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8章柳媚

驚濤駭浪 第8章柳媚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8章柳媚許一山要相親的對象,是古山鎮中學的音樂老師,叫柳媚。

柳媚老家也是古山鎮的,父母與許赤腳都認識。

算得上是個熟人。

眼看著兒子快三十歲了還冇個家,許赤腳心裡急得就像一鍋燒沸的水。

有天他去學校給小兒子許小山送生活費,在校門口碰見了柳媚,他問柳媚許小山的班在哪,柳媚熱情地帶他去找了許小山,又將他送出校門,讓他很感動。

許赤腳因為心裡牽掛著大兒子許一山的婚事,因此碰到漂亮的女孩子,他第一個念頭就是想知道人家有冇有婚配。

他喊住柳媚問:“姑娘,你今年多大了?”

柳媚的眼笑得像一彎新月,羞澀不已地告訴他,“許大爺,我今年23了啊。

”“有男朋友冇?”

許赤腳唐突地問。

柳媚羞得滿臉通紅,低聲道:“我還年輕,冇有男朋友。

”許赤腳大喜過望,將柳媚從頭到腳看了好幾遍,點點頭一言不發走了。

許赤腳從學校離開後,片刻也冇停留,直奔柳媚家去了。

柳媚是誰家的女兒,許赤腳心裡倍兒清楚。

柳媚爸媽都是老實人,在古山鎮街上開了一家南雜店。

老柳過去找許赤腳看過病,兩個人彼此算得上熟人。

爹給兒子說媒,讓老柳哭笑不得。

老柳尊重許赤腳,留他在家吃飯喝酒。

許赤腳將兒子許一山的情況一點不落給老柳說了,希望兩家能結親家。

老柳不敢做主,表明態度說,這樣的事,還得子女們自己拿主意。

要不,先讓他們相一次親再說。

許赤腳表示讚同,便與老柳約了時間,趁著逢集這天,讓他們見一次麵,成與不成,以後再說。

許一山表態說,相親這事就免了。

他現在已經是登記過了的人,冇資格再與彆家姑娘相親了。

許赤腳道:“彆人又不知道你登記了。

再說,我對你的這樁婚事心裡冇底。

一山,你聽爹的,天上冇餡餅掉,你這門親事不是什麼好事。

”許一山急道:“哪怎麼行?要說你去說,我不說。

”許赤腳爽快答道:“好,我去說。

我們家是什麼腳,該穿什麼鞋,我心裡清楚。

你說的這個陳家,肯定是要利用你。

”“利用我啥?”

許一山氣乎乎說道:“我一冇錢二冇權,人家利用我啥了?”

許赤腳笑眯眯道:“你還是太年輕,社會上什麼樣的人都有。

彆看姓陳的這一家都是大乾部,誰知道他們有哪些花花腸子?你也清楚,你一冇錢二冇權的,人家憑啥看上你?你還真以為我們家祖墳冒青煙了啊。

”父子倆爭了起來,誰也不讓誰。

許赤腳態度很明朗,不高攀陳家,去相親柳媚。

許一山無奈說道:“爹,你想想看,我與人家陳曉琪已經登記結婚了,就是法律上的夫妻了。

我現在以什麼身份去與彆人相親?就算你瞞著這件事,你良心上能過得去?這不是侮辱了人家了嗎?”

許赤腳怒道:“我不管。

反正,去跟他們見麵我是堅決不去的,要去,我就當麵跟他們說清楚,我家兒子高攀不起。

”許一山氣得晚飯也冇吃,獨自一個人去外麵散心。

妹妹許秀悄悄跟了上來,看到哥哥煩躁不安,便安慰許一山道:“哥,你不要怕爹,他這個人就是死要麵子。

他親自找到人家家裡去說的,現在你不去,他覺得丟了臉。

要不,你敷衍他一次,就說冇看上,這事不就完了。

”許一山看著妹妹歎道:“秀,你不懂。

這是原則問題啊。

你想想看,我如果去了,對誰都對不起啊。

畢竟你哥是有婚姻在身的人,我這樣去相親,不說法律上不允許,就是道德上也說不過去啊。

”許秀是許家唯一的姑娘,今年剛滿18歲。

許秀人長得很乖巧,也很聽話。

本來她的學習成績很好的,完全有希望像大哥一樣考上大學。

但是,許赤腳不讓她讀書了,逼著女兒跟自己學醫。

許赤腳的打算隻有他自己心裡清楚,女兒終究是彆人家的人,書讀得越多,今後飛得越遠。

不如留在身邊跟著他將中醫這塊繼承下來,今後在周圍找個好人家嫁了。

因為許秀讀書的事,許一山還跟爹吵過一回。

許一山堅持要妹妹讀書,而許赤腳打死也不肯。

父子倆爭得耳紅麵赤,最後許一山敗下陣來,不僅僅是胳膊扭不過大腿,關鍵是許秀自己答應爹的要求了。

“哥,我聽說,我嫂子家都是大官,你也要當官了?”

許秀笑眯眯地問。

“也不算是大官。

縣裡的乾部,再大能有多大?隻是比起古山鎮的乾部,他們的級彆高一點而已。

”“哥,我嫂子是多大的官?”

許一山咧嘴一笑道:“她是婦聯的乾部,專門管你們這些婦女兒童工作的。

應該與鎮裡書記差不多大吧。

”許秀驚喜地張大了嘴,不無羨慕道:“我嫂子真有本事,這麼年輕就當了這麼大的官。

哥,你也有本事,要不,我嫂子怎麼會看上你啊。

”兄妹倆聊了一會,聽到娘在叫他們,許秀便對許一山說道:“哥,我們回去吧,有事明天再說呀。

”晚上,許一山幾乎一夜未眠。

如果交通方便,許一山早就溜之大吉了。

他一直在想一個兩全之策,既不讓爹生氣,又能不去相親。

他知道,相親是萬萬不能去的。

如果這件事傳到了陳曉琪的耳朵裡,他要怎麼解釋?這不是明擺著吃著碗裡的看著鍋裡的嗎?可是不去,爹怎麼會放過他?以他對爹許赤腳的瞭解,許赤腳是個脾氣非常倔的老頭。

彆看他是個赤腳醫生,認死理誰也比不上他。

比如有人建議,憑著他的一手中醫技術,在古山鎮街上開個診所,既賺了錢,又能擴大名聲,兩全其美的好事,他許赤腳就是不肯。

許赤腳說,他家有古訓,懸壺濟世不為錢,山野之中埋名聲。

他有些後悔不該回來了。

陳勇主任要求,在給他和陳曉琪舉辦婚禮之前。

兩家老人必須見個麵。

許一山當時滿口應承,結婚是大事,當然要讓家裡的父母知道。

而且他快樂地想,爹和娘一直在擔憂他的婚事,現在他要是把這個好訊息告訴他們,不知他們會有多高興。

他也想過,爹孃是農民,陳曉琪爸媽是領導,兩家人看起來不在一條道上,但隻要陳曉琪成了他老婆,她家地位再高,又算得了什麼?直到天快亮了,他才決定好,一旦能看得清路,他就悄悄往鎮上趕,坐第一班班車回城去。

隻要他跑了,爹就拿他冇辦法。

他總不能去縣城綁了他回來。

誰料等他醒來時,天已大亮了。

爹許赤腳在門外催他,“一山,快起床,彆誤了時間。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