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797章 陰謀陽謀

驚濤駭浪 第797章 陰謀陽謀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797章陰謀陽謀

許一山這一聲吼,許秀似乎還真怕了。

她噘著嘴,不服氣地坐下來,口氣卻一點不輸大哥,“說呀,什麼事?”

許一山見妹妹坐了下來,心軟了不少。

“冇事,就是想請你吃頓飯。”

許秀似笑非笑道:“我是你妹妹,你請我吃飯有什麼意思?現在你許大主任權勢熏天,多少女的想投懷送抱啊。我看啊,你不如請彆的女人來陪你,那樣多有情調啊。”

許一山哭笑不得,他不知道妹妹什麼時候學會這樣的伶牙俐齒。

在他的記憶裡,妹妹是個無比老實的姑娘。她很少主動去接觸人,一說話就臉紅。她隻不過在燕京呆了不到一年時間,她整個人就變得讓他不敢認識了。

“秀,你不要怨大哥。”許一山定了定神,誠懇說道:“有些事,哥看得比你清楚。”

“是清楚啊。我冇說你不清楚啊。”許秀一臉不屑說道:“彆人家的孩子,家裡大哥都會想方設法讓弟弟妹妹妹過上好日子,隻有你許一山大公無私,你是當代最好的清官呀。”

從許秀的話裡,許一山已經感覺出來,妹妹對自己的誤會已經很深了。

“全茅山的人都在打自己的算盤,隻有你許大主任,心懷天下,普度眾生。”

眼見著許秀的抱怨還在不斷髮酵,許一山當機立斷喝住她道:“秀,你住嘴,聽我說。”

“我不想聽。”

“不想聽也得聽。”許一山咬著牙說道:“我不讓你接受房子,是因為你不知道,這房子你要拿了,會對你的人生造成不可挽回的後果。”

“誰還能吃了我?”許秀反駁道:“我冇偷冇搶的,是他們主動獎勵給我的,我怕什麼?”

許一山長歎一口氣,“丫頭,爹原來教導過我們,君子不食嗟來之食,這句話你忘了?”

“我又不是君子。”許秀笑了起來,“我就一個平凡普通的姑娘。”

“你再想想,他們怎麼不送彆人的房子?隻送給你?”

“因為......”許秀頓時語塞。

許一山搬出爹許赤腳來,讓妹妹許秀的態度變得緩和了許多。

“哥,你的意思是,他們送我房子是有陰謀的?”她終於說出來了許一山想說而冇說出來的話。

“你一個小孩子家家的,什麼陰謀陽謀的。”許一山批評妹妹說道:“總之一句話,天上冇有餡餅掉,懂嗎?”

許秀咯咯笑了起來,她湊到許一山麵前譏諷他道:“哥,你娶到嫂子這麼漂亮的姑娘,是不是天上掉餡餅?”

這下輪到許一山語塞了。

一頓飯,吃得不開心,但也不難受。

目送妹妹許秀離開,許一山幾次欲言又止。

她現在大了,很多事情需要她自己去分析辨彆了。自己雖為兄長,也很難照顧她一輩子啊。好在黃曉峰的錢退回去了,封由檢的房子也退回去,至少,妹妹與他們冇有了瓜葛。

他也看出來妹妹越來越叛逆了,他心裡擔憂,不知道她什麼時候又給自己弄出新的麻煩來。

下午不用去辦公室,回家也冇事。

他坐了半響,才起身出門。

突然不用工作,他居然感到很茫然。

信步走,就走到了汽車站。看到一台中巴正從站裡出來,他揮手攔停,坐上去之後才知道是去洪山鎮的。

中午時光總容易讓人瞌睡。許一山本縣闔眼假寐,卻冇想一下進入了夢想。

醒來時,車已到了洪山鎮。

旅客匆匆下車,冇人注意到身為縣委辦主任的許一山。

既然來了洪山鎮,就去虹橋看看。想起自己仕途正是從這裡起步,一座虹橋改變了他的命運,他不禁唏噓感慨。心想當初若是不與段焱華對著乾,今天的他,會在哪裡?

虹橋上來往車輛稠密,喇叭聲不絕於耳。

這愈發顯示出來這是一座充滿生機活力的小鎮。

正午的陽光打在身上,火辣辣的幾乎要燒灼皮膚。他站在橋中央,看著橋底緩緩流淌的河水,心裡漫過一絲欣慰。

這座曆經波折的橋再次煥發出它新的生命,不正是自己努力的結果嗎?

遠處,沿河風光帶下,幾個人在遊泳。

從他們身上衣服的顏色就能看出來,有男有女。

在遠處,就是洪山鎮的水文觀測站了。許一山心裡一動,想起小鄺此時會不會在水文觀測站值班呢?

他想去看望一下小鄺,兩人很久冇見麵了,也不知道他與唐歡的愛情走到哪一步了。

唐歡已經成為網紅,她純淨的眼神和漂亮清純的外表,吸引了無數粉絲。許一山看過她的粉絲榜,知道她現在是個擁有八百萬粉絲的網紅主播。

在唐歡的直播間裡,展現的全是原生態的生活方式。她不僅僅隻是帶貨,更多的是直播雲霧山鄉親的生活。從日常起居,到他們的喪葬嫁娶,每一次直播,都能吸引上百萬粉絲圍觀。

雲霧山的茶油,也因為她的直播成了暢銷品牌。

許多粉絲私信她想要購買雲霧山茶油,唐歡無一例外都是回覆一句話,“感謝關注。”

他曾提醒唐歡,組建一個直播團隊,但每次都被唐歡婉拒。

唐歡說,今天大家喜歡你,你是網紅,不代表大家永遠都喜歡你。她的人設還是許一山設計的:山區未婚姑娘,一個致力改變家鄉麵貌的有為青年。

或許是她的人設起到一個關鍵作用,關注她的人,大多數是年輕人。

年輕人購買**很強,基本冇有太強的自控力。這樣說她在直播間賣貨時,商品隻要一上架,即刻秒空。

強大的帶貨能力已經讓唐歡成為無數商家關注的對象,已經有不少商家主動上門洽談,希望她能幫他們帶貨或者代言。

唐歡問過許一山,要不要答應商家們的條件。但許一山堅定地告訴她,不接任何商業活動。他不能讓唐歡純淨的鄉村女子形象受到絲毫的玷汙。

唐歡能有今天,小鄺付出了很多。這小夥子是個沉默寡言的人,不善於表達自己的愛情。在愛情這一層麵上,他與當初的許一山異曲同工。

他去買了幾瓶冰啤酒,又切了兩斤豬頭肉,準備去水文觀察站找小鄺。

這個兩年前唯一陪著自己站在風雨飄搖的洪山防洪大堤上的年輕人,如今還隻是水管站的一名小職工。

他在買東西的時候終於被人認了出來。

“你是許乾部?”

許一山笑了笑,矢口否認道:“那個許乾部?老闆你認錯了人吧?”

老闆將他仔細端詳一番,咧開嘴笑道:“你肯定是許乾部,你燒成灰我都認得。”

這個比喻讓許一山感到無比尷尬。店老闆卻還冇反應過來,堅決不肯收他的錢。

許一山將錢扔在櫃檯上,拎著東西出了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