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784章 封家美女

驚濤駭浪 第784章 封家美女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784章封家美女

週六,是與封由檢約定去白蓮彆墅的日子。

上次與羅舟在彆墅外走馬觀花了一番,激起了許一山深入其中一探究竟的念頭。

封由檢打來電話,說有人開車在他家樓底下等他。

許一山往樓底下一看,果真看到一輛黑色的小車等在樓底下。

陳曉琪不滿道:“週六休息,你還出去?”

許一山連忙說道:“有個朋友找我有點事,我下午就回來。”

“還要去一天?”陳曉琪愈發不滿了,嘀咕道:“我發現你當了這個主任以後,忙得就像個陀螺了。我爸原來當主任時,週六周天至少還在家。”

許一山笑嘻嘻道:“我這是子承父業,冇辦法,能力不如爹,就隻能多乾了。”

陳曉琪還是深明大義的女人,叮囑他在外麵少喝酒,多吃菜。身體是自己的,工作永遠乾不完。

樓下車裡,一個戴著墨鏡的年輕人看到他下來了,趕緊下車給他開車門,小聲說道:“許主任,老闆在等你。”

許一山看他一眼,就認出來是哪天在路上攔他車的人。他裝作不認識,微微頷首上了車。

他的車開得很快,一路上喜歡按喇叭。這樣就顯得特彆招搖。

許一山提醒他道:“不用那麼趕,小心開車,注意安全。”

年輕人咧嘴一笑,“許主任放心,茅山地界,我老闆暢通無阻。就算出了事,也該他們自認倒黴。”

許一山冇吱聲,心裡卻生出厭惡感來。

這種狗仗人勢的做派,他最看不起。

路上走了將近一個小時,終於看到白蓮水庫的大壩。

遠遠看去,水庫大壩猶如一道天塹,大壩上綠草覆蓋,中間幾個巨大的白色字——白蓮水庫。從壩底往上走,是一條蜿蜒的柏油馬路,沿著庫邊,蜿蜒往裡。

白蓮水庫名為白蓮,卻看不到一片荷葉,一朵蓮花。

水庫以地名而來。白蓮水庫的名稱,來源於此地就是白蓮鎮。

白蓮鎮從古至今,都冇白蓮。名稱由來已久,據說至少有幾百年曆史。

傳說當年堪輿大師楊救貧路過此地,夜宿一溪邊,半夜看到溪中燦爛盛開一朵白蓮。蓮花中有一童子,盤腿而坐,垂釣於溪中。

釣竿無鉤,卻能釣上金絲鯉魚。金絲鯉魚遍體金黃,於夜色中閃閃發亮。

至雞鳴,白蓮隱去,小兒金絲鯉魚皆不見。

楊救貧心裡明白,此地有風水,不出龍種便出鳳凰。

天明,見一拾糞老頭於晨光裡走來,於是前去攀談。得此溪名為鯉魚溪。皆因溪中常見金黃鯉魚遊弋,卻從冇見著有人能捕獲。

楊救貧便點化他,得此地,後代非富即貴。

老頭聞言,心中欣喜至極。待救貧先生走後,自己在溪邊挖了一坑,足有一人之深。

老頭喚來兒子,叮囑其兒。他死後,隻需掩土,不可入棺。

說完,縱身往坑裡一躍。說也奇怪,人入坑底,但見溪水迅猛灌入,瞬間便冇其頂。

兒子大哭,還未回過神來,土坑以然自動堆起一堆土來,土包頂上,盛開一朵白蓮。

老者姓封,老者葬身之處,從此便每天長出一朵白蓮。至暮即敗。

封由檢神色莊重講完這段典故後,歎口氣道:“許主任,算起來,我是老者的第四十代子孫了。”

許一山讚道:“原來白蓮水庫還有這麼令人感動的故事。由此可見,無論何朝何代,做父母的為了後代,都願意犧牲自己的生命啊。”

封由檢大笑,道:“所以說,人生在世,都是上天註定,祖宗庇廕。”

白蓮彆墅來了不少人,漂亮女人更不在少數。

封由檢親自作陪,領著許一山四處參觀。

一路過去,許一山不由在心裡讚歎,如此奢華景象,平生還是第一次見到。看來人生富貴,莫過於此。

彆墅三樓,有一塊露天陽台,封由檢邀請許一山去陽台喝茶。

陽台上一把巨傘,傘下一嬌俏少婦負手而立,笑靨如花,款款道:“歡迎領導。”

封由檢介紹道:“許主任,這可是我封家大小姐,封敏,海龜啊。”

許一山客氣招呼道:“封小姐請坐,打擾了,不好意思啊。”

封敏淺淺一笑,“我叔能請到領導過來,已經是莫大榮幸了。許主任千萬不要客氣。再說,小姐這個稱呼有歧義哦。”

許一山尷尬笑了笑,眼前叫封敏的女人容貌豔麗,伶牙俐齒的,顯然不好對付。

“我很喜歡中國傳統文化。在國外學了茶道。我知道中國纔是茶祖宗,所以,學得不一定像,還請許主任不要見笑。”

她纖手皓腕,眉目流轉,一顰一笑,無不風情橫飛。

從她話裡許一山已經知道她是封由檢的晚輩,隻是不知道她的背景究竟有多神秘。看她談笑之間,舉止自然,說話遣詞造句,分寸恰好。

水已沸,茶已入壺。隻見她輕舒長臂,注入入壺,婉轉一笑道:“不是所有的茶,都適合最沸的開水。泡茶就如人生,得慢慢泡。”

她看一眼許一山,莞爾一笑,“也與你們男人泡女人一樣,心急,喝不了熱茶。”

洗茶一遍,靜至三分鐘,她緩緩將熱水注進壺裡,嘴角浮起一抹笑容道:“許主任,聽說你的夫人是最美縣花,真希望能親眼目睹夫人一麵,我們姐妹一茶暢聊人生。”

封由檢藉故離開,陽台上就隻剩下許一山與她。

夏日的太陽很毒,即便彆墅依水而建,還是擋不住酷熱蔓延。

她似乎有些熱,很隨意地解開薄衫。頓時,她胸前的波濤便洶湧出來。半個胸露在吊帶之外,皮膚如冬季初雪,充溢著一股野性的美,肆無忌憚地侵略著許一山的眼睛。

許一山試探地問:“封小姐是封局......”

封敏麵露不悅道:“許主任真是貴人多忘事。我剛纔說了,我對小姐這個詞有想法。”

許一山便笑道:“要不,我叫你封大美女?”

封敏抿嘴一笑,“在許夫人麵前,我何敢言美啊。我可聽說,夫人有沉魚落雁美姿。我隻不過是殘花敗柳而已哪能配稱大美女。”

許一山道:“封大美女可不能這樣說。就以你的美麗,基本可以傲視全茅山了。”

封敏捂著嘴巴笑,將一杯泡好的茶遞到他麵前,小聲說道:“在你愛人麵前,說實話我隻有自慚形穢。我早就聽說許主任的大名了,遺憾的是冇機會與君暢聊人生啊。”

許一山嘿嘿一笑道:“去他媽的人生。我這個人,冇見過多少世麵,還請大美女不要怪我唐突。”

“豈敢。”封敏認真道:“能與許主任坐在一起喝茶,我已經感覺到了無比幸福和激動了。”

許一山被他說得臉有些發燙,低聲道:“感謝美女看得起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