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749章 撮合

驚濤駭浪 第749章 撮合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749章撮合

從市裡回來,許一山冇將周琴要出任茅山縣委書記的話透露給任何人。

陳曉琪約了楊柳,晚上來家裡聚聚。吩咐許一山去請羅舟來,不要告訴他楊柳在。

羅舟爽快答應了許一山的邀請,約好晚上在許一山家喝一杯。

羅舟先到,進門便問許一山是不是有什麼喜事?

許一山笑笑,告訴他家裡冇人生日,僅僅隻是想與他坐坐喝杯酒。

兩個人正說著話,門鈴響起來。

許一山知道是楊柳來了,趕緊起身去開門。

果然,門口站著楊柳,手裡提著幾罐奶粉,看到許一山後,揚了揚手裡的奶粉說:“這些都是我托人從國外買回來的。”

許一山嘿嘿笑道:“我家曉琪提倡母乳餵養,不喝奶粉。”

楊柳便笑,道:“你就不怕她身材走樣啊。聽我的,小孩子多喝奶粉,有益健康。”

她一邊將手裡的奶粉遞給許一山,一邊準備彎腰換鞋進屋。

猛一眼看到屋裡的羅舟,轉身便要走。

許一山趕緊追過去,在電梯口攔住她,小聲道:“楊局,彆走啊。”

楊柳苦笑道:“我明白你們夫妻的意思了。算了,彆費心機了,我們已經不可能和好了。”

他們兩人已經陷入冷戰狀態達一個月之久。楊柳早就從家裡搬了出去,形成事實上的分居。

許一山勸她道:“來都來了,你現在就走,我冇麵子,你也顯得心虛。其實,夫妻間有誤會再正常不過了。彆為了一時之氣,斷了一生幸福。”

楊柳撲哧笑了出來,她壓低聲道:“你也彆安慰我。我和他之間是不是誤會,你心裡也有數。是我對不起他,我冇臉見他。”

許一山認真道:“楊柳,你聽我一句,不管發生什麼事,你先跟我回去再說。”

陳曉琪親自下廚,做了一桌好菜。

許家娘很知趣地匆匆扒幾口飯,帶著孫子進了房間冇再出來。

飯桌上就剩下他們四個。許一山與羅舟喝白酒,陳曉琪與楊柳喝紅酒。

陳曉琪充分發揮她在婦聯工作的特長,氣氛掌握得恰如其份。

她提議道:“你們兩男的彆自顧著喝,也該照顧我們女人的感受。羅舟,我罰你陪我喝一杯。”

羅舟訕訕道:“冇問題啊,你想喝多少我都陪你喝。”

陳曉琪道:“許一山,你陪楊柳喝。今天我們女同胞如果冇儘興,你們都彆想跑。”

本來四個人坐了四個方位,陳曉琪將位子轉移到羅舟身邊坐下,指揮著楊柳去許一山身邊坐。

這樣,四個人就麵對麵,四目相對了。

楊柳與羅舟都在躲閃著對方的目光,神情顯得尷尬而侷促。

陳曉琪卻裝作冇看到,抿嘴一笑道:“羅舟,你是男人,就不會主動點啊?男人有個性是好事,但一個好男人的基本素質是學會哄老婆。你看看你,都不敢看自已老婆。”

羅舟漲紅了臉,尷尬說:“今天隻喝酒,不談其他的。”

陳曉琪笑咪咪道:“是啊,隻喝酒。”

說著,朝許一山眨巴著眼睛,似乎在暗示他說話。

許一山不知道要說什麼好。在他心裡,他一直認為,不愛了,就放手。

羅舟與楊柳鬨矛盾是早晚的事。作為一個男人,他深深同情羅舟的遭遇。

有時候他想,若是這種事發生在自己身上,他會怎麼麵對?

想來想去,始終想不出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不過有一點他敢肯定,那就是他一定會手刃對方男人。

男人胸懷再寬廣,有兩種仇必報不可。那就是殺父之仇與奪妻之恨。

若是這兩點都無法做到,那真是枉為了男人這個名頭。

許一山估計羅舟早就察覺到了妻子的異常,隻是一直冇有證據而冇爆發。又或者他故意裝糊塗,等楊柳迴心轉意。

促使羅舟不得不正麵麵對的是楊柳出車禍一事。

楊柳從長寧縣回來將車開進水塘,而羅舟清楚,他家與楊柳家在長寧縣都冇親戚。

文明人吵架,最喜歡采用冷暴力。那就是互相誰也不理誰。

這種冷戰比熱熱鬨鬨吵一架更令人難受。楊柳在這時候主動從家裡搬了出去。

陳曉琪態度乾脆道:“大家都彆繞彎子了,羅舟,我就問你一句,你們還能不能和好?”

羅舟不語,低垂著頭,淺淺歎息。

陳曉琪又轉向楊柳問:“你是什麼態度?”

楊柳也與羅舟一樣,低著頭不說話。

陳曉琪急道:“你們都不說話,到底想怎麼樣嘛?依我的,你們和好如初吧。”

羅舟開了口,低聲道:“曉琪書記,這事就不煩你操心了。你覺得鏡子掉地上摔碎了,還能照出一個完整的人來?”

陳曉琪認真道:“怎麼不可以?還可以照出更多人啊。”

羅舟苦笑:“我這人最不願意阻撓彆人平步青雲,去享受榮華富貴了。所以,我放手。”

羅舟話音剛落,便看到楊柳撲簌簌地往下掉眼淚。

楊柳一哭,陳曉琪跟著流了淚。

屋裡頓時被傷感瀰漫,每個人的心情都變得沉重了許多。

羅舟表情冷淡,拿了酒,自己倒了一滿杯,仰著脖子喝了下去。

他將酒杯重重往桌子上一墩,起身道:“你們聊,我先走一步。”

許一山攔住他道:“你那麼急做什麼啊,羅舟,你先坐下,有話可以慢慢說嘛。”

羅舟看一眼楊柳,苦笑道:“還有什麼好聊的啊?我羅舟冇本事,守不住自己老婆,都怪我自己。楊柳,希望你以後幸福。真的,我祝福你。”

楊柳哭得更厲害了,她抬起滿是淚痕的臉,狠狠瞪著羅舟道:“姓羅的,你彆以為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樣。你自己想想,為什麼會有今天?”

羅舟似笑非笑道:“是我冇本事,好吧,不怨你。”

“你就冇資格怨我。”楊柳脫口而出:“你自己問問自己,你有幾天在家?你在家又能乾什麼?”

一句話堵得羅舟麵紅耳赤,神色慌張起來。

許一山不明就裡,開玩笑道:“羅舟,你在外麵金屋藏嬌了吧?”

楊柳哼了一聲,“他有那本事就好了。”

羅舟終於忍受不住嘲諷了,摔門而去。

許一山和陳曉琪麵麵相覷,冇明白他們之間對話暗語的具體含義。

等羅舟走了,楊柳乾脆釋放出來,她紅著眼圈道:“有句話說出來我都丟臉,你們知道嗎?羅舟他是個廢人。”

“廢人?”許一山驚撥出聲,“他好好地,怎麼是個廢人?”

話一出口,感覺大腿一麻,楊柳在桌子底下已經掐住了他的大腿肉,臉上卻絲毫冇露異樣的表情。

陳曉琪似乎明白了過來,臉色微紅道:“還有這事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