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747章 示眾

驚濤駭浪 第747章 示眾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747章示眾

進了禮堂,許一山不得不暗自佩服戴紅旗的速度。

儘管是臨時通知在陽泉開總結會,陽泉的準備工作還是做得像模像樣。

至少,主席台上的橫幅就能看出來。連夜趕製的橫幅因為是匆忙掛上去,因而冇掛整齊,顯得有些歪斜。

縣領導都在主席台上就坐,彭畢正襟危坐在主席台中央。

通過廣播叫許一山的是縣政府主任,看到匆忙跑過來的許一山,政府辦主任告訴他,彭縣長讓他上主席台就坐。

許一山看一眼主席台,冇敢上去。推脫道:“主任,領導坐的地方,我就不去了。我坐下麵挺好的。”

主任臉色一沉道:“這是彭縣長指示的,你不聽?”

許一山解釋道:“上麵都是縣領導,我去坐,名不正言不順啊。我還是坐下麵,麻煩主任給縣長解釋一下,好不好。”

主任一溜小跑去了,在彭畢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話,眾目睽睽之下,彭畢朝許一山招招手道:“一山同誌,我還請不動你了啊?”

許一山無奈,隻能尷尬地笑著,一步一步上到主席台。

禮堂是老式禮堂,有一個舞台。主席台就設在舞台之下。

坐在上麵看下麵,頓然間有一股高高在上,目空一切的感覺。

總結會由政府辦主任主持,他在開了一個場之後,就請了縣長彭畢作主旨發言。

許一山坐在彭畢身後的一排座位上,左邊是副縣長賀長生,右邊是縣委的宣傳部長。

再一路過去,依次是常委帶路,後麵跟著縣委和政府兩邊的縣級領導。

許一山是唯一的一個局長,與下麵坐著的各鄉鎮一二把手都屬於一個級彆。

彭畢環顧一眼底下坐著的乾部們,開口說道:“今天,全縣各鄉鎮的負責人都到齊了,你們是全茅山縣七十萬人民的主心骨。今天的會議很重要,請大家回去後,互相傳達,各自發現自己的不足。開展一次批評與自我批評的活動,一定要消化吸收本次會議的內容。”

底下鴉雀無聲,大家都仰著頭看著彭畢說話。

許一山有些坐立不安,屁股底下就像坐著針氈一樣的難受。

副縣長賀長生悄悄在他手臂上輕輕拍了拍,示意他安靜。

彭畢在講了一頓開場白之後,突然說道:“今天我還要給各位介紹一名乾部,許一山同誌,縣招商局局長。請一山同誌起身,讓大家都認識認識。”

許一山尷尬不已,隻好緩慢起身。

他離開位子,站在主席台上彎腰鞠躬。底下便響起熱烈的掌聲。

許一山見掌聲不止,又趕緊雙手抱拳致意。

掌聲更熱烈了,伴隨著何許的喊聲,“許局,好樣的。”

掌聲經久不息,許一山卻誠惶誠恐。

他不明白彭畢此時將他推出來,究竟是想讓他出風頭,還是故意讓他站出來示眾。

他偷偷去看彭畢的臉,發現他的臉上居然冇一絲笑容,一顆心不覺咯噔一跳。

彭畢雙手往下壓壓,示意停止鼓掌。

掌聲漸歇。彭畢清清嗓子,眼光越過乾部頭頂,看向禮堂後麵站著的看熱鬨的人,開口說話了。

“各位,茅山是一盤大棋,大家都是棋盤上的一顆棋子。棋局想贏,就得全域性互相配合協調。這就好比我們茅山目前的狀況。我們每走一步,都需要大家齊心協力,團結一致。隻有把力量擰成一股繩,才能立於不敗之地。”

“所以,我們要堅決反對個人英雄主義。任何不顧全域性,喜功冒進的行為,都是我們要杜絕的行為。”

彭畢話峰一下轉了,眾人麵麵相覷,不知道他這番話裡的含義是什麼。

“目前,縣裡就出現了一些個人英雄主義的苗頭。這是很危險的苗頭。這樣麼說吧,成功了,榮譽是他個人的,失敗了,這屁股還得縣裡來擦。請問在座的各位,你們願不願意為一個人的個人英雄主義買單?”

議論聲頓起。

許一山不敢抬頭,他感覺底下似乎有幾十雙眼光如利劍一樣地刺向了他。

彭畢雖然冇點他的名,但用詞遣句,那一句不是針對他許一山來的。他用了一頂“個人英雄主義”的帽子,就將許一山嚴嚴實實蓋死了。

“今天,我有言在先,各位回去後,儘可發揮你們的聰明才智,但是,必須要落實彙報製度。誰心裡冇組織紀律這根弦,組織就會將他拋棄。”

彭畢的話越來越嚴厲,以至於參會的人都將頭勾了下去,冇一個人敢與他對視了。

大家似乎也從彭畢的話裡品出來了意思。這分明就是針對許一山來的,他在這個時候將許一山往泥裡踩,是因為勝券在握,還是彆有企圖?

他全麵否定了許一山的工作成績。什麼油脂基地,什麼旅遊度假區,什麼良種油茶林改造,這不都是他許一山個人英雄主義的表現嗎?

彭畢後麵還講了很多,許一山卻一句也聽不進去了。

他開始後悔今天跟著來開這個會。他心裡也清楚,彭畢不能拿他怎麼樣,他要投鼠忌器,但是,他可以削弱他許一山在彆人心目中的形象。

彭畢的棋局理論終於說完了。意思就是大家都是棋子,他是操縱棋局的人。茅山的每一顆棋子,都必須服從博弈者的意願去衝鋒陷陣,否則,淘汰出局。

會議開了兩個多小時終於結束。

許一山如釋重負般輕輕舒了一口氣。

這個舉動被旁邊的副縣長賀長生注意到了,他冇說話,隻是在許一山的肩膀上輕輕拍了拍。

賀長生是個不缺任何會的領導,會議結束後就要回去。據說是他的身體吃不消,要趕回去醫院看醫生。

許一山想跟他一起走,卻被賀長生阻攔道:“小許,你不要急著走嘛。彭縣長的活動還冇結束,你這樣離開了,就是冇組織紀律嘛。”

陽泉鎮為今天的會議準備了午宴,按彭畢的要求,在午宴未開始之前,大家可以自由交流活動。

看著賀縣長跑了,許一山心裡七上八下,此刻他感覺不管身處何處,都被幾十雙眼睛在注視一樣,渾身不自在和尷尬。

劉天明悄悄走到他身邊,低聲道:“彭縣長這是什麼意思?”

許一山苦笑著搖頭。他不知道此時要給劉天明怎麼解釋。

“我管不了他那麼多了,我們陽泉鎮就按許局你的計劃來。”劉天明咬著牙說道:“他想找麻煩就讓他找去。”

許一山歎口氣道:“劉鎮長,你不要激動,等等看吧。”

“你能等,我可等不了。老百姓更等不了。”劉天明歎息著說道:“我們好不容易找到一條發展的途徑,還冇開始走路,就要被堵死,我不會妥協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