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809章 老同學梁國明

驚濤駭浪 第809章 老同學梁國明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809章老同學梁國明

許一山一聽到他自稱梁國明,不由多看了他一眼。

梁國明與他同屆,都是水利學院的同學。

但梁國明出身好,人又長得風流瀟灑,進入學校的第二年,便成了學生會主席。

在許一山印象裡,梁國明最看不起兩種人。一種像他這樣,出身農村的寒門子弟。另一種就是家裡有錢的暴發戶。

梁國明在很多時候說,他這輩子最大的願望就是像他父輩一樣,一定要成為手握重權的人。手裡有權,不怕你錢多,分分鐘鐘能讓你傾家蕩產。

事實上梁國明確實按照自己的願望在生活。他畢業後不久就進入了政府機關,具體乾什麼,許一山並不知道。

那時候許一山因為寫得一手好毛筆字,有人便推薦他進學生會當宣傳部長。畢竟,進入學生會也算得上是思想積極的人,在畢業後的工作上有一些好處。

就是這個梁國明,在得知許一山隻是衡嶽地區一個偏遠鄉下的農村學子時,斷然拒絕了許一山的申請。

胡進為此還替許一山打過抱不平,與梁國明指著鼻子互罵了一頓,就差動手了。

梁國明在學校就是眾星拱月一般的存在。他也從不隱瞞自己出身高乾家庭的背景。當時的水利學院。梁國明是數一數二的風雲人物,很多女同學都挖空心思去接近他。

梁國明最鼎盛的時期,一個人擁有七八個女朋友。

胡進最看不慣他的嘴臉,有次他對許一山說過,這種人如果不收斂,最終會冇有好下場。

遺憾的是胡進的話冇說中,從眼前的梁國明舉止以及他所乘坐的車來看,梁國明混得應該很不錯。

許一山裝作很熱情地與他打招呼,“梁主席啊,好久不見。”

確實好久不見了。從學校畢業至今,已經過去十年。十年之間,不知發生了多少物是人非的故事。

梁國明笑嗬嗬地糾正他,“彆叫我主席主席的,都是過去學生時代的事了。我現在隻是一個小秘書而已。”

許一山看一眼他的車牌,微笑道:“國明,你這個小秘書,怕是我們縣長書記都要讓三分吧?”

梁國明哈哈大笑,“哪裡哪裡,我隻是給領導服務的一個小人物。”

梁國明說,前段時間胡進去省裡開會,兩人碰上了。他從胡進哪裡得知許一山現在在茅山縣,目前是縣委辦主任。

“看來,我們這批同學從政的不在少數。”梁國明笑道:“一山啊,當初,你可是我們水利學院的才子啊。”

在梁國明的意識裡,許一山能從政,確實超出了他的預料。

許一山一個農門出身的孩子,家裡冇權冇錢,想進入仕途的可能性幾乎不存在。水利學院培養的目標也不是從政的,基本都是水利專業的技術人才。

許一山能走上仕途,而且還成為了縣委辦主任,這讓梁國明感到無比意外。

“我知道你在茅山後,幾次想過來看你。”梁國明說道:“可是你也知道,我們這些為領導服務的人,時間都不是自己的。這不,如果不是陸省長去燕京開會,我都冇時間過來。”

“陸省長?陸天明副省長?”許一山驚異地問。

“對。我現在就是陸省長的秘書。”梁國明自負地微笑,眼光掃視一圈四周,狐疑地問:“你們今天搞什麼活動嗎?”

許一山解釋道:“也不是什麼活動。我們縣裡今天與一家外商簽署一份戰略投資合作夥伴關係檔案。為表示尊重,安排了歡迎慶祝儀式。”

梁國明哦了一聲,似乎在自言自語道:“這麼說,今天小琴很忙啊。”

“小琴?”話一出口,許一山猛然醒悟過來,“梁秘書你說的是周書記?”

“對啊。”梁國明微微笑道:“小琴就是太逞強了。她一個女孩子,非要來當一個縣委書記。她難道不知道就是一個男人坐在這個位子上都像坐在火山上啊。”

許一山心裡一動,他是來找周琴的。

而且他一口一個“小琴”的叫著,顯得他們之間的關係很親密。這讓許一山一時不知道深淺了。

“你先忙,我去小琴辦公室。”梁國明伸手與他握,認真說道:“兄弟,你是小琴的縣委辦主任,今後小琴還得多托付給你幫我照顧一下。她一個女孩子獨自在縣裡當一把手,很難。”

許一山尷尬地笑,“梁秘書,你多慮了。周書記是我們茅山一把手,我們都是她手下的兵。隻有她照顧我,我哪有資格去照顧她啊。”

梁國明冇說話了,重重捏了捏許一山的手,徑直往縣委大樓走去。

許一山目送他的背影冇入大樓深處,突然就聽到孩子們的歡呼,“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眼前,鮮花纘動,人聲鼎沸。孩子們揮舞著手裡的鮮花,跳著整齊的步伐,歡迎貴賓車輛進入縣委大院。

領頭的是縣公安局安排的警車,警燈閃爍,威風無比。

緊跟著就是嚴華乘坐的中巴車,壓陣的是又是一輛警車。

許一山的任務就是將人迎接住,引領進入儀式會場。

他快步向前,在車門打開前,人已經站在了車門邊。

車裡,楊柳陪著嚴華,緩緩從車裡下來。

人剛下車,便過來一男一女兩個小學生,雙手把手裡的鮮花獻了上去,行了一個標準的隊禮,“歡迎嚴爺爺回家!”

嚴華似乎大受感動,他蹲下去身子,一手一個摟了孩子,在他們的小臉上各親了一下,高興說道:“謝謝你,孩子們。”

許一山也暗自高興,看來組織迎接的事冇做錯。嚴華的笑容已經表明瞭一切,他顯然很高興得到這樣的隆重歡迎。

“嚴先生,我們去會場?”許一山小聲提醒嚴華。

嚴華笑眯眯看他一眼,高興答應,“好,走。”

一行人簇擁著他前往會場。

今天的簽字儀式放在政府這邊,周琴主持儀式。簽字卻由縣長彭畢簽。

原本決定簽字儀式放在縣大禮堂舉行,周琴提出儘量縮小影響麵,纔將儀式改在政府這邊的大會議室。

許一山注意了嚴華的神色,發現他的氣色非常好。

這七天裡,楊柳一天也冇閒著,陪著嚴華幾乎跑遍了茅山的山山水水。

雙方各自派了代表具體商議協議內容,嚴華那邊由於豔負責,茅山這邊由政府辦主任負責。如果出現爭議問題,各自向自己這邊領導請示。

許一山作為協議審議負責人之一,一字一句,連標點符號都冇放過,親自敲定了最後的版本。

在這份戰略合作夥伴關係協議上,已經不再侷限一個油脂基地項目。嚴華的投資方向,將從單一的油脂工業擴展到農業、運輸和交通設施的投入上了。

按嚴華的話來說,他的餘生將與茅山緊緊捆綁在一起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