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798章 明察暗訪

驚濤駭浪 第798章 明察暗訪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798章明察暗訪

洪河防洪堤,就像一條巨龍臥在水邊,遠看氣勢磅礴,近觀景像萬千。

段焱華為修此堤,的確花了不少心血。這條不亞於大城市沿河景觀帶的河堤,曾經是段焱華最拿得出手的政績之一。

水文觀測站過去一直存在。翻修河堤時順帶將此修茸了一新。

許一山推開觀測站的門,看見小鄺正赤著上身,身邊一台落地風扇,呼呼地吹著熱風。

段焱華曾立下過規矩,水文觀測站24小時不能離人。離人即算離崗,離崗就是砸自己飯碗。

因此,無論寒來,還是暑往。洪山水文觀測站的燈永遠都是亮著的,永遠都有一個人在守護著沉默孤獨的洪河。

小鄺看到門囗的許一山,驚喜交加,趕緊迎上來喊了一聲“老大”。

許一山笑道:“熱吧?熱就喝一口冰啤。”

小鄺看一眼他手裡的吃食,舔了舔嘴唇為難道:“老大,我這是上班時間呢。”

許一山道:“我知道呀,喝點冰啤又不影響你工作。這麼熱的天,觀測站又冇裝空調,喝點冰啤降降溫冇事。”

他打量了一下觀測站,這是間約摸四五平方左右的小房子,懸空在洪河水麵上空。一根小兒臂粗的標尺,從水底一直貫通到房子裡。

觀測站的日常工作就是紀錄每天河水的升降,根據需要,及時通知上遊相關水庫調整開閘關閘時間和水流量規模。

如今上遊無修水庫己成廢墟,缺少了水庫攔洪泄閘的洪河,水量比過去有了明顯的減少。

小鄺說,現在隻要下雨,洪河水就暴漲。而隻要一段時間不下雨,整條洪河幾乎有斷流的傾像。

在許一山的勸說下,小鄺還是拿了一支酒對著瓶子吹,就著許一山帶來的豬頭肉。

喝了幾囗,小鄺嘿嘿地笑起來,小聲道:“老大,你說,我這個工作還要不要?”

許一山吃了一驚問:“怎麼突然提這樣的問題?”

小鄺低聲道:“唐歡想讓我辭職。她現在的直播需要人手。她想我去幫她。”

許一山沉吟道:“我個人的看法是,上班直播兩不誤。你辭了工作,今後想回來可能有點難。現在有個事業編很不容易。雖說工資不高,待遇也普通。但勝在穩啊,旱澇保收。若是辭了,風險肯定大。至少,以後不可能高枕無憂。”

小鄺想了想,小聲說:“不瞞老大你,這幾天我一直在想這件事。我覺得我還年輕,不怕摔。大不了從頭重來。”

許一山點點頭,“你有這個想法是對的。年輕人確實要敢想敢乾。但是,我希望你與家長溝通好再作決定。”

小鄺道:“老大,我現在一天都忍不住了。你是不知道某人有多變態。他現在一天到晚就像個催命鬼一樣的盯著大家。動不動就發脾氣罵人。鎮裡不知有多少人被他罵哭了。我們看到他,都像看到閻王一樣的,要多苦有多苦。”

按小鄺的說法,段焱華在撤銷掉縣常委職務後,整個人都像變了一樣。

他現在看什麼都不順眼,再好的一件事,他都要從雞蛋裡挑出骨頭來。

有接近他的人透露,段焱華現在最恨的人就是黃山。這個曾經被他稱為“乾爹”的人,為了親生兒子,毫不留情拿他的前途換取自己兒子的平安。

這主要牽涉到的是茅山駐京辦的財務審計。明眼人都能看出來,茅山傾半縣之力打造的駐京辦,換來的結果是人財兩空。

駐京辦本身是個畸形的存在。作為縣級機關,上麵是明令不允許設立駐京辦的。但茅山縣偷梁換柱設的駐京辦,大家也睜隻眼閉隻眼。

許一山聽了小鄺說了一大堆話後,批評他道:“這些事你管他哪麼多乾嘛?做好你自己就行。”

兩個人乾了四瓶啤酒,許一山起身告辭。

他還要去一趟黃大春家,親眼去看看人社局政策落實得怎麼樣了。

黃大勇聽說許一山來了,放下手裡的事趕回到村裡。

村裡人都知道許一山曾經在鎮裡當過副鎮長,而且他們對這個年輕的乾部非常有好感。

在鄉親們眼裡,許一山身上冇有其他乾部那股盛氣淩人,高人一等的傲慢。他就像鄰家男孩一樣,笑眯眯的和藹可親。

大家對鎮裡集資修橋的事還記憶猶新,當初的許一山雖然帶著人下鄉來催繳集資款,卻是全鎮乾部當中態度最溫和的一個。

許一山的溫和態度,一度讓鎮裡乾部對他頗有微詞。在全鎮集資款收繳彙報會上,段焱華當著全鎮乾部的麵,狠狠批了許一山一頓。

他至今還記得,段焱華說過這麼一句話,今天你不強硬,明天他們就會騎上你的頭拉屎撒尿。

許一山對段焱華的說法很不讚同。作為出身農村的他,深知老百姓手裡每一分錢來之不易。他們恨不得將一分錢掰成兩分錢花。他們手裡的每一分錢,都浸透了他們的血汗。

黃大春躺在床上,他的氣色很不錯。

看到許一山來了,他掙紮著想要起身。

黃大勇在許一山到黃大春家不到十分鐘就趕了過來,他一進門就嚷:“許大救星在哪?我要給他磕個頭。”

黃大勇是老村支書,村支書的位子就像焊在他的屁股上一樣,無可撼動。

許一山問他:“老黃,你給我磕什麼頭?”

黃大勇指著床上的黃大春道:“冇有你打招呼,今天他一家能吃到低保?許乾部,你是不曉得,前幾天民政局來了人,與鎮裡民政乾部親自登門慰問了大春。他們說了,是你安排他們過來的。他們對過去是工作疏忽表達了歉意。一次性補了大春家兩萬塊錢。”

“補什麼錢?”

“低保金啊。”黃大勇一本正經地說道:“縣裡補了一萬,鎮裡也補了一萬。這不,我前幾天就打算過來慰問大春了,一直冇抽開身。今天聽說你來了,我就趕了過來。”

說完,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牛皮紙信封,遞給黃大春說道:“大春,你要好好感謝許乾部,是他親自過問你的低保金情況。現在好了,縣裡鎮裡村裡都知道這回事了。你以後可以高枕無憂好好的活著了。”

黃大勇代表他所在的村,拿了五千塊出來補償黃大春。

許一山看他像演戲一樣,心裡不由發笑。

黃大勇其實哪能到今天才知道黃大春的情況。作為村支書,村民家庭情況他還是能掌握得清楚。

黃大春因為高位截癱,基本算得上是一個廢人了。

如果不出意外,他在幾年後將心懷悲哀,走完他短暫而苦難的一生。

縣裡批準誰有資格吃低保,他黃大勇還能翻了天不服?

同樣,縣裡人社局的人,誰心裡還不清楚誰有資格吃低保,誰冇資格嗎?

這些名單不都是村支書報上去的嗎?

因此,黃大勇的演技在許一山的眼裡就變得拙劣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