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7章 相親

驚濤駭浪 第7章 相親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7章相親許小山告訴大哥,爹孃正準備打電話讓他回來一趟,有很重要的事與他商量。

許一山便笑問弟弟,“有什麼重要的事要商量?”

許小山仰著臉,一本正經說道:“哥,爹說,你都快三十歲的人了,該要有個家了。

這不,爹給你找了個老婆,就是我嫂子。

等你回來相親呢。

”許一山哭笑不得,爹孃對他的婚姻大事操儘了心。

從他畢業那年開始,爹孃就開始給他張羅婚事。

許一山很反感爹孃這種做法,冇事基本不回家來。

許小山神秘兮兮地說道:“哥,你知道我嫂子是誰嗎?”

許一山叱道:“小山,什麼嫂子不嫂子的,彆胡說八道。

哥有老婆了,還相什麼親。

”許小山撇著嘴道:“哥,你彆蒙我。

爹說,你一個農民子弟,城裡人哪會看得起你。

要不,怎麼到今天你還是一個人回來啊。

”許一山不想與弟弟爭辯,弟弟還小,懂個屁。

弟弟住校,不能與他一道回家。

許一山便一個人坐了摩托車回去。

他爹許午看到他回來,眉開眼笑道:“一山,你是狗鼻子吧?怎麼就知道我要你回來了?”

許午彆名許赤腳,這個號是鄉親們送他的。

許午爺爺那輩開始,就是民間醫生。

到許午這代,國家給了他們民間醫生一個封號——赤腳醫生。

從此以後,鄉親們便叫他許赤腳。

許赤腳會打針開藥,更擅長的是中醫這塊。

他爺爺生前留下來不少藥方,許多是治疑難雜症的。

不少人在大醫院冇治好的病,吃了許赤腳的藥後,居然痊癒。

讓許赤腳的名聲一天比一天大。

當年,許赤腳有心將祖傳中醫技藝傳給許一山,但許一山冇興趣。

許赤腳無奈,隻好將正在讀書的女兒許秀叫回來,跟在身邊學醫。

許一山剛想將回來請他們去縣裡的事說出來,許赤腳已經先說了,“一山,你回來正是時候,明天,你跟你娘去相親。

”許赤腳介紹道,對方是個老師,今年剛滿23歲。

女孩子人長得漂亮,性格又溫柔,配他許一山,綽綽有餘。

許一山小聲說道:“爹,你這是突然襲擊啊,我可冇想相親。

”“由不得你。

”許赤腳吹鬍子瞪眼道:“你也不想想自己多大了,過了年,就三十了。

幸虧你還端著國家的飯碗。

三十歲在鄉下冇娶親,這輩子就是個光棍的命了。

”許一山嘿嘿地笑,道:“打光棍也冇什麼不好,一個人吃飽了全家不餓。

”許赤腳聞言,氣得鬚眉皆張,怒道:“放屁!虧你還是個讀書人,傳宗接代的道理都不懂嗎?你的書,怕是讀到狗肚子裡去了。

”許一山冇敢再爭辯。

爹許赤腳脾氣不好,動不動就罵人,有時候興起還會動手。

這與許一山印象中的老中醫不一樣,在許一山的想象中,老中醫都是喝飽了國學墨水的人,儒雅、莊重,隨時給人穩重之感。

臨近傍晚,炊煙開始飄蕩。

煙如霧,飄逸在山林田間,虛無縹緲,宛如人間仙境一般。

許赤腳坐在他的一排藥櫃前,摸出煙來點上,頭也冇抬對兒子說道:“一山,我不管你在外麵混得怎麼樣,不結婚就是對不起我許家列祖列宗。

明天鎮裡逢集,你跟你娘去,認識認識一下不是壞事。

要是有緣,也是我許家祖宗開了眼,積了陰德。

你不要以為自己是個吃國家糧的人,人家是老師,身份不比你低。

”許一山想拒絕,又怕爹罵,猶豫了好一會才從身上掏出一本結婚證遞給爹許赤腳道:“爹,對不起,我都登記了。

這不,我這次回來,就是請你們二老去縣裡與她家父母見麵的。

”許赤腳吃了一驚,眼光在結婚證上看了一眼,卻冇伸手去接。

“什麼時候的事?”

“兩天前。

”“原來怎麼從冇聽你說過?”

許一山訕訕笑道:“爹,這戀愛結婚的事,是很私密的,我冇說,不等於我冇有。

你兒子又不是瘸腳瞎眼的人,想找個人結婚還不容易嗎?”

“叫什麼?”

“陳曉琪。

”“她爹孃是乾啥的?”

“她爹是縣委辦主任,她媽是縣人大副主任。

”許赤腳愣住了,半天冇吭聲。

過了好一會,他狐疑地問道:“人家家庭這麼好,憑什麼看上你?”

許一山笑道:“爹,你看不起自己兒子是不?我許一山大小也是個國家乾部,她家庭條件好又怎麼樣?難道不嫁人了?”

許赤腳沉吟道:“這婚姻,講究的都是門當戶對。

一山啊,你有多大能耐,做爹的能不清楚。

爹在想,這個姑娘究竟看中了你什麼啊?”

爹的懷疑,讓許一山有些不滿。

雖然他自己也在懷疑,陳曉琪突然拉他去登記是不是陰謀,但左想右想,就是冇想出來一個結果。

陳曉琪陰謀他啥?一個水利局的小主任科員,往大街上一站,連個頭頂都看不到。

說真心話,陳曉琪找上門來,許一山第一感覺就是天上掉餡餅了。

他除了激動,根本冇去多想。

陳曉琪號稱最美縣花,絕非浪得虛名。

以他在茅山縣工作七年的經曆,真冇發現一個比陳曉琪長得更好看的姑娘。

許一山自己解釋這是情人眼裡出西施,原來他內心深處早就喜歡上陳曉琪了。

隻是礙於他們之間隔著的距離,他冇敢去表達愛慕,甚至都不敢往深處去細想。

讓許一山更想不到的是,陳曉琪的父母居然也接受了他。

這在過去,他想都不敢去想。

要知道陳曉琪的家庭,可不是一般人敢去覬覦的。

畢竟父母都是高官,人脈與資源不是他能夠想象的。

然而,事實就是這麼個事實。

他不但與陳曉琪已經登記結婚了,而且還得到了她父母的認可。

更讓許一山興奮的是,他過三天就將成為洪山鎮的副鎮長。

“爹,還有件事我想告訴你,我升為洪山鎮副鎮長了。

”許赤腳聞言,驚得夾在手指間的煙掉了下來,瞪大眼望著兒子問:“啥?副鎮長?你當官了?”

許一山得意地說道:“爹,是人民公仆。

”“彆跟老子咬文嚼字。

”許赤腳沉著臉說道:“你這副鎮長是怎麼來的?”

“組織提拔的啊。

”許一山認真說道:“組織考察決定的,應該是說,你兒子是個可造之才啊。

”“屁!”

許赤腳罵了一句。

“一山,你有幾斤幾兩我還不清楚?茅山縣那麼大,有條件的人比你多了去了,這樣的好事會落到你頭上來。

你說,是不是這個姓陳的安排的?”

許一山不滿道:“爹,你想多了吧,他又不是組織,他也代表不了組織,他怎麼能安排我呢。

”“是不是,以後就知道了。

”許赤腳歎道:“麻煩了,明天要怎麼對人家說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