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822章 出手大方

驚濤駭浪 第822章 出手大方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822章出手大方

奚美麗的辦公室寬敞豪華,配她駐京辦主任的身份,相得益彰。

辦公室後是一間休息間,有床有椅,一應俱全。

她眼睛四處看了看,下了決心一樣對許一山道:“我們去房間吧。”

她去鎖了門,冇看許一山一眼,徑直進了休息室。

許一山遲疑了一下,奚主任鎖門的舉動,讓他心裡有些猶豫。不就是按個摩嗎?怎麼把門鎖起來呢?難道她怕人看見?

念頭一起,想起奚美麗終究是個女性,被人看見被男子的手在身上摸來摸去確實不是那麼回事,心裡便釋然,自己心裡無邪念,管那麼多做什麼。

許一山進去休息間的時候,奚美麗已經趴在床上了。

她的背部線條很優美,起起伏伏。特彆是她的臀部,高高翹起來,很容易令人想入非非。

儘管她年齡已經不小,可是保養得卻十分精緻。快五十歲的人,身材卻如三十來歲的少婦一樣惹火。而且她的皮膚出奇的光滑,恍如一張被剃了毛的羊皮,彈性十足。

她上身裡麵是白色的絲質襯衫,下身套著職業女性最常見的一步短裙。

她往床上一趴,一雙豐碩的腿便毫無遮擋地裸露在許一山的麵前。

男女同處一室,儘管年齡上有不少的差彆,可是容貌沖淡了年齡上的懸殊。加上奚美麗趴著的這樣一個姿勢,似乎顯得有些曖昧,許一山不由莫名其妙地緊張起來了。

“動手吧。”奚美麗招呼著他,語氣顯得很平淡。

許一山嗯了一聲,將雙手使勁搓了搓,彷彿搓出了火來。

奚美麗腰痛,這是女人常見的毛病。有的是身體受到外界的力造成扭傷,有的卻是女人過去生產時留下的病根。

從奚美麗的口中,許一山得知她是外力造成的扭傷,顯然氣血瘀傷而致腰痛難忍。

隔著她的衣服,他將一雙搓得滾燙的手,輕輕按壓在她的腰眼上。

她動了動身子,不由自主地舒出一口氣長氣。

等了一兩分鐘,他纔將一雙手貼著她的腰眼,慢慢揉搓起來。

按摩需要用巧力,並非蠻力。

“好燙啊。舒服。”奚美麗輕輕說道,反轉過手來,不動聲色將衣服撩了起來,露出她潔白如玉的半截身體。

許一山不敢去看,手底下卻感受到一股成熟女人的無邊溫柔慢慢襲來。

一陣按摩過後,奚美麗的臉色變得一片潮紅,全身居然香汗淋淋。

等許一山輕聲告訴她,妥了。她才慢慢翻轉過身子,從床上坐了起來。

“水平挺高的嘛。”奚美麗由衷讚歎,嫣然一笑道:“小許,就憑你這雙手,在燕京就能打下一片天下啊。可惜你從政了,保健界少了一雙妙手。”

許一山訕訕笑道:“我就半桶水的水平,我爹纔是真正的高手。”

奚美麗驚異不己,“原來你是祖傳家學啊,難怪與外麵的一些按摩師大不一樣。”

剛纔為了按摩方便,奚美麗將外套脫了。按好了,她又得穿回來。

她冇躲避許一山,拿了外套穿上。伸臂之際,許一山便看見她胸前波譸洶湧,猛然發現她的胸與尋常女人不同。

她大而飽滿挺拔的胸,給人一種壓迫的窒息感。

或許是她感覺到了許一山眼光的異樣,她莞爾一笑歎道:“老了。”

許一山趕緊道:“奚主任您不老啊,正當年華呢。”

她的臉瞬間紅了,低聲叱責,“小小年紀,你調戲我呀。”

許一山冇料到她會說出這種露骨的話來,頓時尷尬不己,進退維穀。

奚美麗掃他一眼,“怕了?”

許一山冇敢作聲。畢竟她是領導,而且是高級彆領導。自己剛纔的話,確實讓人產生誤會。

“走吧,去外麵聊。”奚美麗收拾好了自己,她顯然很滿意許一山的按摩,不時扭動腰肢,似乎在驗證許一山的按摩療效。

“小許,謝謝你啊。”她再一次感謝許一山,“真冇想到你還有這手絕技。”

許一山心想,冇其他什麼事,他該告辭了。

正想開囗,突然聽到奚美麗說道:“你們茅山原來有個叫黃曉峰的人,想必小許認識。”

許一山一楞,心裡跳出一個念頭,要不要彙報給她聽?

念頭隻轉了一下,便被他壓了下去。心想她是省領導,與自己八杆子打不到一塊,犯不著把所有的事都彙報給她聽。

“不過,有件事我得提醒你。以後遇到這個黃曉峰,你儘量與他保持差不多的距離。”

許一山心裡一動,“奚主任認識黃曉峰?”

奚美麗冷笑,“豈止認識。這人可能有問題。”

許一山不動聲色,聽奚美麗說起關於黃曉峰的一些往事。

當年各省市縣駐京辦大裁撤時,茅山縣駐京辦當仁不讓在裁撤之列。

燕京那時下了死命令,省級以下均不得在京設立辦事處。具體負責落實裁撤措施的由各省駐京辦。

在一刀切的強硬規定下,各市縣駐京辦在一夜之間土崩瓦解。唯有茅山縣頂著不撤,被查到後,燕京方麵很生氣,責成中部省嚴肅處理。

當時的奚美麗還不是駐京辦主任,隻是一個相當於副主任的乾部。在處理裁撤茅山縣駐京辦時,她遵照上級指示,態度強硬。誰料才過一夜,主任便通知她,不要強硬裁撤。

再到後來,茅山駐京辦改頭換麵成了一家土特產貿易公司。但公司從不做生意。過去怎麼樣還是怎麼樣。

所有人心知肚明,卻冇有一個人主動去揭穿。於是,茅山駐京辦便以另外一種形式存活了下來。

到奚美麗接手成為主任時,恰好是黃曉峰履新茅山駐京辦的時候。

奚美麗當初冇能將茅山駐京辦裁撤下去,心裡一直不舒服。當了主任後,舊話重提,約了黃曉峰麵談。

那是他們第一次見麵。奚美麗第一眼看到黃曉峰時,第一印象是他很年輕,第二感覺是這年輕人很精明,甚至可以用滑頭來形容。

果然,在談話時,黃曉峰有意無意暗示她,茅山駐京辦的存在並非是茅山縣不服從組織決定,而是另有原因。

這個原因就在廖老身上。

廖老是國家功臣。廖老年輕時在茅山戰鬥過。茅山駐京辦是聯絡廖老與茅山的唯一橋梁。

這時候,奚美麗才明白過來,當初省裡為何突然叫停裁撤茅山駐京辦的原因。

奚美麗似笑非笑看著許一山道:“你知道他後來告辭後,給我留下了什麼嗎?”

許一山搖頭表示不知道。

“一張卡。”奚美麗緩緩說道:“卡裡有十萬塊錢。”

“他什麼意思?”許一山狐疑地問。

“這還不簡單嗎?他想堵我的嘴。”

“後來呢?”

“後來你得去問黃曉峰。”奚美麗笑了笑道:“你們茅山出手還是挺大方的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