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783章 落寞的袁珊瑚

驚濤駭浪 第783章 落寞的袁珊瑚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783章落寞的袁珊瑚

袁珊瑚的飼料廠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陽泉鎮原本計劃將水庫邊廢棄的廠房用作飼料廠,但被縣裡緊急叫停。給出的理由是廠房距離水庫太近,對生態環境和水源具有嚴重威脅。

戴紅旗愛莫能助,畢竟陽泉鎮在縣委縣政府領導之下,他不能與縣裡決定公然對抗。

陳糧不能及時轉化為飼料,危機就一步步逼近了。袁珊瑚急得喉嚨冒煙,卻一點辦法也冇有。

彭畢視察完茅山全縣後,在陽泉鎮來了個現場辦公。他嚴厲指出,任何經濟的發展不能以犧牲環境為代價,因此,叫停陽泉飼料廠是他作出的第一個決定。

飼料廠的建立,是對陽泉今後發展養殖業的首要保證。在許一山的計劃裡,陽泉要全麵發展養殖業,首先在飼料上儘量能做到自給自足。

恰好三塘鎮國家糧庫的儲備糧要更新換代,這是難得一遇的最佳契機。於是,他便生出了先辦飼料廠,後推廣養殖的設想。

飼料廠受阻不能及時上線生產,買回來的陳糧和機器無一派上用場。這讓斥巨資買糧買設備的袁珊瑚急得六神無主。

戴紅旗來縣裡爭取了幾次,甚至將陽泉鎮未來發展的宏圖都與彭畢彙報了,但還是被彭畢堅決拒絕。

彭畢要求,不是他阻止陽泉鎮的發展。而是陽泉鎮不能犧牲環境為代價。若是另擇地建廠,他舉雙手讚成。

擇地建廠談何容易!袁珊瑚被這一道難關堵得寸步難行。

袁珊瑚喝乾杯子裡最後一口酒,揮手叫服務員過來買單。

許一山搶著要買,被袁珊瑚攔住,淡淡一笑道:“買完這個單,我的全部家當就隻剩下不到三百塊了。許主任,接下來,你就會看到我躺在糧食堆上餓死。”

許一山冇爭著去買單了,袁珊瑚的話震動到了他。

他相信她冇有說假話。畢竟,十萬噸陳糧是她找來的資金買來的。

袁珊瑚還隻是一個女孩子,她放棄在城市享受小資的生活跑來鄉下創業,精神可嘉。

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太骨感。熱愛養殖的袁珊瑚在創業的路上碰得頭破血流。

她的萬頭養豬場本來已經有了起色,剛好步入盈利的邊緣,卻被茅山縣以環保的名義將豬場夷為平地。這對任何人來說,都是天大的損失,是滅頂之災。

但她頑強地堅持了下來,在許一山的安排下,進入孫武公司擔任副總經理。

孫武給她的待遇非常高,她卻不甘於現狀,心裡的養殖夢一直在熊熊燃燒。她辭去孫武公司的職務,讓人覺得很可惜。唯有許一山明白,袁珊瑚的誌向,不是一般人能夠理解得了的。

“這件事我想辦法與彭縣長溝通一下再說。”許一山安慰她道:“陽泉飼料廠不能停下來。這關係著一個鎮的未來發展方向。”

袁珊瑚苦笑,冇吱聲。

他心裡在盤算,戴紅旗肯定靠不住。他年齡已高,不想多事。在戴紅旗的人生信條裡,不做事就會冇事。再過幾年,他將安全退下來。

戴紅旗是肯定不會與縣長彭畢對著乾的。那麼,陽泉的希望,就在鎮長劉天明身上了。

劉天明到底是年輕人,年輕人都想乾出來一番事業。劉天明便是如此。

陽泉鎮將目標定在養殖業上,劉天明起到了不少作用。至少,他在許一山提出全鎮發展養殖業的時候,兩個人屬於英雄所見略同。

吃完飯兩人分手時,許一山看著有些失魂落魄的袁珊瑚背影,心裡暗暗想,絕對不能讓她再失望。

陳曉琪聞著他身上的酒味,眉頭一皺道:“又與誰喝去了?”

許一山不敢說是袁珊瑚。他相信再大度的女人,都不希望自己的老公與彆的女人單獨呆在一起喝酒聊天。

“老董。”他陪著笑臉道:“老董這幾天心情不好,所以想借酒澆愁。”

陳曉琪居然相信了,她埋怨道:“這個老董,酒量冇多少,倒是很貪杯。總有一天會喝死他。”她遲疑了一下,壓低聲道:“你有冇有聽說,老董與段焱華拍了桌子,兩人差點動手了。”

許一山一驚,卻裝作毫不在意的樣子問:“他們怎麼了?”

陳曉琪瞪他一眼道:“還不都怨你。你不是答應段焱華將雲霧山村整體搬遷下山嗎?人是搬了,但雲霧山村的人堅持不讓洪山鎮去拆掉他們在山上的房子。”

許一山哦了一聲,心裡在嘀咕,段焱華要拆房,這訊息怎麼冇人告訴自己?

“看來你是真的不知道。”陳曉琪斷言道:“你們喝酒,老董都冇給你說?”

許一山趕緊說道:“說了。這是小事。再說,洪山鎮要拆房,與招商局沒關係啊。老董出麵阻攔,也不知道他想乾什麼。”

陳曉琪道:“我聽說老董不讓拆房,是想保護山上的原生態生活環境,有利於雲霧山旅遊度假區今後的發展。說實話,我在這一點上也支援老董。如果把雲霧山上的老房子都拆了,雲霧山還有什麼值得彆人去旅遊的啊?這些旅遊的人,不就是圖個新鮮,獵個奇嗎。”

許一山看著陳曉琪半天冇說話,等她說完了,才嘿嘿一笑道:“我發現我老婆的眼光很獨到。你說的冇錯,原生態生活環境將是雲霧山一個重要的賣點。彆人花錢想造的景點,段書記怎麼能一拆了之。”

許一山去了娘房間,逗了一會兒子許凡,便洗漱後上了床。

陳曉琪已經躺在床上等他,看他進門來,示意他關上門。

屋裡流淌著柔和的燈光。陳曉琪對燈光很講究,太亮不行,刺眼。太暗不行,顯得壓抑。

燈光下,陳曉琪一襲薄衣,身材畢露。白皙修長的大腿交疊搭在一起。她臉上敷了麵膜,隻露出兩隻眼睛,看著許一山擺擺手道:“你身上有酒氣,你睡地上。”

說著,她扔下去一個枕頭,一床空調被。

許一山討好地笑,小聲說道:“老婆,地上涼啊,會感冒。”

陳曉琪哼了一聲道:“許一山,你現在學會騙我了啊。你不睡地上,難道我睡地上?老實交代,今晚與誰喝酒了?”

許一山得意地笑,道:“老婆,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老公我是千杯不醉有特異功能的人,不管與誰喝,彆人還能喝得過我?”

陳曉琪鄙夷地一撇嘴,“你不就是自帶解酒酶嗎?彆以為我什麼都不懂。”

許一山彎腰撿起枕頭被子,俯下身去,在陳曉琪耳邊低聲說道:“老婆,我已經幾天冇做家庭作業了。我是個好學生,我不能缺家庭作業。”

陳曉琪頓時紅了臉,撲哧一聲笑出來,罵道:“看你這副猴急的樣子,你去找某人交作業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