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815章 嚇出一身冷汗

驚濤駭浪 第815章 嚇出一身冷汗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815章嚇出一身冷汗

陸副省長神情顯得有些疲憊,他剛纔與一幫企業家朋友結束了會談。

會談中,有兩位企業家都表達了對雲軌項目的興趣。其中一家是以房地產開發出名的的公司。

陸副省長儘管看起來很疲憊,精神卻很好。

他主動起身迎接住進門的許一山,打著哈哈道:“拚命三郎來了,辛苦了啊。”

許一山趕緊說道:“首長辛苦,我就跑跑腿,一點也不辛苦。”

他來之前,胡進交代過他,必須服從首長意見,想儘一切辦法拿下批文。胡進甚至最後開了一句玩笑,“批文在手,天下我有。”

陸副省長卻不問批文的事,而是問起了茅山人社局的案子。

“小許,聽說你們暫停了人社局案子的調查?”

陸副省長說話的時候,臉上罩上來了一層嚴肅神色。這個案子是他接到舉報後,要求茅山縣徹查的一個案件。陸副省長甚至不惜越級給茅山配備了一個調查組。

陸副省長曾經說過,必須將這幫蛀蟲徹底挖出來曝光。讓所有人的引以為鑒。

他顯然很不滿意茅山縣的做法,暫停調查,就是給了那幫蛀蟲以喘息的機會,甚至可能讓他們逃脫追查。

“說說,你們暫停調查,目的是什麼?”陸副省長口氣變得越來越嚴厲,似乎帶有質問的語氣了。

許一山心裡有些慌亂,但還是硬著頭皮解釋,“首長,暫停調查是我的主意。主要是我覺得......”

話冇說完,被陸副省長打斷,“不要你覺得,而要讓廣大老百姓群眾覺得。某些人膽大妄為,侵吞國家救助款,這是挖牆腳,害人害己的惡劣行徑,必須斬斷他們伸向人民的魔爪。停止調查,就是在縱容他們,包庇他們,有同流合汙之嫌。”

許一山額頭上沁出來了一層細密的汗珠。後背感覺有一股冷風在嗖嗖地吹。

他被陸副省長的聲色俱厲嚇出來了一身冷汗。

陸副省長一貫以工作認真,態度強硬,手段嚴厲出名。

在中部省,有群眾背後稱他為“陸青天”。他在中部省乾了幾件令人稱道的事,其中以親自替“冤屈媽媽”唐玲上庭辯護而出名。

那件事已經過去久遠了,現在有人提起來,仍然會津津樂道。

那時候的陸副省長還是不是省長,隻是一個喜歡仗義執言的普通乾部。

冤屈媽媽唐玲的案件是一件影響深遠的案件。唐玲之女唐小玲十二歲時,被當地一個小老闆以帶她唱KTV為名,在包房裡灌醉她後,先後有五個人與之強行發生關係。

這五個人當中,除了小老闆外,有當地的派出所長,副鎮長,檢察院的一名乾部,還有一個是當時炙手可熱的政府官員。

事發後,唐玲四處上訪要求一個公道,卻被這幫人以各種理由關押、毆打,甚至最後判刑入獄。

陸副省長當時隻是省紀委的一名普通乾部,聞言後拍案而起。

他主動找到還在服刑的唐玲。唐玲不相信還會有人站出來為她主持正義,當即雙膝往他麵前一跪,磕著響頭喊,“青天老大人,我若冤屈得以聲張,我一家願意永生給您做牛做馬。”

眼前情景,讓陸副省長熱淚盈眶,他當即許下諾言,就是將天捅一個窟窿,他也要還冤屈媽媽唐玲一個清白。

這件事前後曆經兩年。陸副省長以代理人的身份,全麵詳細地瞭解了整個案件的發生、走向和最後的結果。

在他的鼓勵下,冤屈媽媽唐玲提起申訴。

又在他的斡旋之下,案件得以重新開庭審理。

當時,冇有一個律師願意擔任唐玲的代理人。陸副省長迫於無奈,挺身而出,成了法定代理人。

庭上,當時大多數人並不知道陸副省長的真實身份。

陸副省長義憤填膺,在庭上大罵這群披著人皮的狼。他將兩年以來收集到的各種證據擺在人們眼前,痛斥他們欺上瞞下,互相勾結,栽贓禍害的醜惡行徑。

事件最終引起了中部省委的注意,嚴令徹底追查,還原真相。

再過一年後,涉世的幾個人都受到了法律製裁。最高一個的刑期被判十三年。

從此以後,陸副省長的名氣便開始流傳在老百姓的口碑裡。在他們心裡,陸副省長是一個敢於為老百姓說話的好乾部,是一個值得信賴和托付的人。

再以後,陸副省長慢慢走上重要領導崗位,成了今天的首長。

許一山知道,若是解釋不清楚,必定引起首長誤會。

於是,他便將在調查過程當中遇到海外博士秦明基的事說了出來。許一山冇有隱瞞,茅山暫停追查,不等於以後不查。他們隻是用了一條緩兵之計。

而且,打草驚蛇之後,茅山人社局已經收斂了行為。並且在暗中糾正過去的錯誤。比如,洪山村的黃大春,就是在這件事之後得到了合理補償和進入了低保對象名錄。

陸副省長倒有耐心聽完了。他沉吟著問道:“這都是你的主意,還是周琴的想法?”

許一山老實回答,“大家一起商量的結果。”

陸副省長笑了笑道:“你這樣說,就是法不責眾的意思了。許一山,你老實給我說清楚,到底是誰的主意?”

許一山隻好硬著頭皮道:“是我。”

陸副省長臉一沉道:“你好大的膽子,放任他人違紀違法不查。”

許一山默不作聲。他剛纔已經把想法和盤托出來了,是福是禍,已經不由他了。

事實上這確實是他出的主意。在他看來,調查人社局的案子不複雜,複雜的是後麵牽涉到的很多事。博士秦明基雖然在這個事上起到了一定放緩的作用。關鍵一點,他是想打草驚蛇後會讓整個事件走向簡單化。

人社局為了不讓人找到證據,他們必須將原來違規辦的事都悄悄糾正過來。

他們糾正過來了,不等於他們過去的事就不受法律追究了。

就在許一山惶恐不安的時候,陸副省長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你小子,有勇有謀啊。”陸副省長突然讚揚起他來了。

他轉過頭,對一邊的梁國明說道:“國明啊,聽說你們都是同學。你以後可要多向人家學習啊。”

梁國明臉上浮著一層尷尬的笑容,連聲說道:“老闆,我會向一山同誌學習的。”

陸副省長總結道:“為官與為人是一個道理。一個人有匹夫之勇冇用,光有謀略而缺少勇氣也無用。隻有謀略與勇氣結合起來,才能乾出一番無愧於天地的事出來啊。”

他平靜地看著許一山,緩緩道:“明天,你跟我一道去發改委拜訪,你們衡嶽市的雲軌項目,責任都在你一個人身上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