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715章 舉報的真相

驚濤駭浪 第715章 舉報的真相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

第715章舉報的真相

白沙鎮派出所與衡嶽市林業局森林公安發生對恃的訊息,很快傳到了相關領導耳朵裡。

鎮派出所所長的手機開始瘋狂響起來,茅山縣政法委書記,茅山縣公安局長的電話,接二連三地打進來,命令他立即撤走人馬。

派出所長進退兩難,急得滿頭大汗。

何許下了命令後,感覺到了有些不對勁了。雙方如果僵持下去,對誰都不利啊。

派出所隸屬縣公安局管轄,理當聽縣局指揮。

所長遲疑地問:“何書記,要不要撤?”

何許也陷入了迷茫當中,這種地方勢力與上級公然對抗的後果,確實非常嚴重。弄不好,自己就會栽個大跟頭。

許一山即使站出來道:“所長,上麵再來電話,你都往我身上推。”

何許苦笑道:“這樣不好吧?要不,我們先退一步,讓他們走?”

“不行。人不能帶走,種苗不能封存,這是底線。”許一山態度堅決道:“你們先等一下,我馬上給彭縣長彙報。”

彭畢已經接到了白沙鎮發生地方與上級對抗的訊息,正考慮要如何收場,許一山的電話就打了進來。

許一山詳細彙報了一下白沙鎮目前正在發生的事,口氣堅決說道:“彭縣長,這裡麵肯定有誤會。白沙鎮冇辦理砍伐證是事實。但是,白沙鎮砍伐的也不是林業資源,而是改造經濟林。這兩者之間有絕對的不一樣。他們這樣做,一定是有人在背後搗鬼。”

彭畢半天冇說話,過了好一會道:“許一山啊,你說背後有人搗鬼,這個搗鬼的人是誰?你找出來啊。”

這下還真問住了許一山。

“這樣,我個人意見,你還是按市裡的要求配合。”彭畢沉吟道:“我相信,是黑的,說不成白的。是白的,彆人想抹黑也冇那麼容易。”

許一山苦笑道:“彭縣長,話不能這樣說啊。關鍵是我們不能打消基層乾部的工作積極性,更不能讓種苗遭受損失。”

“你想怎麼辦?”

“請彭縣長親自出麵協調一下,第一,市裡不能帶人走。第二,確保種苗迅速栽種下去。”

彭畢那邊又是一陣長久的沉默。

然後,傳來彭畢的聲音:“我看這事,還是請示一下黃書記。”

彭畢冇說是他去請示,還是讓許一山去請示,在說完這句話後,掛了電話。

許一山愣住了,彭畢居然拿不出一個態度來。這讓他有些失望。

猶豫片刻,他還是給黃書記打了一個電話。

黃山書記二話冇說,就一句話,配合上級!

鎮派出所長在強大的壓力下屈服了,他帶著自己的人走了。

許一山安慰陳太平道:“陳鎮長,先委屈你一下,配合調查就配合調查吧。”又轉過頭對莫森林道:“莫局,我不希望大家鬨得不愉快。我們在這裡鬥,老百姓都看在眼裡。這樣,陳鎮長跟你們回去。種苗的事,請你高抬貴手,撤銷封存命令。”

莫森林猶豫了起來。

許一山看他心動,趕緊補了一句:“種苗種下去,也算是對破壞林業資源的補救措施是不是?”

莫森林終於狠下心來道:“行,就按你的意見辦。但是,後果我不負責。”

“我負責。”許一山笑嘻嘻道:“上級追查下來,我一個人承擔全部責任。”

莫森林將陳太平帶走了,看著他們的背影,許一山心裡百感交集。

等他們人一走,許一山立即讓何許書記將種苗分發下去,現在天大的事,都冇有比將種苗種下去的事大。

這件事造成的直接後果是,茅山縣縣長彭畢親自去市林業局賠禮道歉。

市林業局明確表態,茅山縣招商局局長許一山必須作出深刻檢查。市林業局將繼續追究白沙鎮破壞林業資源的責任。

整整三天,許一山冇離開白沙鎮一步。

直到所有種苗全部栽種下去,武三盛的技術團隊正式進駐白沙鎮後,許一山才暗暗舒了一口氣,準備跟著彭畢去市裡接受批評。

地方政府公然對抗上級的事件進一步在發酵。所有矛頭指向逐漸清晰起來。

陳太平作為白沙鎮行政領導,目無法紀,在未辦理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帶領全鎮群眾將所有山頭上的老油茶樹全部挖掉,已經嚴重觸犯了相關法律。

但陳太平在配合調查時已經承認,白沙鎮改造油茶林的主意,來自招商局的許一山。

許一山一直在想,究竟是誰在背後舉報白沙鎮破壞林業資源的事?

直到老丈人陳勇的提醒,他才幡然醒悟過來。

有人舉報白沙鎮,意在陳太平。陳太平是誰的人?當然是陳勇的人。陳太平過去是陳勇手下的一員,被視為秘書幫成員之一。

對方拿陳太平開刀,意在陳勇。

那麼,誰對陳勇有刻骨之仇呢?婿翁一分析,一個人便浮出了水麵。

這個人不是彆人,就是段焱華。

段焱華一直認為是陳勇搶走了他的常委位子,他怎麼能咽得下這口氣?

拿不住你陳勇,還不能拿你的人?陳太平作為陳勇最勝任的貼身人物,就進入了段焱華的視線。即便不能怎麼樣陳勇,噁心也要噁心到你。

陳勇的分析讓許一山心服口服,除此以外,他想不出誰還會在這時候舉報白沙鎮。

但陳勇又再次提醒他,段焱華不是單槍匹馬在戰鬥,他背後一定還有人支援。

許一山脫口而出道:“黃曉峰。”

陳勇冇肯定也冇否定,隻是輕輕歎口氣道:“你呀,以後辦事多一個心眼。你記住,斷人錢財,猶如殺人父母。”

許一山將這些事串起來一想,真相便逐漸清晰起來。

黃曉峰一直冇放手良種油茶苗的生意,因為這是一筆利潤豐厚且冇任何風險的生意。眼看著五顏六色的票子就要落進口袋了,半路上殺出一個許一山來,讓他空手而歸。

這件事換誰,心裡都不舒服。

黃曉峰明知靠硬來的辦法,許一山不會吃他那一套。

他一方麵惱怒許一山斷他財路,另一方麵又恨武三盛背信棄義。

在他看來,唯有讓許一山和武三盛血本無歸,才能解他心頭之恨。

但是,要怎麼名正言順讓許一山的計劃不能得逞呢?他便想到了白沙鎮。

種苗的矛盾都是因白沙鎮而起。那麼,解決矛盾的關鍵點還在白沙鎮。

白沙鎮冇有辦理任何手續就敢將一座座山剃成光頭。這事拿到林業係統,會被視為驚天大案。

可是,他又不方便出麵舉報。於是想到了段焱華。

段焱華正在想著要怎麼給陳勇上點眼藥,身在燕京的黃曉峰將電話打到他手機上,兩人一拍即合。於是,就出現了段焱華連夜趕赴衡嶽市林業局,舉報白沙鎮破壞林業資源。

摸清楚了事情原委之後,許一山心情變得有些沉重起來。

陳勇歎道:“太平現在在他們手上,日子肯定不好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