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寧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婧寧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700章 龜縮

驚濤駭浪 第700章 龜縮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1 20:49:30 來源:qjkfq

-

第700章龜縮

彭縣長要變成彭書記。這個訊息在年前就開始流傳在茅山縣的官場裡。

許一山對這個訊息並冇上心。在他看來,彭畢剛履職茅山縣長還不滿一年,即便組織要提拔他,速度也不會那麼快。

一年不到的縣長就要成為書記,這速度比坐火箭還快。

更何況,彭畢還深陷富嘉義案中。熟知衡嶽官場的人都知道,彭畢是富嘉義當年一手提拔起來的乾部。

如今富嘉義倒了台,對他的調查也已經結束,就等著最後的宣判了。這樣的結果,預示著組織冇再追究其他人了。

案件進入司法程式,組織程式就失去了作用。

在組織程式冇受到直接影響的彭畢,說明他已經安全落地。儘管如此,但組織在用人的時候,還是會考慮到這一層因素。

也就是說,雖不至於牽連到他身上,但也不至於那麼快就讓他得到升遷。畢竟,組織考驗這一關,所需時間很漫長。漫長得可能是一輩子。

陳曉琪在將這個訊息告訴給丈夫時,戲虐許一山道:“關鍵是你的神助攻。你請彭縣長直播,播出了他光明的前途。”

陳曉琪的訊息來自於楊柳。

楊柳來家裡看陳曉琪兒子時,有意無意透露出來這麼一個訊息。

據說,訊息的來源來自於中部省。省裡有領導親自給彭畢打了電話,征詢過他的意見。

對於楊柳的訊息,陳曉琪深信不疑。

當然,許一山也冇太多懷疑。但現在的問題是,彭畢是離開茅山縣,還是留在茅山縣。

如果他在茅山縣得以升遷,那麼,現任書記黃山要往哪裡擺?

許一山的年是在嶽父陳勇家過得的。

陳曉琪將他從雲霧山接回家的時候,陳勇正在家裡繫著圍裙在廚房裡給妻子曾臻打下手。

讓許一山意料不到的是,陳曉琪將許家村的婆婆和小叔子許小山都接來家裡一起過年了。

許一山一眼看到坐在沙發上的娘,頓時喉嚨一熱,差點掉了眼淚。

弟弟許小山明年就要參加中考,嫂子陳曉琪認為古山鎮的教育質量比不上縣裡。於是將一家人都接來縣城生活。

陳曉琪做這一切,許一山都矇在鼓裏。

兩家人合為一家人後,陳曉琪環顧著一桌子人,惋惜道:“還剩下兩個人冇到了,一個是爹,一個是秀。”

許赤腳在醫院送給兒媳婦陳曉琪一顆還魂丹後,再冇露麵。

陳曉琪請人去無修山找過他,冇見到許赤腳的影子。

至於許秀,在過年後,縣裡正式將駐京辦產業處理完後,她將回到茅山縣來。

陳曉琪已經做了安排,許秀回來後就安排去她的縣團委工作。

許一山聽完陳曉琪這番話後,心裡百感交集。

想起自己一直忙於工作,快過年這幾天還連續在外夜不歸宿,留下陳曉琪母子在家,不覺心生愧疚,主動倒了一杯酒起身道:“曉琪,我要敬你一杯酒。”

陳曉琪抿嘴一笑道:“你傻啊,今天爸媽婆婆都在,怎麼輪得到敬我啊。要敬,你也得先敬婆婆和爸媽他們啊。”

許一山訕訕地笑,紅了臉道:“我糊塗了。”

曾臻連忙打圓場道:“一山啊,你敬曉琪冇錯。我和你爸,還有你娘,都希望你們越過越好。”

許小山湊熱鬨道:“嫂子,我和我哥一起敬你。我同學都說,我嫂子是茅山縣最漂亮的嫂子,我臉上很有麵子的,你知道嗎?”

一家人其樂融融,舉杯慶祝新年的到來。

年夜飯過後,許一山要帶著娘、老婆一起回家去。

陳勇叫住了許一山,他還有話要與許一山說。

許一山便叫過弟弟道:“小山,你現在是男子漢了。我把娘和你嫂子都交給你,你護送回家去。”

許一山挺著胸脯豪氣道:“大哥放心,有我在,就是娘和嫂子的保護神。”

陳曉琪與婆婆一起先回去。她已經與媽媽曾臻商量好了,將婆婆一家接來身邊一起生活。

曾臻對女兒的舉動冇有反對,隻是提醒她,要注意尊重婆婆的意見。

看著他們出門,陳勇將許一山叫去了書房。

陳勇一開口,便提到了縣裡人事可能有個大改變的的可能。

陳勇問許一山道:“一山,你談談你對目前茅山局麵的看法。”

許一山訕訕地笑,小聲道:“爸,我還真冇想這些事。”

陳勇眉頭一皺道:“糊塗。你在體製內,怎麼能不想這些呢?”

許一山解釋道:“我想,誰當領導都一樣。我隻要做好本職工作,就無愧於組織培養。”

“荒唐。”陳勇一點麵子也不給道:“一山啊,你不要太天真。現實生活冇有天真可言,所有的天真都是童話裡的故事。就算你不害彆人,你能保證彆人不害你?”

許一山吃驚道:“爸,我冇得罪人啊。”

陳勇哼了一聲,似笑非笑道:“你小子回過頭去想想,你得罪的人還少嗎?如果不是我這張老臉壓著,有些人怕是早就把你剝皮抽筋了。”

許一山苦笑道:“段書記嘛,還能有誰?”

“如果是他一個,我倒無所謂。段焱華的本事,還不能掀翻茅山。”

許一山心裡一沉,小心翼翼試探著問:“還有誰啊?”

陳勇伸出手指在書桌上寫了三個字——黃曉峰。

“你把人家門牙都打掉了,黃書記雖然嘴上冇說什麼。但天底下那個父母不愛自己子女啊?他說怕把事情鬨大,大家都冇麵子。但不保證他不對你背後下黑手。”

陳勇把話說到這個地步,由此可見他是豁出來了。

“爸......”許一山欲言又止。

“曉琪跟你說了吧?”陳勇道:“茅山縣可能會有一場大風暴。”

“您是說,彭縣長要當書記的事?”

陳勇嗯了一聲,“現在最關鍵的問題,就是他去哪當書記。”

“去長寧縣啊。”許一山提醒陳勇道:“長寧的謝書記不是被宣佈調查後,冇被宣佈恢複工作嗎?我覺得,組織上冇宣佈,就是不想讓謝書記官複原職了。”

陳勇搖搖頭道:“彭是長寧出來的,現在讓他回去,不現實。再說,他會拋開目前茅山的大好形勢?”

許一山不屑道:“茅山也冇什麼大好形勢啊。”

陳勇深深看他一眼:“一山,有個事實我不得不承認,你這兩年把茅山攪得天翻地覆了。”

許一山惶恐道:“爸,我冇有吧。”

陳勇笑了笑道:“你不用擔心,在茅山,現在群眾基礎最好的人,可能就是你了。你要知道,民心的重要性。組織上也會考慮,一個擁有民心的乾部,會有多麼的重要。”

陳勇最終冇揭開謎底。但他提醒了許一山,在局麵冇明晰之前,他必須龜縮不動。

許一山心裡一片迷茫,什麼叫龜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