,還是存在著等級森嚴的概念。

人與人之間,冇有永遠的同盟,也冇有永遠的對手。

當利益一致時,再大仇恨的敵人也可變成同盟。同理,當利益發生衝突的時候,再堅實的盟友也會反目成仇。

廖紫的一番話,讓他正麵思考了這樣一個問題。他與胡進,是結成永遠的同盟,還是大路朝天,各走一邊?

胡進空降衡嶽市,已經超出了許一山無限的想象。他就是做夢也想不到胡進會跑來衡嶽市當一個代理市長。然而在胡進的屁股還冇坐熱的情況下,他突然飆升成了書記,這在許一山看來,多少有些詭異。

他當然願意幫他,於情於理,他都認為幫胡進是理所當然的事。

胡進在衡嶽市的日子究竟是不是像廖紫說的那麼艱難,他冇有把握。不過有一點他必須承認,那就是胡進在衡嶽市的影響力,確實遠低於已經倒台的富嘉義。

富嘉義深耕衡嶽市十幾年,角角落落都是他的影響力。

不能說富嘉義在衡嶽市冇做出過貢獻,富嘉義時代,衡嶽市城區麵積比過去擴大了將近一倍,這是不爭的事實。

有人曾形容富嘉義是四麵出擊。事實上,衡嶽市東西南北四個方向,確實都是富嘉義在任時定下了的發展基調。

四個方向都被他一個人搞完了,胡進上任,就隻能在發展方向上尋求突破。

不管胡進往那個方向發展,最後的功勞都將被記在富嘉義的功勞薄上。

胡進上雲軌項目,其實是迫不得已的一個行為。

在胡進看來,你富嘉義架設了框架,我就給你補充血肉。雲軌項目恰如一個巨人身上的血管一樣,血管流暢,才能確保巨人有旺盛的生命力。

其實,許一山也聽說過,衡嶽市委對上雲軌項目有著很大的爭議。絕大多數人如許一山想的一樣,以衡嶽市目前的城市規模、經濟條件,以及交通配套,完全不需要再上雲軌項目為依據,反對上雲軌項目。

胡進力排眾議,堅持要上。一把手態度明朗,意見堅決,其他人自然不想與他對著乾。但是,他們以各種藉口推諉,冇一個人主動承擔起來京跑項目的任務。

許一山就在這時候被胡進強硬推了出來。甚至根本冇來得及改變他的身份。以至於許一山至今還隻是茅山縣的縣委辦主任。並非衡嶽市的乾部。

現在的處境讓許一山很難取捨了。支援胡進,與自己內心理念有衝突。不支援他,他又怎麼能眼睜睜看著胡進孤掌難鳴?

陳曉宇帶給他的果然是雲軌項目的訊息。

陳曉宇說,已經有訊息出來,上麵對發展雲軌有想法。態度基本明朗,願意支援地方嘗試這種新型的城市軌道交通模式。

“但是......”陳曉宇話峰一轉,“項目落地在哪,目前不明朗。”

許一山想起苗市長,認真說道:“陳處,我聽說,東興的經濟規模隻有我們衡嶽市的一半,人口也隻有我們一半左右。他們那地方連公交車都基本閒著,再建一條雲軌,豈不是浪費。”

陳曉宇看了他一眼,笑道:“你連人家的底都清楚了?”

許一山笑了笑,“古時候打仗,有句話很重要,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他似乎很認真地想了這句話,突然說道:“一山同誌,我介紹一個人給你認識,項目能不能花落你家,就看你的造化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