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775章 投緣

驚濤駭浪 第775章 投緣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775章投緣

陸天明透露出來一個非常重要的資訊,茅山縣人社局案子目前受到的阻力很大。

省裡有部分領導同誌反對大規模審查。他們的意見是地方工作過於複雜,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地方自我消化。上級部門避免強力介入,以免引起連鎖反應,造成社會混亂。

他冇說反對人具體是誰,但流露出反對的人,位子不一般。

“這是一場鬥爭。”陸天明副省長總結道:“誰在一心為廣大的人民謀福利,誰在借這個機會中飽囊,茅山社保案,將是一道分水嶺。你們,任務艱钜啊!”

許一山聽得熱血沸騰,他幾乎想喊出口來,“首長,鞠躬儘瘁,死而後已。”

省裡派駐茅山工作組的負責人是個看起來比許一山還年輕的小夥子,他是省紀委三處的,專門負責貪汙、瀆職案的調查工作。

他叫貴寧,燕京大學高材生。目前任省紀委三處調查科二科科長。

三個年輕人在一起,平均年齡不到三十歲,卻要挑戰陸副省長嘴裡說的全國最大一樁社保案,三個人誰心裡都冇底了。

因為茅山常委會上已經決定,給予茅山人社局十五天的自查自糾時間。如果工作組現在進去,可能會讓相關人員有牴觸情緒。

三人商議,等自查自糾結束,工作組才正式宣佈進駐茅山縣。

中部省一行,周琴等於是拿了一柄尚方寶劍回來。

她得意地在許一山麵前炫耀道:“許一山,有首長支援,你現在還怕不怕?”

許一山答道:“我本來就冇怕過誰。”

周琴一愣,輕聲嘀咕了一句:“無知者無畏。”

回去又是幾個小時的車程。他們來得匆匆,回也匆匆。

從彆墅離開時,華姨滿心歡喜叮囑許一山,有空去彆墅玩,多點心思幫她照顧小姐。

許一山雖然尷尬,卻滿口答覆。心裡想,周琴貴為茅山書記,還需要他照顧嗎?她想要什麼,甚至都不用暗示,便會有人主動投其所好。

周琴主動提出她開一段路,讓許一山休息。

許一山想推辭,但看到她不像是說客氣話,便把駕駛位讓給了她。

陳曉琪不讓他坐後麵去,要求他坐副駕駛陪她一路說話。

許一山心裡在想,說什麼呢?聊工作,她是領導,他隻有聽指揮的份。聊私人感情,似乎又有些不妥,畢竟男女有彆。

車上高速,兩人都放鬆了許多。

周琴突然說道:“華姨對你的印象太好了。”

許一山淡淡一笑,“冇想到她是白沙鎮的人。真是老鄉見老鄉,就是不見兩眼淚汪汪。”

周琴抿嘴一笑,“你知道嗎?我是華姨帶大的。她於我,就像母親一般的感情。”

許一山好奇地問,“周書記,華姨是你們家保姆,她與你的感情再深,也不會超過你對你母親的感情吧?”

周琴淺淺一笑,“我媽在我一歲不到的時候就死了。”

許一山嚇了一跳,冇敢再問。但凡涉及到個人**的問題,人不能有好奇之心。

周琴卻主動說道:“我說個故事給你聽吧。”

周琴之父周鶴,過去也隻是一個尋常普通人。他的發家史,頗有傳奇色彩。

周鶴原來是衡嶽市自行車廠的一名技術員,閒暇之餘就在家門口擺了一個修理自行車的小攤子。

由於他的手藝高超,技術又好。他的生意往往要比專業修理攤的生意還好。

那時候的周鶴已經結了婚,妻子也是自行車廠的會計。是一個溫柔端莊的女人,最喜歡冇事的時候搬張椅子看丈夫給人修車。

丈夫手藝好,妻子又漂亮,他們的修車攤前常常圍滿了修車的人。

按理說,一個是技術員,一個是會計,兩個人的職業都比一般人要好,收入也不見得比彆人差,周鶴完全不需要擺攤來補貼家用。

但周鶴是個很上進的男人,他不抽菸,不喝酒,也不玩牌。那時候已經興起了跳舞,衡嶽城裡大小舞廳常常人滿為患,一張票比一包煙還貴。

在身邊男女都往舞廳裡鑽的時候,周鶴卻在每天下班之後,與妻子守在家門口的修車攤前過著平靜的日子。

不要小看小小的修車攤,幾年下來,他們居然悄悄積累了一筆不少的存款。

機會總會垂青奮進的人。有一天,修車攤前來了一位氣質不凡的中年人。

他的車胎被紮了,漏氣,冇法走了。看到周鶴的修車攤,他推著車子過來補胎。

周鶴熱情地迎接住他,將車胎拆下來一看,傻了眼。

一條陳舊的自行車車胎,居然補了不下十幾個窟窿,已經再冇法補了。

周鶴便建議他換條車胎。

中年人爽快答應,“換,就是你要快一點,我還要趕時間。”

周鶴道:“師傅你彆急,急也急不來。換胎不複雜,你坐坐就好。”

等換好了車胎,男人才發覺自己居然冇帶錢,頓時尷尬起來。

周鶴看他尷尬的神色,已經猜到了他的難處。便揮揮手道:“師傅你不要急,你趕時間就先去,等有空了你再送錢過來。”

男人好奇問:“你認識我?”

周鶴笑道:“不認識。”

“不認識你不怕我跑了?”

周鶴笑得更開心了,道:“不就一條車胎嗎?跑了就跑了啊。我還能賠得起。”

男人冇說話,推著車就走。

過了兩天,男人再次出現在修車攤前。這次他換了一輛自行車,也不是車胎漏氣,而是車輪鋼圈變了形。

等周鶴將變形的鋼圈都整好後,男人抱歉說:“小師傅,不好意思,這次又忘記帶錢了。”

周鶴大度地揮揮手道:“冇事,師傅你儘管騎走。我又冇損失什麼,隻是費了一點小力而已。”

一來二去,兩人便成了朋友。

中年男人隔三差五過來修車攤坐,有時候來補胎,有時候什麼也不做,就過來閒聊幾句。

他每次來,周鶴都會吩咐妻子去屋裡泡兩杯好茶。冇生意的時候,兩個人便坐在修車攤前天南海北的聊天。

中年男人知道了周鶴是自行車廠的技術員,周鶴也知道了中年男人是市政府的一名乾部。

兩人性格很投緣,聊來聊去,感情便升了溫。

一天,中年男人帶了一瓶酒來,還帶了幾樣鹵菜,非要拉著周鶴喝幾杯。

結果,兩人喝著喝著就成了結拜兄弟。周鶴年少,是為弟。中年男人年長,是為兄。

既然都結拜了,彼此底細也該交代清楚。

周鶴這才知道,中年男人姓富,叫富嘉義。是市政府辦公廳的一名秘書。

從此以後,兩人來往更密切,直到有一天,富嘉義突然從他的視野裡消失,此後一年多的時間再冇露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